452章 浴火焚身/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妮儿的嘴在毛日天身上亲来亲去的,毛日天闻着她的体香,感受着那一对红唇,自然而然起了生理反应。

但是生理归生理,毛日天的心里还是控制住了欲念,一把推开了二妮儿,站了起来,说:“二妮儿,我知道你难受,不过你要忍住,时刻记着,你是我嫂子!”

二妮儿跟着站起来,抱着毛日天的腰说:“我知道我是你嫂子,但是咱们在这里做个一次两次,别人是不会知道的!”说着,手就扯住了毛日天的十八厘米。

毛日天被她抓的浑身一抖,已经和二妮儿在这里一个多月了,一个多月没沾女人的边,一个火力这么旺的大小伙子早就憋得不行了,被一个女人拿住了要害,顿时有些动心了。

二妮儿抬头在毛日天的脸上吻来吻去,毛日天忽然闻到一股奇异的香甜,再看看二妮儿脸上还有一层粉末,心说坏了,这不就是刚才九煞扔出来的什么狗屁欢乐散么,我是不是也闻到了?

毛日天被二妮儿挤在山洞里边石壁上动不了,二妮儿的大胸脯子紧紧压在他胸口上,逐渐脑袋里产生了异样的感觉,毛日天的心里极其矛盾,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欲念。急匆匆推开二妮儿就往出跑,二妮儿一下被他推倒在地,见他往出跑,叫到:“小毛,你去哪?我受不了了!”

毛日天说了一句“自己解决一下!”然后就飞奔出去。

他飞快地跑进树林子,靠在大树上长出一口气,对天说:“狗剩子,我没做对不起你的事儿。回去你可得请我喝酒呀!”

但是这时候欢乐散的力道上来了,烧的毛日天来回乱转,几次想抬脚回山洞,都强行忍住了,最后用头撞树,用疼痛来缓解这方面的欲念。实在受不了的时候,他心里想着杨雪,对着大树硬是自己解决了一下,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了很多!

他坐在大树下调了一翻灵气,周身上下走了一圈,感觉刚才中的那点欢乐散的成分已经不存在了,这才起来往回走。

九煞道人是一代妖道,所制作的莲花欢乐散很是霸道,要不是毛日天灵气护体,就算你是正人君子也会瞬间变得下流无耻的。

毛日天回到山洞口,往里一看,不由心惊,只见二妮儿把浑身的衣服都扯碎了,躺在地上自己用力地抓着自己,嘴里呓语呢喃,不住地呻吟,雪白的身子已经抓住一道道血痕了。

毛日天赶紧过去控制住二妮儿的双手,不让她再抓自己。

二妮儿双眼通红看着毛日天,说到:“小毛,我快要死了,实在受不了了,你要是不和我做就杀了我吧!”

毛日天说:“你忍着点,我来帮你排毒!”

毛日天双手按在二妮儿的胸口和脑门印堂穴上,准备输入灵气,但是他刚一松开二妮儿的手,二妮儿的手就上了他的身,一把就把十八厘米抓住了,说到:“小毛,你没骗我,的确是比狗剩子的大得多了!”

毛日天赶紧把她的手掰开,夺回命根子,回头就跑。

他出去把火堆边上的绳子拿了回来,进了山洞说:“对不住了嫂子,你忍耐一下。”说着过去按住二妮儿,把她的手脚都绑住了。

然后按住她的印堂穴和膻中穴,输入灵气,帮助她稳定情绪。

欢乐散不是毒药,只是刺激人的中枢神经,令其兴奋,有欲念,所以要用灵气来控制,要比排毒简单得多。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二妮儿就稳定下来,由于刚才的一顿折腾,已经浑身是汗了,这时候疲惫地睡去了。

毛日天解开她的手脚,见她光溜溜的,赶紧找衣服给她穿,但是地上的衣服都被她撕得一条一条的,根本穿不上身子,毛日天把垂在自己腰上的背心拿下来,勉强遮住二妮儿的羞处,然后退了出来。

毛日天坐在火堆边,呆呆望着湖面,心里很不痛快,自从李颖和别人跑了以后,自己拥有灵气了,就没有再这么不痛快过,即便是流落到蛇岛回不了家,也没有现在的感觉。

从来没有被人欺负的如此毫无还手之力,想躲都躲不开!

毛日天正在盘算着如何对付九煞,这时候听见二妮儿在山洞里忽然尖叫一声。

毛日天连忙起来跑过去,只见二妮儿用大背心的碎片捂着胸口,一脸的羞愧,说:“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毛日天直到她已经清醒了,就说:“你是中了九煞老道的招了,这个家伙本事很大,却又很邪门,真是挠头!”

二妮儿羞愧地说:“那我的衣服都穿不了了怎么办?”

毛日天想了一下,把自己的裤子脱下来扔给她,说:“你先勉强用一下吧。”

二妮儿穿上毛日天的裤子,一看这条裤子裤腿也已经碎了,不过勉强能遮住羞处,要是一走路就会走光。

毛日天身上也挺惨,就剩一条裤头了,还有些开线。

二妮儿说:“我留着鱼骨针呢,你把熊皮拿过来,我们用碎布把熊皮串起来,用它先当衣服吧,要不然这样怎么见人。”

毛日天听她的,把熊皮拿回来,用鱼骨刀割开,扎出小孔,二妮儿用鱼骨针穿上碎布条,把熊皮做成腰裙,两人围在身上,这样一来,完全是一副野人的模样了。

对于九煞,两人真的已经是无计可施了,偷袭也不成,明打也不成,在这样被他算计,不知道下次还会使出什么阴损的招数来。

毛日天一夜未眠,看着湖面发呆,第二天二妮儿起来一看毛日天,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一样。二妮儿用手摸着毛日天的脸颊说:“小毛,是我连累你了,你本来有很好的生活,为了救我,却要在这里受罪!”

毛日天一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

二妮儿挨着毛日天坐下来,慢慢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伸手抱住了毛日天的腰。

现在二妮儿是在完全理智的情况下做出的这种暧昧动作,毛日天也不忍躲开,只是感到奇怪,难道欢乐散的劲儿还没过去?

二妮儿抱着毛日天的腰说:“小毛,你知道么,我小的时候总是幻想有一个男人能全心全意地保护我,爱我,并且尊重我……现在,我感觉你就是那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