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章 药吃多了/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把电话号给了乔老九,乔老九如获至宝一样,捧着电话号走了。

狗剩子说:“行了,快找地方吃饭吧,再不抓紧就没有机会在吃午饭了?”

“为什么?”柳小婵问。

“因为午饭时间过了,再吃就是晚饭了!”

“有道理!赶紧的,快点找地方!”

呆小萌笑道:“两个吃货!”

几人到一家饭店吃饭,说起了杨明,狗剩子百思不得其解:“为啥这小子变得这么厉害,而且还一脸的病秧子相?”

毛日天说:“为什么我不知道,但是肯定和小日本有关系,我亲眼看见佐藤裕给刁翔注射了一针,然后刁翔就疯了一样对我攻击,胳膊腿打断了都不知道疼!这个杨明跟着他,这个老家伙指不定用什么招数来练制他!他口口声声要找我们,我们还真的要小心一些。”

呆小萌说:“等着挨打不如先下手为强,找到他们老窝一举端了!”

毛日天说:“你以为我们是你哥哥么,说杀人就杀人,杨明是警察,我们没凭没据的怎么可能就收拾他,再说,看在杨大虎现在和我们一起供工作,也不能下手这么无情,回去我找杨大虎说说,让他出面提醒一下他儿子,不要太相信那些小日本!不过我感觉也未必能起到效果。”

大家又说起在歌厅赢钱的事儿,毛日天笑道:“你们现在越来配合越好了,看来离开我也能自成一派了!”

狗剩子说:“我的力量要是能运用自如就好了。”

毛日天说:“对了,你身上的疙瘩还多么?”

狗剩子把上衣掀开,回过身子给毛日天他们看,身上果然还是疙里疙瘩的。

柳小婵说:“你把裤子脱了,我看看你屁股上的疙瘩,我那天数过,是六十三个,我看看多没多。”

狗剩子不脱,说:“肯定是比以前多了,不用看了。”

呆小萌也说:“你们就不能吃完了饭在讨论这个问题么?弄得我都没有胃口了!”

毛日天对柳小婵说:“你的瓷瓶百消丹你又吃了没有,拿出来给狗剩子吃一些。我看你最近不但皮肤光滑了很多,而且走路也不那么摇晃了,或许一物降一物,这百消丹能够解得了你们身体中的毒素。”

柳小婵说:“我又吃过两粒,还剩下一些。”说着拿出瓷瓶,递给狗剩子,狗剩子拿过来打开,看都不看,对着嘴一扬脖子,剩下的百消丹都进嘴里了!

毛日天急忙阻止:“别一起吃那么多!”

狗剩子已经咽下去了,问:“怎么了?”

柳小婵说:“我也没说都给你呀!”

狗剩子说:“那我在吐出来还给你!”说着就要抠嗓子,柳小婵连忙摆手:“不要了,你都吃了吧。”

狗剩子捂着肚子说:“这什么药呀,冰凉冰凉的,我有一种要拉稀的感觉。”

呆小萌一摔筷子,说:“不吃了,你们太恶心人了!”

大家往回走的时候,呆小萌坐在副驾驶位置,狗剩子在后座一个劲儿说肚子疼,躺在柳小婵大腿上,直哼哼,想让毛日天帮他看看,毛日天说:“活该,谁让你贪吃了,肉你多吃点就多吃点了,药你也抢着吃,让你自己慢慢消化吧,我不管你!”

一直回了湖山村,把狗剩子送到家里,二妮儿这时候也回来了,一看狗剩子脸色煞白,吓得连忙问:“你咋地了,随个礼参加个婚宴咋还像病了似的呢?”说着伸手去试探狗剩子额头,手刚一碰,顿时撤了回来,惊叫道:“咋这么凉呢,好像冰块一样!”

毛日天说:“吃药吃多了。”

“你咋地啦就吃药,啥药这么霸道呀?”

柳小婵撅着嘴说:“是我的药,我在水井里捡回来的,人家都没舍得一下子吃完。”

二妮儿埋怨道:“这么大了咋还和孩子抢嘴吃呢,再说了,在下水井里捡到的你也吃,知不知道卫生了?”

“是水井,不是下水井!”柳小婵更正说。

狗剩子推开他们,说:“闪开吧,烦死了,我好冷。”说着进屋爬到炕上,扯过大被就把自己捂起来了。

二妮儿说:“小毛,你咋不给他看看呢?”

毛日天说:“这药是给他驱毒的,不能硬给它克制下去,那样就没效果了,让他挺着,挺到挺不住我再帮他!”

呆小萌和柳小婵坐一会儿就坐不住了,到外边去玩了,毛日天坐一会儿也困了,说:“我去东屋躺一会儿。”起来就到另一间屋去了。

只有二妮儿不放心狗剩子,在这儿看着他,一会儿试试体温回升没有,后来用温度计一测,吓得二妮儿温度计差点摔了,水银柱都跑到最下边去了。

这时候狗剩子说开胡话了:“我冷呀,二妮儿呀,我要是死了,你可别找别人呀,我受不了……受不了……你是不是和小毛给我戴绿帽子了?”

二妮儿伸手就是一巴掌:“胡说什么,没人给你带绿帽子呀!”

狗剩子根本没睁眼,还在叨叨咕咕:“我要是死了……你要是跟了小毛也行,但是他给你戴绿帽子的时候,你可别生气,那个混蛋就是那个德行……他不像我这么专一……”

二妮儿听了眼眶一热,抱着狗剩子的头说:“狗剩子,你放心吧,我不会给你戴绿帽子,小毛再好,他也不属于我。”

又过了一会儿,见狗剩子没动静了,身上拔凉拔凉的,二妮儿有些害怕了,所有的大被都给他捂上了,见狗剩子还是不住地发抖,吓得她赶紧去找毛日天。

毛日天都睡着了,推了半天才醒,二妮儿一说狗剩子冷的浑身发抖,毛日天稀里糊涂地说:“没事儿,他壮着呢,死不了!”然后又睡了。

二妮儿回来看着不忍心,把衣服裤子一脱,也钻进被窝里了,抱住狗剩子给他取暖!

毛日天睡了一小觉,忽然醒过来坐起来问道:“二妮儿,你说狗剩子怎么了?”看看屋里没人,拍拍脑门说:“做梦!”然后趿拉着鞋就来到了西屋,一看被窝里边两个脑袋,不由笑了:“我说嫂子呀,这大白天的就两口钻被窝,是不是有点太旺盛了,快起来,不然我掀被窝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