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9章 半夜敲窗户/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穿戴好了,推门出去,门口一个黑影吓了毛日天一条,一看是海老头搬了一张椅子在窗外坐着呢。

“大半夜不睡觉在这儿干嘛?”毛日天问道。

“唉,我有点上火了,就害怕刘嫂不答应!”

毛日天怒道:“你说你们有没有点出息了,一个个旺盛的精力不干正经事儿,都往女人身上使劲儿!”

海老头也没好气儿:“不往女人身上使劲儿,我还往男人身上使劲儿呀!就你有出息,忘了当初和杨雪大白天挡窗帘了!”

毛日天气得又要踢他,海老头动作到快,“嗖”的一声就跑回屋里去了,不细看都不知道他缺了一条腿。

毛日天上车打火,海老头伸出脑袋问:“是不是去刘嫂家里?”

毛日天说:“是呀,我去和刘嫂睡觉去!”

海老头一只皮鞋飞出来打在毛日天车上:“你要是敢动刘嫂一根毛,我就……”

“就怎么样?”毛日天问。

“你以后和谁睡觉我都偷看!”

“草,我以为你有什么大作为呢!行了,睡觉吧,我去狗剩子家,不去动你的女人!”毛日天说着,开车走了,海老头跳出来捡回自己的鞋,说:“小样,我自己的女人我再保护不了可完了!”

毛日天开车到了村里狗剩子的家门口,见里边的灯还亮着,心说:这一夜够二妮儿受得了,不过这女人的耐受力可是比男人厉害的多了,要是一个女人对男人疯狂地索取,男人估计早就站不起来了,她还有精神打电话!

再一想狗剩子,估计这一辈子今晚是最威风的了,把二妮儿都给干告饶了,这个百消丹这么大威力么?那自己吃了一粒也没觉得呀,柳小婵也吃了好几粒,也没看见她怎么样呀?

毛日天一边想,一边下车,敲了几下大门,没人搭理,他手把住门框,脚一蹬就飞越过去了,自从吃了邪灵珠以后,身子比以前轻巧的多了,他每天运行灵气,从不偷懒,就希望有一天能练成神龙使者留下的那本五毒教镇教至宝上的法术。

他过了墙头,来到窗户下边,里边“啪啪”的声音一听他就知道这两口子在干什么,不过还是用了一下透视眼,一看之下,不由佩服狗剩子花样繁多,这岛国动作片没白看,学了不少一般两口子想都想不到的姿势。

就听里边二妮儿说:“快点放开我吧,外边有人敲门,你去看看谁来了!”

“爱谁谁!我完事儿再说!”

“这次都二十分钟了,你啥时候完呀?”

“就快了,来再换个姿势!”狗剩子说着,也不用等二妮儿动弹,俩手抱着她的腰,“唰”的一下,二妮儿就大头朝下了。

二妮儿气得打了狗剩子两巴掌:“有没有正事儿了?”

“还有比要儿子更正经的事儿么?”狗剩子理直气壮,上边说话,一点也不耽误下边动作。

二妮儿说:“你快开门去吧,要是小毛来了,你要是不开门他该跳墙了,你这么大动静他在窗户外都能听见!”

毛日天一挑大拇指,二妮儿还是蛮了解自己的!

但是狗剩子还是置之不理,只顾自己低头工作。

毛日天看得眼珠子生疼,狗剩子还不完事儿,二妮儿在他下边直叫喊,那可不是舒服的叫喊,那是气的。

毛日天心说这样不行呀,你这一炮到天亮,我也不能在这等到天亮呀,伸手在窗子上敲了几下,说:“狗剩子,打扰一下!”

二妮儿“啊”的一声惊叫,狗剩子也是“啊”的一声泄了气。

二妮儿赶紧一骨碌爬起来,抓起衣裤赶紧穿。狗剩子瘫软在炕上半天才穿衣服,一边穿一边骂:“毛日天你个狗日的,有你这么打扰的么,大半夜敲门就够烦人的了,你还敲窗户!”

二妮儿穿完衣服往出跑,到了外屋开了门插,看毛日天站在门口,就打了他一拳:“你要死呀,不会敲这个门,敲窗户,吓死我了!”

毛日天嘿嘿一笑:“辛苦了嫂子,其实我感觉你们配合的挺好的,就陪着狗剩子玩呗!”

“滚蛋,要玩你陪他玩,你赶紧去给他治治,这一次比一次时间长,谁能受得了!”二妮儿红着脸说,不想和毛日天说也不行,害怕狗剩子以后就这样了,那自己可是真的受不了。

毛日天叨咕一句:“身在福中不知福呀!”然后就进屋了。

狗剩子刚穿完衣服,坐炕沿上问:“这么晚了你来干啥?”

毛日天回头看一眼跟进来的二妮儿,二妮儿害怕他说出来是自己打电话叫过来的,赶紧也问了一句:“是呀小毛,这么晚了你过来干啥?”

毛日天说:“我走错屋了行不行?”回身就要走,二妮儿赶紧一把抓住,笑到:“来了就坐一会儿呗。”

毛日天这才回来,笑着对狗剩子说:“我是来给你复诊的,就害怕你吃多了百消丹有不良反应,你现在有没有呀?”

“没有,精力旺盛,比以前好多了!”狗剩子抖了抖手臂,显示一下自己的力量。

毛日天说:“那你脱了上衣,我看看你背后的疙瘩又没有了!”

狗剩子说:“没见过你这样的,大半夜的跑人家家来看人家后背。”

毛日天说:“谁还愿意看是咋地,这不是害怕你有事儿么。快点地,我还记着回家睡觉呢。”

毛日天扯着狗剩子转过去,掀开他的衣服,只见后背上边已经没有疙瘩了,毛日天松了一口气,用透视眼又看了一眼,不由心中一惊,狗剩子后背皮肤下边有一层不明物质,已经很厚了。

记得当初研究狗剩子为啥那么抗打的时候毛日天透视过他的后背,看见里边有一种不明物质,但是没有这么厚,而且现在这种物质中间好像还有液体来回流淌!

毛日天用银针刺破狗剩子的皮肤,挤出一些液体,看着好像是脓水一样。

这时候一只苍蝇飞了过来,落在脓水旁边,毛日天刚要赶走,只见苍蝇“骨碌”一下就掉到地上去,死了!

卧草,这么厉害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