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章 你是不是想咬我/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道,我只是看着地图上猜测的,上边要是有文字提示就好了!”毛日天说。

柳小婵怒道:“我的后背都快成地图指南了,还弄出文字?我师父不知怎么想的,为什么不把地图纹在她自己身上!我当时太小,要是现在的话,我一定不让她纹。”

毛日天想了一下,用手试探着推门,这扇门是一道木门,比杨阁老古墓中的门推开要容易的多,毛日天稍一用力,咯吱一声,门就开了一道缝,毛日天迅速开了一下门又关上,生怕里边像阁老墓一样射出箭来。

这门一开一合,忽然毛日天感觉头上有响动,知道不好,机关在门外,他早有准备,叫了一声:“时间停止!”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只见门上方有一个大瓶子倾斜下来,一股液体正溜出来。

毛日天扯着连忙退后,百忙之中摸了柳小婵的小馒头一下,嘿嘿,弹性十足。

三秒钟一转眼就过去了,那瓶子液体“哗啦”一声浇在地上,地面的石头发出“呲呲”的声音,一个劲儿冒白烟。毛日天咂舌说到:“娘的,这要是浇在老子头上至少会变秃顶!”

柳小婵说:“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好不好喝!”

“……”毛日天真是无语了,这个吃货什么情况下都能想到吃。

毛日天在墙壁上抠下一块石头,丢过去打在门上,木门“咣当”一下被打开,里边黑洞洞看不清楚。

毛日天拉着柳小婵静静地等了一分钟左右,这一分钟他始终靠在柳小婵身边,挡在她前边,身子紧紧压住她。

一分钟过去,毛日天说:“走吧,应该没什么事儿了。”

他身子离开了柳小婵的小馒头,柳小婵忽然有些舍不得刚才的感觉。

毛日天一手提灯,一手拉着柳小婵往里走,忽然感觉柳小婵的手一松一紧,捏了自己一下,就问:“干嘛?”

“不干嘛,就是想捏你一下!”柳小婵说。

毛日天没回头,提着灯往里走,柳小婵问:“小毛,你说两口子结婚,是不是就都睡一张床了?”

“对呀,你没见狗剩子和二妮儿呀?你问这个干啥?”

“那……俩人是不是都不穿衣服?”

“是呀,你没见狗剩子和二妮……问这干啥?少儿不宜!”毛日天刚才全神贯注看着前边,害怕再有机关,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柳小婵的问题,停下来,用煤油灯照了照柳小婵,问:“你没事儿吧?是不是饿了,咋胡思乱想呢?”

毛日天想我这邪性刚收敛回来一点,你可别往那上逗引我了!

柳小婵说:“没事儿,我就是问问,我在想,为什么要男人女人结婚,咋不两个女人或者两个男人结婚,那光着身子不就不那么害羞了么?”

“你的想法也是行得通的,现在也有这种情况,不过他们生不出了孩子来。”毛日天说着,看着光着脚丫,只穿了很少衣服的柳小婵,不由又咽了一口吐沫。

柳小婵若有所思地问:“孩子是怎么生出来的?”

毛日天忽然脸上带了几分狞笑,放下煤油灯,伸手抱住柳小婵,说到:“我告诉你的是怎么生出来的,让你生一个,免得你啥也不知道!”说着,一口就吻住了柳小婵的嘴,双臂环抱柳小婵,俩手狠狠捏住她的两瓣屁股,柳小婵吓得一口就咬在毛日天嘴唇上了。

毛日天一疼,顿时放了手,柳小婵赶紧躲闪,叫到:“我可不想生孩子!”

毛日天叫到:“晚了,已经克制不住心里的恶魔了!”说着,张着两手就奔柳小婵去了。

这要是毛日天温柔一点,或许柳小婵不会这么大反应,一看毛日天瞪着双眼,好像要吃人的样子,吓得她连窜带蹦,在这两米见宽的通道里躲避毛日天,毛日天一时竟然抓不到她。

有好几次毛日天手贴着柳小婵身子边,头发稍划过去,就是抓不到她,柳小婵就好像一条水里的鱼,草科里的蛇一样,滑不留手。

毛日天气得叫了一声:“时间停止。”

柳小婵此时身在半空,做跨栏状态停住了。

毛日天一把拦腰抱住,按在地上。

柳小婵惊奇地问:“呀,你使咋抓到我的,我明明这一下闪开了!”

“这都不是重点,你现在已经逃不了了!”说着就要撕开柳小婵的遮羞布,忽然胯间剧痛,竟然被柳小婵用膝盖狠狠顶了一下。

毛日天捂着十八厘米退开几步,骂道:“臭丫头,下手这么狠,不怕要了我的命!”

柳小婵说:“这是呆小萌教我的,他说男人发狂的时候,这样一下,他就会冷静下来!”

毛日天缓缓坐在地上,过了两分钟,果然是冷静了。

柳小婵拎着煤油灯看着他,一个劲儿问:“好些没有?”

“滚犊子!”毛日天爬起来,说,“我本来心里挺平静的,你一个劲儿撩我,我一控制不住了,你又下死手,你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么?”

柳小婵嘿嘿一笑,说:“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你会疼成这样,不过你刚才实在太吓人了,说实话,刚才你是不是想咬我?”

“……”毛日天实在是无语了,不过现在心里的邪念暂时压制下去了,伸手接过煤油灯,对柳小婵说:“到我后边去,没啥重要事儿别说话。”

两人继续向前走,这是一条长廊,走了一会儿,又出现岔路,毛日天骂道:“这山里路还真多,修个地下商场都够料了!回头老子出钱把这里修成一座鬼屋,让大家进来找刺激,都不用怎么装修了。”

这时候,前边好像是有风吹过来,毛日天疑惑地说,这里的进口已经被水密封了,怎么还会有风呢?前边是不是到了出口了?

忽然,前边的通道中传出“呜呜……”的声音,就好像是女人在哭一样。

柳小婵惊恐地说:“坏了,真的出鬼了!”

毛日天侧耳听听,辨别一下声音来源,对柳小婵说:“你过来,我再看看地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