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9章 耍戏大胖子/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老九要给肥胖症打个电话,王建民一拉他:“不用管,他还能出啥事儿,这小姑娘都回来了。”

乔老九看看看柳小婵,身材纤细,年纪不大,是不能伤害胖子啥,一定是这个笨小子一个劲儿和人家赛跑,被自己累倒了。

实际上肥胖症追柳小婵追到一楼大厅,柳小婵就在那等着了。

肥胖症一个大踏步过去就抓柳小婵,眼看着就要抓到手了,不知怎么的柳小婵就到他身后了,而且在他身后在他后腚上踹了一脚,这小子一个狗吃屎,应该说猪吃屎更为贴切一些,“轰隆”一声就趴下了,引得大厅里几十个人都围过来看热闹。

肥胖症挣扎了好半天才爬起来,看着笑盈盈的柳小婵,喘着粗气说:“有本事你别跑!”

柳小婵说:“我不跑,你来吧!”

大胖子一个饿虎扑食就过去了,说恶猪扑食更贴切一些。眼看到了柳小婵身边,像一座山一样压了下来,所有看热闹的都为身材瘦弱的柳小婵捏了一把汗,但是就在他手即将挨到呆小萌的时候,呆小萌一低头就从他的腋窝下钻过来了,顺便用脚尖踢了一下他的脚脖子,又是“轰隆”一声,肥胖症这一下摔得更惨,脸直接着地,鼻子都破了,再爬起来,满脸是血。

有两个服务生认识这个肥胖症,赶紧过来拉架,说:“胖哥,别发火了,一个女孩子,别和她一样的。”

肥胖症本来就瞧不起这些服务生,这时候在火头上,俩手一抡,这俩服务生差点起飞,都被他扔出去了,指着柳小婵骂道:“死丫头崽子,我今天不捏死你,我就不是男人!”

柳小婵说:“你是男人么,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大奶子的男人!”说着,还在自己的胸前托了托,果然她的胸还没有肥胖症的大,逗得围观的人一个劲儿笑。

旁边大堂经理不敢劝肥胖症,过来劝柳小婵:“妹子,你就别和他打了,他长那么大,你万一被他抓住不得压死你!”

柳小婵说:“我也没和他打呀,是他追着我不放,在三楼一直追到一楼,我想跑都跑不了。”

大家一听人家柳小婵有理呀,人家一个小姑娘都要走了,你非要追人家打,挺大个体格子一点道理不讲,但是没有人敢过去说肥胖症了,都看热闹。

肥胖症操起旁边一个花瓶就丢了过来,柳小婵双手接住,一个后空翻,把花瓶强大的惯性就给卸掉了,稳稳站在那里,回手把花瓶递给了服务生,引得大家满堂喝彩!

肥胖症更是生气了,操起一直拖把,踹掉了拖布头,抡着拖布杆就打。

柳小婵不急不缓,总是在他轮起来的在他胳膊下边溜过去,肥胖症闪的一个趔趄一个趔趄的,就是打不着柳小婵,柳小婵有机会就在他屁股上踹一脚,胖子就得花费好大的力气才能站起来,这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让柳小婵展现的淋漓尽致。

二十多分钟,胖子就起不来了,蹲在地上喘气,汗珠子成双成对往下掉。

柳小婵就蹲在他对面两米开外,问道:“还打不打了?”

胖子说:“你等一会儿,我歇一会儿,今天老子要是不打出你屎来,都算你头一天拉得干净!”

柳小婵怒道:“你说话挺脏呀,好吧,我今天要是不累出你屎来,我算你小子粪门紧!”说着跳过去在肥胖症头上一个跳马动作,飞身而过,顺便还扯了肥胖症头发一把,肥胖症顿时一个大屁墩坐地上了。

肥胖症起来又抓柳小婵,柳小婵就好比猴子戏母猪一样,来回跳跃,在楼梯走廊大厅之间闪转腾挪,总是在肥胖症即将抓住她的时候惊险脱离。

不是柳小婵躲闪吃力,而是越是这样,才能够闪得胖子不是撞墙就是摔跟头,最后柳小婵一手指头没碰他,他自己都已经鼻青脸肿了。

本来大堂经理要制止的,但是肥胖症蛮不讲理,仗着和老板是朋友,谁说话就骂谁,到最后谁也不说话了,相反倒希望柳小婵狠狠治治他。

再过二十分钟,肥胖症在一个虎扑没抓到带领下之后,彻底趴地上起不来了,干喘气说不出话来。

柳小婵蹲在他的脑袋旁边,拍着他的大胖脸说:“傻小子,你还挺犟的,抓不到就别抓我了,你还非要逞能,这回好了,是不是肺子都快爆了?”

肥胖症只是喘,不说话。

柳小婵说:“你就在这里休息吧,我可不陪你玩了,我上去唱歌去了!”说着,从肥胖症身上跨过去,上楼了。

她上楼了,肥胖症还在地上趴着,根本起不来,嘴唇哆嗦半天才说出话来,“帮我打救护车!”

柳小婵走在二楼,忽然听见狼哭鬼嚎一样的叫声,一首“站台”唱的比原唱还要撕心裂肺。

柳小婵一听就听出来了,这是狗剩子的声音,这在唱这么难听还不关门了呢?

柳小婵走过去,门开着一条缝,她推门进去,狗剩子在茶几上站着呢,弓腰弯背,正在那儿狂吼呢。

柳小婵问:“狗剩子,你是要死怎么的,看你这么难受呢?”

狗剩子一看是柳小婵,赶紧下来,问道:“你们到底啥时候完事儿呀,我在这等的都受不了了。”这时候王盼盼在洗手间出来,问:“咋不唱了?”

原来狗剩子等了一阵子,不见呆小萌他们消息,就偷偷发了几条微信问,最后呆小萌回了一条:“消停点,等我信儿。”

狗剩子很是无聊,就和王盼盼聊天,王盼盼一听狗剩子又是厂长,又是治保主任,就不知道他多大本事了,再加上狗剩子吹着点,王盼盼对他还动了歪歪心眼了,一个劲儿要和他唱夫妻双双把家还。

狗剩子也看出这个小娘们儿发骚来了,但是别看让他在女人面前吹牛行,要是真刀真枪地干一次,他可就没有那个胆量了,总感觉二妮儿随时会出现,为了避免尴尬,他说不会唱戏,就会一首站台,于是一遍一遍,唱了六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