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9章 所长蒙逼了/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来的时候就打了个电话,他不想把事儿闹大,这就让陈锋出面最好,但是又不好直接说我朋友砸了人家店,你过来帮我要人,就说找陈锋吃饭。

陈锋正好刚下班要吃午饭,要是别人请他就推辞了,毛日天不一样,在他眼里那可是世外高人,不能慢待,就答应一声,开车过来了。

陈锋走过来,一看李所长一脸的鼻血,还铐着两个人,就问:“你们在搞什么?”

李所长赶紧说:“抓了一个砸超市的,正要送拘留所。”

陈锋说:“那你这一脸血咋弄的,这不是铐这两个么,谁砸的超市呀?”

毛日天说:“是呀,咋还把你们自己人给拷上了,人家都要把妹子介绍给你了,你还不帮人家出头?”

李所长一看毛日天把陈锋叫来了,关系还那么熟,就有点发蒙,这时候毛日天这么一说,他也不知道咋说了,因为他才看见孙老板被铐起来了,也不知道谁铐的。

陈锋皱着眉不说话,看着他们。

李所长对警察说:“让你们抓砸超市的,抓人家老板干啥?放了。”一个警察掏出来钥匙要给孙老板打开手铐。

毛日天又暗自念了一句:“时间静止”然后抓着他的钥匙就给捅到杨大虎的手铐里边了。这个警察也没抬头,“哗啦”把手铐开了,说:“走吧!”

“哎,好嘞。”杨大虎答应一声,就站到毛日天身边去了。

李所长这个气呀:“我让你放了孙老板,你放他干嘛?”

“啊?我没有呀?”那个警察抬头看看杨大虎,又看看孙老板,又蒙逼了。

陈锋怒道:“你们在这耍什么活宝?”

李所长伸手就是一巴掌,要打那个警察,却一巴掌打在陈锋身上,而且嘴里还骂:“你个笨蛋,丢人现眼!”

等李所长反应过来自己打了局长一巴掌,已经晚了,陈锋彻底火了:“你是不是疯了,干工作是闹着玩么?”

李所长哭丧着脸说:“今天是邪了门儿了,局长,我可能是冲撞到什么了,咱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作为一个警察,还是个所长,你居然能说出这样话来,真让我失望!”陈锋气坏了,真想给这个李所长一脚。

毛日天说:“陈局长,我来给你讲讲事情经过吧,这个姓孙的开个超市,在我们酒厂赊了三万多块钱的酒,但是我的厂长找他还钱的时候不但不还赖账,还自己掀了桌子,砸了电脑,诬赖我的厂长给砸的,然后叫嚣派出所长和他有关系,就把我的厂长给送来了,我来要人也不放,这个孙老板说了,他妹子要送给你们的所长呢。”

要是陈锋一开始来毛日天就这么说,李所长和孙老板一定会据理力争的,但是这时候这俩人都被毛日天给玩弄蒙了,大脑都混乱了,一个劲儿说毛日天胡说,也说不出个道理来!

陈锋说:“都进屋里去,别在这儿丢人!”

进去以后,陈锋往那一坐,对李所长说:“咋回事儿,说吧!”

李所长有些语无伦次地说:“是他,那小子砸了超市,我过去就把他带回来了,孙老板也来了,但是我没让抓孙老板,我让抓杨大虎,不知道谁把孙老板拷上了。”回头吩咐警察:“把孙老板放了。”

孙老板一看毛日天把公安局长给搬来了,也不敢多说话,被打开手铐就老老实实站在了一边。

陈锋问李所长:“你亲眼看见这个姓杨的砸超市了?”

“没有,我们去的时候已经砸完了。”

“那你怎么就听这个老板一面之词就拘留人呀?调了监控了么?有证人证词么?”

“还没来得及弄那些,我怕人跑了,先拘留了再说!”

“一派胡言!”陈锋一拍桌子,吓得李所长一哆嗦。连毛日天都吓一跳,平时看着说话笑呵呵的局长在手下面前原来这么严厉。

李所长赶紧点头哈腰:“局长,我再重新查一查。重新查!”

杨大虎砸超市是事实,也不知道人家办公室里有没有监控,要是重新查弄不好还是得抓他。

毛日天过来打个圆场,说:“算了陈局长,我们出去吃饭吧,其实就是点小纠纷,我给说和一下得了。”回头对孙老板说:“你是不是还非得追究呀?”

孙老板看看陈锋,又看看李所长,李所长轻轻摇了一下头。

孙老板说:“那就算了,那显示器也值不几个钱,就算了。”

杨大虎为人直,又问道:“那酒厂的钱啥时候还?”

毛日天说:“大虎叔,这家欠的钱我来要,你不用你管了,把欠条给我就行了。”

事儿就这么平息了,大家一起出了派出所,毛日天回头看看送出来的李所长,说:“我看你印堂发暗,两眼无光,回家多烧几株香,以后一点亏心事儿也别干,就能躲过劫数。”

李所长苦笑一下,半信半疑。

陈锋也觉得不是滋味,感觉自己的手下有些丢人。

毛日天带着杨大虎和小贺,一起和陈锋吃了一顿饭,席间杨大虎又把被李所长抓来的事儿说了一遍,说警察去了就把自己拷上了,然后回到派出所,李所长和孙老板一起审问自己,写完笔录就让自己签字,自己不签字,那个所长就说:“你签字不签字都得拘留你,然后就和孙老板到外边聊天去了。”

陈锋说杨大虎:“这个小李是今年刚升上来的所长,经验不足。不过你也是脾气急躁,有礼的事儿也被你弄得没有理了,你这是遇上小李了,要是换一个经验老道的警察办你,只怕你就有苦说不出了。”

毛日天说:“大虎叔,你听见了吧,以后可千万要记着,冲动是魔鬼!”

杨大虎说:“那小子很嚣张的,一开始就说,我就不给你,爱咋咋地,你要是敢懂我一手指头,我就把你送进去!我没信。”

“这回信了吧?”毛日天笑道。

陈锋对毛日天说:“他欠你们的钱你打算怎么要,我劝你还是走法律途径,可别做傻事,触犯法律我也帮不了你!”

毛日天笑道:“知道,你不用担心,不会让你犯错误的,老百姓需要好警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