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3章 打乱套了/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肥胖症拿过灭火器对着柳小婵说:“老老实实给我站住,不然我就喷你!”

柳小婵对着他身后喊:“狗剩子,踹他!”

肥胖症下意识地一回了一下头,见门口就乔老九站着呢,再回转头,“啪嚓”一声,一个烟灰缸砸在他鼻梁子上,被医生止住血的鼻子又开始流血了。

乔老九在后边气得直叫:“你们要打出去打,别在我店里打!”

肥胖症也不管他叫喊,拿着灭火器就开抡,把茶几都砸碎了,柳小婵护着呆小萌退到墙角了,对肥胖症喊道:“你再逼我我就下狠手啦!”

那边王建民坐在地上喊:“给我打,打坏了我出钱治病!”

柳小婵对着肥胖症身后喊:“狗剩子,踹他!”

肥胖症骂道:“少他妈唬我!”刚说完,被人在屁股后边狠狠踹了一脚,回头一看,狗剩子插着腰站在那儿说:“有本事和我打,打女孩子算什么英雄!”

肥胖症回头一灭火器就把狗剩子砸了个跟头:“我他妈和你打还能怎么地?”

这一下砸的不轻,柳小婵和呆小萌都吓了一跳,同时惊呼:“狗剩子,你没事儿吧?”

狗剩子跳起来:“没事儿!小意思!”

肥胖症又要抡灭火器,柳小婵忽然从后边跳上来,一把拔掉灭火器安全阀,用手一压,胶皮管子喷出一股白雾,柳小婵抓着胶皮管子就对着肥胖症的嘴,要给他塞进去。

肥胖症吓了一跳,用力一推,把柳小婵连同灭火器都扔出去了。

柳小婵这回得了灭火器,拿过来对着肥胖症就开始喷,喷的他满头满脸都是白粉,迷住了眼睛。

狗剩子趁机抱着他的腰,用力一轮,肥胖症诺大的身子轰然倒地。

王建民一看,起来就要跑,柳小婵把空灭火器丢过去打在他的腿上,王建民摔了一溜跟头,出溜到一个人的脚边才停住,抬头一看,竟然是和自己离婚不久的王盼盼。

这时候乔老九可是真的生气了,过去照着在地上扭打的狗剩子和肥胖症就开踢:“你们他妈的是不是有病?把我店都给我砸了,今天谁也别想走!”

这时候狗剩子被肥胖症掐住脖子,已经半天上不来气儿了,被乔老九再一踢,忽然间气血上涌,“嗷”的一声嚎叫,就跳起来了,不但他起来了,连同肥胖症也起来了,不过肥胖症不是自己起来的,是被狗剩子给举起来的,大家都看傻了,肥胖症至少三百斤,狗剩子顶多一百三四十斤,体重差着一半有余。这要是肥胖症把狗剩子举起来,谁也不会感到意外,现在相反,狗剩子就好比蚂蚁举起一只屎壳郎一样,大头小尾。

在所有人都惊讶的时候,狗剩子一声低吼,把肥胖症抛了出去,直奔墙上砸过去。

这么大的体重,要是撞在墙上在落地,恐怕不死也得重伤,柳小婵还是比较有轻重的,这个胖子虽然可恶,但是并没有啥大错,不能下这么重的手打坏他,和他斗了好几个小时,柳小婵都有些喜欢这个肉球了,又笨拙,又愚蠢,像个玩具熊一样。所以柳小婵在他刚要撞到墙上的时候,推了一个沙发过去,胖子在墙上一撞,然后落地,正好落在沙发里,虽然没有受伤,但是受了本身的体重冲击,“噗嗤”一声,拉了一裤子稀屎,然后一骨碌,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柳小婵看着他湿乎乎的裤子,说:“胖哥哥,你昨天拉屎没拉干净呀?”

乔老九这时候也惊呆了,想不到狗剩子居然有这么大力气,这时候狗剩子眼珠子又红了,回头抓住乔老九脖领子,一抖手就飞住去了。

柳小婵一看乔老九又上墙了,心说这人愿赌服输,也不算太坏,飞脚蹬过一张沙发椅,乔老九在墙上撞了个头晕眼花,落下来时候一屁股坐进沙发椅,姿势还算潇洒。

狗剩子往前走,正遇上爬起来的王建民,王建民在墙角拿起一个半人高的大花瓶,朝着狗剩子的头上就砸了过去,“哗啦”一声,花瓶粉碎,狗剩子身子晃了晃,伸手抓住了王建民,问道:“是你打我?”

王建民被他抓的疼入骨髓,连声叫到:“放手,不是我!”

狗剩子俩手一挥,王建民也起飞了,直奔墙头,柳小婵习惯性地揣了一张沙发椅过去接他,但是被旁边站着的呆小萌把椅子又给踹走了,王建民结结实实摔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了。

狗剩子伸手就抓住站在门口的王盼盼,说:“你也不是好人,就要把她也扔起来,吓得王盼盼连声大叫:“兄弟,是我,咱俩刚才还在一个屋唱歌了呢!”

狗剩子一发狂就难以控制自己,想也不想就要把王盼盼扔出去,王盼盼急中生智,双手抱住狗剩子脖子,俩脚一抬,盘在狗剩子腰中,伸嘴就亲住了狗剩子的嘴!

狗剩子一愣,眼珠子由红变粉,慢慢冷静下来。

柳小婵伸着脖子看:“卧草,这也行呀?呆小萌,快拿手机照下来,回去给二妮儿姐看看!”

狗剩子就好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嗤”的一下,把王盼盼扔下来,惊异地问:“你亲我干啥?”

王盼盼说:“你太吓人了,我怕你打我!”

呆小萌过来,问王盼盼:“王建民欠你多少钱?”

“二十二万。”

“那你现在朝他要,看他给你不。”呆小萌本来想把赢来的钱给王盼盼把账还上,但是看看现在一滩烂泥似的王建民,忽然改了主意,让她过去自己再要一下。

王盼盼走过去,在地上趴着的王建民感觉到有人走近自己了,吓得捂着脑袋直叫唤:“别打我……别打我了……我心脏不好!”

王盼盼气得踢他一脚:“你啥时候心脏不好了,我咋不知道呢!”

王建民抬头一看是王盼盼,马上气得叫到:“是不是你找人打我,你个贱人!”

王盼盼忍无可忍,自己的家庭被王建民给搅了,回头又被他给踹了,而且还把自己的存款骗光了,到现在不但不知错,还辱骂自己!王盼盼在地上捡起一个烟灰缸,照着他的头就开砸,砸的王建民又开始叫喊:“别打我……别我打……我心脏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