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8章 命根子断了/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昏昏沉沉中,王艺潇感觉有人把自己抱起来了,是个男人,但不是杨明,因为身上的气息不对,这种气息似曾相识,但是又想不起是谁,王艺潇想睁开眼睛看看,但是眼皮就好像被万能胶粘住了一样,根本睁不开。

她虽然睁不开眼,头也昏昏沉沉,但是没有完全失去理智,感觉这个抱着自己的人在摸自己,这种感觉好舒服,她就伸出手去也摸这个人。

后来,她感觉这个人趴在了自己身上,说:“我要你行不行?”

这声音似乎来自天际,又好像就在耳边,根本听不出是谁,但是充满了磁性。

王艺潇伸手就抱住了这个人,两个人缠绵温柔了好一阵子,终于合体了……

王艺潇睡着了,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床上,身上什么都没有穿,只是盖了一个床单。

再往地上看,衣服裤子,内衣内裤,都在地板上扔着呢,伸手摸摸下边,知道昨晚一定是做那件事儿了,绝对不是做梦!但是这个人是谁?他妈的,一定是杨明这个狗杂种!

王艺潇越想越是生气,跳了起来,抓起衣服穿上,拎着床头的一个花瓶就往外跑。

到了外边,一看杨明在洗手间里躺着呢,身上没穿衣服,王艺潇过去就是一花瓶打在他后脑勺上,杨明“妈呀”一声,回头看是王艺潇,赶紧说:“你打我干啥呀?”

王艺潇说:“你个王八蛋,不打你打谁?平时看你人模狗样的,竟然敢在酒里下药,还敢祸害我,你就等着坐牢吧!”

杨明哭丧着脸说:“姐姐呀,我承认我在你酒里下了药了,但是祸害你的真不是我呀!你看看我这样咋祸害你?”

王艺潇这时候才冷静下来,一看杨明俩手被手铐子拷在水管子上了。

王艺潇“哼”了一声,说:“都是老中医,你少来偏方!你这是想掩盖事实是不是?你祸害完我了,把自己拷在这假装也是和受害人对不对?”

杨明说:“大姐,我哪有那个闲心呀,你看看我这里你就知道了!”说着,杨明翻过身来,把夹着的俩腿打开,王艺潇吓了一跳,杨明身上啥也没穿,但是小腹下的命根子上缠着不少的药布。

看那些药布都渗出血来了,王艺潇问道:“你……受伤了?不是我弄的吧?”

杨明说:“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昨晚本来想和你亲热一下,但是忽然就被人敲晕了,再醒来的时候就躺在这儿了,下边被包成这样,也不知道咋了,可疼了!”

王艺潇说:“我看看!”

她是医生,所以也不腼腆了,伸手就把杨明的药布打开了,一看,里边的命根子少了有两厘米,被切断了,但是伤口已经不流血了。

杨明一看就哭了:“我的妈呀,咋会这样呀,我还没结婚呢呀!”

王艺潇说:“你别急,快找到那一节,来得及的话还能接上。”

杨明哭的鼻涕多长,说:“卧草他妈的,这谁这么狠呀,这不给我们老杨家断了后了么?”

王艺潇回头四下找,忽然看见在梳妆台上有一个玻璃杯子,杯子里边放着半截血忽淋拉的命根子。

“找到了,快上医院!”王艺潇拿起那个杯子,找了个保鲜膜裹起来,然后过来给杨明解开手铐,这时候杨明的腿都软了,已经吓得站不起来了。

王艺潇没有办法,只好打电话叫救护车了。

救护车来了,这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根本不用去镇医院,知道肯定治不了,直接奔万山县医院,半道上就打电话联系,让他们那边坐好急救措施。然后王艺潇又给杨大虎打电话,让他赶紧过来护理他儿子。

杨大虎一听就急了,在电话里就骂:“谁这么大胆,敢切我儿子命根子,我抓到他一定把他家祖坟都刨了!”

王艺潇说:“别发狠了,先到万山县来吧!”

到了万山县,医护人员忙忙活活的把杨明送进了手术室,王艺潇就在门外等着,越想越是不对劲儿,大半夜的杨明在自己家里被人剪断了老二,这事儿好说不好听呀,在一起喝喝酒,唱唱歌,都是属于是同事间正常交流,可是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与自己脸面上也过去呀!

她自己还没想好怎么处理这件事儿,杨大虎,杨二虎,小莲还有杨雪都来了。

大虎一进门就问王艺潇:“孩子,谁把杨明打成这样?快和我说!”

王艺潇说“你还是一会儿问他自己吧!”

杨大虎再问王艺潇也不说,小莲看出不对了,毕竟是女人,直觉很灵敏,拉着大虎到一边说:“别问了,说不定是你儿子做啥不是人的事儿了,才被人家割了鸡鸡,要不然谁会这么对他,何况他还是个警察!”

杨大虎一想也对,先别声张了,看情况再说吧!

杨明出来的时候天都大亮了,大夫和杨大虎说:“接是接上了,要看恢复什么样,要是恢复好了,应该不耽误夫妻生活。幸亏送来的及时,要不然就算接上也是个摆设。”

到了病房里,杨明这个郁闷呀,美女没玩着,差点鸡鸡弄丢了,丢人现眼又遭罪,谁问话他也不吭声,气得杨大虎直骂他活该!

杨明看着旁边的王艺潇也不好说呀,说自己要强暴人家,被人打晕了,然后小弟就没了,这多窝囊呀!

最后杨明把所有人都撵出去了,就留下王艺潇。

王艺潇说:“你有啥话要说?”

杨明说:“我这是哑巴吃黄连,要是报警就得细查,我也不想连累你,虽然遭点罪,但是毕竟还能用。”他这么说王艺潇差点乐出来,心说,你还挺满足。

杨明接着说:“我就纳闷那个人是谁,我明明把门插上了,怎么可能会有人进来呢!”

王艺潇也说:“是呀,窗子都没开,就算会爬楼也进不来呀,会是谁呢?”

杨明说:“该不会是和湖山村里边闹鬼的事儿是一个人干的吧?”

王艺潇说:“那你认为谁的嫌疑最大?”

杨明一字一顿地说:“毛——日——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