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章 跳舞/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梦见带着柳小婵去和吴纪打架,到了那儿,柳小婵说“不用你动手,你就给我叫好就行了,于是柳小婵一顿上蹿下跳,把吴纪他们打得抱头鼠窜,最后柳小婵变成了一条超级大蟒,一张嘴,把吴纪他们都吃了。这时候旁边忽然跳出一个人来,却是戴一龙,只见手里划了一道符,“啪叽”贴在大蟒蛇的肚皮上,柳小婵顿时就变成了一条小泥鳅,被戴一龙抓起来就走。

这时候旁边又跑出两个人,一个是呆小萌,一个是白婧,这俩人一个变成了白狐,一个变成了一只大蜈蚣,来咬戴一龙,却被他每人一巴掌,都给打下了山涧……”

毛日天一激灵醒了,看看外边天都亮了。

毛日天擦了一把额头冷汗,知道自己这段时间很想念这三个女孩子,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自己的潜意识中,戴一龙始终是最大的对手。

这时候二赖子打过电话来,问道:“小毛,我们这就往那边去了,你啥时候来?”

毛日天一看时间,才六点。西郊的黄土坡毛日天去过,知道那边土地庙前边有好大一块平地,就好像是广场一样,平时都是大妈大爷跳广场舞的地方。

从海天酒店这里去黄土坡,开车顶多半小时,这二赖子可真的是起早买菜起惯了,去这么早干嘛。

但是人家去了,自己也不能再睡个回笼觉呀,起身洗脸刷牙,然后下楼开车直奔西郊。

到了西郊黄土坡的土山下,一看二赖子蹲在山脚大石头上抽烟呢,看见毛日天来了,站起来打招呼。

毛日天问:“人呢,就你自己来的呀?”

“还有我侄子,他给我开的车。”二赖子一直一边停着的一辆破捷达说。

毛日天说:“就你们俩来给我壮脸面来了?”

二赖子说:“你先别管人多少了,你看看上边土地庙那边。”

毛日天往上一看,上边满满的都是老头老太太,这边太极拳,那边广场舞,还有一伙跳探戈的。

毛日天也乐:“看吴纪约的这个地方,要打架还得清场。”

二赖子说:“一会儿让他清吧,这些老头老太太的,城管和交警都撵不走。”

毛日天问二赖子:“你来这么早干嘛,吃早饭了么?”

二赖子说:“每天我都是到市场去吃,吃完了买菜回家,昨晚一接你电话我就睡不着了,半夜起来喝酒一直喝到出发。”

“我说你一身酒气呢,走吧,时间还早,陪我再去喝点豆浆。”毛日天说。

招呼上二赖子的侄子,三人一起往公路边的一家早餐店走去,到那吃早餐去了。

二赖子和毛日天说:“你昨晚告诉我的时候太晚了,打了几个哥们的电话都关机,今早我和月姐说了,让她帮着招呼一声,一会儿还能来点人。”

毛日天说:“其实人多人少都无所谓,我自己也不怕他们。”

二赖子点头:“你的实力我知道,不过那也得有点人才有面子么!”

到了七点所有,外边来了几辆车,到了山脚下停下来,二赖子伸脖子看看,车上下来二三十人,自己都不认识,就回来对毛日天说:“大概二三十个,到时候月姐的人不来咱们仨过不过去?”

毛日天说:“现在时间没到,不去那么早!”

七点二十左右,外边又过去几辆车,到山脚停下,二赖子伸头一看,这些人他也不认识,说:“妈的,又来了三十多,咱们仨恐怕不行。”

他掏出手机,说:“我得给月姐打电话问问找没找人呢!”

他刚掏出来,毛日天手机就响了,接起来月姐在那边说话了:“小毛你和二赖子见面没有呀,我们在上边跳舞呢,你们到了就上来!”

毛日天听了笑道:“月姐你还真有闲情逸致,早说呀,我们在下边等半天了,早说我上去和你一起跳一会儿。”

三人起来往出走,到了山脚下的时候,毛日天看看这些人也不认识,而且吴纪也不在其中,这些人三三两两地分散着聊天,也不像是来打架的样子,他们三个就从这五六十人中间走过来,也没人和他们说话。

毛日天他们上来,只见月姐果然在这里边跳舞呢,她在和一个老头跳的探戈,那舞姿,婀娜多姿,轻盈优美。

毛日天他们等一曲终了,才过去和月姐见面。

月姐招呼一声,身边过来二十几个人,这些人有不少毛日天都认识,在月姐家住店的时候见过好几个,都和二赖子一样,开小店的老板。

毛日天说:“你们都是生意人,不给你们添麻烦,一会要是动手你们就看着就行。”

那些人都说:“这什么话,我们既然来了就不怕惹事儿,大不了拘留几天,没啥大不了的。”

月姐说:“时间还早,我再跳一会儿,活动一下筋骨。”

毛日天说:“你活不活动一会儿也不用你打,别闪了你的杨柳细腰。”

月姐说:“你别小看我,当初我和你七哥拿刀子砍人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

此时音乐响起,后边一起上来好几个老头邀请月姐跳舞,毛日天就和二赖子到一边去了。

往里走走,就是土地庙了,虽然不是什么大寺庙,但是外表看起来也是庄严古朴,大门斗有四五米高,朱漆大门两边的门柱上,有一副对联,上联写着“保此方风调雨顺”下联配“佑斯地物阜民康

”!

土地神源于远古人们对土地权属的崇拜。土地能生五谷,是人类的"衣食父母",因而人们祭祀土地。土地庙作为人们集中祭祀土地神的地方,自然随之兴盛起来。按照汉族的习俗,每个人出生都有"庙王土地"--即所属的土地庙,类似于每个人的籍贯;人去世之后行超度仪式即做道场时都会获取其所属土地庙。

毛日天本想到土地庙里再转一圈,忽然身后有人叫自己,回头一看,月姐不跳舞了,擦着汗在前边带路,后边跟着几个人,毛日天一看,都认识,最前边的那个是渔霸杨火,后边跟着北环混子牛大癞,还有驾校的花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