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章 打架要有队形/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一看这几个人到了很惊奇,自己和他们没有什么深交,所以也没想到要找他们。

杨火过来就给了毛日天一拳:“小子,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打架的事儿和月姐都说了不和我说?我还是听月姐他们说才知道的!”

毛日天说:“听月姐说的?啥时候事儿呀?”

月姐说:“你不是说要找点人壮壮场面么,我和二赖子这些年不混也没多少人脉了,怕是不够用,所以就找杨火和大癞了!”

上次和杨火他们约架,后来在监狱里和好了,月姐他们也就此和杨火还有牛大癞认识了,之后这些人相处的还不错,都是社会人,而且杨火和牛大癞都是月姐老公姚七的后辈,都很仰慕姚七,所以也愿意结交月姐。

今早上月姐听二赖子一说小毛要打架约人,马上就想到杨火他们这一帮人了,电话打过去杨火就急了,这毛日天的事儿可是不得了,杨火现在都成了毛日天的粉丝了,上次头鱼拍卖上就过去捧场了,现在一听毛日天和人约架,顿时精神百倍,比他自己和人打架还上心呢,马上张罗起来了。

他们见面续了几句旧,杨火就问毛日天:“小毛,谁那么不长眼睛呀,敢和你约架?”

毛日天刚要说,后边闹闹超吵吵,一伙人和跳舞的老太太他们吵起来了。

只见台阶上上来了三十多人,其中十多个还穿着跆拳道的道服,一上来就往下撵那帮跳舞的老头老太太。

这些老头老太太哪能服他们呀,有不少都是当年的红卫兵呢,打砸抢的时候那都是精英,现在和平社会没有用武之地了,平时没事在公交车上看见不给自己让座的年轻人就想和人家斗个狠啥的,现在吴纪领着一帮小崽子上来赶他们走,这伙人能听么,当时有一个老头就喊了:“你们这帮小崽子要是不给我滚,马上削你们!”

七八个老头就冲上来了,后边还有十来个助阵的大妈。

真是小流氓遇上了老混子,马上就要打起来了,吴纪一眼看见毛日天了,问道:“这些老头是你找来的么?”

毛日天笑了:“你先摆平他们再和我说话。”

月姐过去了,跟刚才和她跳舞的老头说:“大爷,借你们个地儿,这伙人和我兄弟约好了,在这里说点事,说不好就得动个手啥的,别崩你们身上血,你们先到一边看会儿热闹,一挥我们把他们打发走了你们再接着玩。”

那几个老头还真的给月姐面子,说:“咱们先到一边看看,看这帮小崽子有啥能耐。”

老头老太太往后一撤,都到土地庙台阶上去了,让出老大一块空地来。

吴纪的这三十多人就过来了,冲着毛日天问:“你的队形呢?打架得有队形呀,是不是就这几头烂蒜呀?”

杨火这时候拿着电话呢,对里边说:“人来了,大家过来吧!”

接着就听见山坡下边汽车刹车声,还有往街上跑的声音,吴纪一回头,当时脸就白了。

本来在下边三五成群聊天的那几十个人这时候手里都拿着家伙,有的是报纸卷着砍刀,有的拎着钢管,还有拿着镐把的,“霹雳扑隆”往上跑,好像马拉松比赛一样,队伍拉出好远,最可怕的是,外围又来了好多的面包车和箱货,那里边像下饺子一样往出跳人,手里或长或短,都有家伙。

吴纪粗略一看,就知道这些人都上来,不算山坡上毛日天他们这十几个人,至少有二百多人。

不但吴纪脸白了,他带了的这些人都老实了,一个个东边看一眼,西边看一眼,不知所措了,想跑都没地方跑,瞬间就被包围在里边了。

杨火问吴纪:“你想要啥样队形?我让大家给你摆一个!”

牛大癞说:“和他废啥话呀,挨个揍,都把腿打折了!”

吴纪看着毛日天,说:“兄弟,其实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谈谈。”

二赖子过去一个嘴巴子:“谈你妈了隔壁,你有这个资格么?”

吴纪说:“先别动手,我是纪元服装公司的老总,我还是区人大代表呢!”

“你他妈全国劳模也不好使,带这么多人来打群架,你还敢说你代表人民?”二赖子左右开弓,又打了吴纪俩嘴巴子。

旁边有一个穿着空手道服装的是吴纪的师兄,外号叫“剪刀脚”,他现在是开武馆的,穿空手道服装的都是他带来的,本来以为毛日天一个乡下的,就算找人能找个十个八个了不得了,自己这边三十多人,不用打都能镇住他,没想到对方有这个阵容,而且杨火他认识,知道是批发市场的一霸,手底下那些小弟说打架就动刀,和他们这些练练武术,强身健体的学员不一样。

他赶紧过来拉着二赖子,说:“有话好好说,动啥手呀?”

一旁的花马上去就是一脚:“草你妈的,想俩打一个呀?”

剪刀脚说:“我哪动手了,这不拉架呢么!”

花马找他后脖梗子“啪叽”就抽一巴掌:“用你拉架,你算个屁呀?”

剪刀脚自问单挑少有敌手,怎么着自己也是一馆之主,在自己徒弟面前丢这个脸真的丢不起,但是看着身边那些凶神恶煞一样的混子们手里的尖刀明晃晃的,又不敢发作,只好用胳膊挡着花马的巴掌,花马一下跟着一下,剪刀脚不住后退,摆足了防守的架子,花马还真就打不着他了。

花马急了,顺手从一边人手里要过一根镐把来,骂道:“我草你妈,我让你挡!”一镐把就砸下去了。

剪刀脚一看,赶紧回身就跑,在人群里转来转去躲着花马的镐把。

这边二赖子还在这扇吴纪嘴巴子呢,吴纪也下不来台了,这三十多人都是平时在一起吹牛逼的朋友,现在虽然都怂了,都老老实实站在那儿,但是人家没挨揍呀,自己让人家大嘴巴子扇的啪叽啪叽的,以后还咋见人呀,总不能这么挺着,得说点什么呀!

想到这儿吴纪一扒拉二赖子的手,说:“你别打了,我们今天人少,算是栽了,以后不惹你们了不行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