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1章 小白菜的手机/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老板蒙了,被刘大白呼拽的东倒西歪,对毛日天喊道:“你到底想咋地,快让你的人走吧,我给你钱还不行么?”

毛日天说:“只是给钱哪行呀,我费这么大力气,你不得给我损失费呀?不多,再加两千利息!”

孙老板摔了个跟头,一屁股坐在什么东西上,软乎乎的,回头一看,一只大老鼠都被他坐的肠子都冒出来了。孙老板差点恶心吐了。说:“行行行,啥都行!”

毛日天冲刘大白呼他们使了个眼色,这些人瞬间就消失了。

毛日天跟着孙老板来到超市办公室,孙老板彻底老实了,赶紧给毛日天转账,把欠的钱都还了不说,还额外给了两千劳务费,等于他自己花钱买了老鼠。

毛日天拍着孙老板肩膀说:“哥们儿,我姓毛的从来不欺负人,但是谁要是想要欺负我,那就是自讨苦吃,你可以报警说我敲诈你,也可以找社会人咱们约个地方斗一斗,随便你,我的手机号留给你,随时陪你玩!”

孙老板铁青着脸说:“不斗了,不斗了,我是生意人,不想拿自己的买卖闹着玩!”

“这就对了,”毛日天笑道,“咱们都是生意人,何必自找麻烦,很简单的欠债还钱,你非要弄得像逼债似的,有意思么?”

“……”孙老板低头不语了,斗败的公鸡一样。公的,人家有公安局长撑腰,私的,看他带着的那些人不用打就够吓人的了。

毛日天出来,开车回二赖子饭店,刘大白呼他们都在这儿等着呢,二赖子已经安排厨房做好了一桌子菜,大家在包房里开怀畅饮。

这些无赖们早就听二赖子说过毛日天的事迹,其中有两个当初约战吴纪的时候在土地庙那里还见过毛日天,领教过他的实力,所以酒席宴上一个劲儿地捧着毛日天唠。

毛日天整治了赖账鬼,心里也痛快,多喝了几杯,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在包房外边的一张桌那看见两个男人在抱着一个女人喝酒。

这女人毛日天认识,小白菜,是杨大虎的叔伯小姨子,当初毛日天到万山县来找李颖的时候,她在月姐的旅店做站街小姐来着。

这时候这两个男人一边一个,一会这个伸手掐她一把,一会那个捏她一下,下手都挺重,小白菜哎呀哎呀直叫唤。

那两个男人不带个好样,贼眉鼠眼的,一个劲儿给小白菜灌酒,小白菜这时候都有点多了,但是俩男人还是不依不饶,硬让她喝,摆明了是在耍戏她。

毛日天上了个厕所回来,一看一瓶子白酒已经被俩男人给小白菜灌进去了一大半了,小白菜一个劲儿推搡也推不开。

毛日天看不下去了,过去敲敲桌子:“二位,你们是想玩她还是想杀她呀?有你们这么灌酒的么?”

一个三角眼小子回头看看毛日天,问:“你谁呀,管你个鸡毛事儿?小姐就是让我们开心的,咋地?”

毛日天说:“不咋地,你爱咋玩咋玩,但是别祸害人行不?”

另一边一个绿豆眼小子一拍桌子站起来:“我草你个蛋的,这女人是你媳妇还是你妹呀,我们花钱了,她也乐意让我们祸害,你管的呢!”

毛日天问醉眼朦胧的小白菜:“你还愿意喝么?”

小白菜说:“不喝了,我喝不下去了,我想吐……”

“听见没有,人家不愿意喝了,再喝出人命了!”

“出人命关你屁事,你警察呀?”三角眼说到。

“警察也管不着,等她死了再管吧!”绿豆眼说。

毛日天说:“你说对了,我就管警察管不着的事儿。你俩,出来!”

毛日天不能在二赖子店里打人,想让这俩小子出来,收拾收拾他俩。

毛日天在前边走,这俩小子哪里能服气他一个人,起来每人拎了一个啤酒瓶子就跟着往出走。

这时候不知道谁告诉刘大白呼他们毛日天和人打起来了,只见包房门一开,呼啦一下七个人全出来了,二赖子叫都叫不住。杀声震天,三角眼和绿豆眼都没反应过来咋回事儿呢,就被撂倒在门口了。

别看二赖子找的这七个人都是不能打的,但是不等于自己这边人多的时候不能打,一个个如同下山猛虎一般,凳子椅子啤酒瓶子,大嘴巴子脚丫子加上脑瓜子,打得这俩小子片刻就悄无声息了。

就连毛日天都看傻了,问道:“这俩小子和你们有仇呀?”

刘大白呼说:“没有,不认识!”

“不认识打这么狠干嘛?”

“他敢和你嘚嗖,那还能饶了他们?”

毛日天苦笑道:“那也不用往死里打呀!”说完过来看看,这俩小子一个休克了,另一个抱着脑袋一动不敢动,浑身是血。

毛日天用脚踢踢那个抱着脑袋的三角眼,问:“能起来不?”

“我起不来了,别打了!”三角眼说。

“起不来接着打!”刘大白呼摔碎了一个啤酒瓶子,就要用瓶岔子扎他。

这小子吓得赶紧挣扎着往起爬:“能起来,能起来!”

赵大埋汰骂道:“草你妈,这么打你还敢起来,腿给你打断了!”

三角眼吓得又坐下了,问:“那我是起来还是不起来呀?”

“你起来。”毛日天说,回头告诉大家别打了,然后用手按住绿豆眼的后心,输入一些灵气,这小子就不是被踹的背过气去了,灵气一捋顺,马上缓过来了。

毛日天说:“你俩走吧,记着以后别欺负女人。那女人都沦落到万人骑了,你们还要踩两脚,是不是过分了?”

这俩小子也不吭声,相互搀扶着走了。

二赖子出来埋怨刘大白呼他们:“你们这帮犊子,是想让我饭店关了呀?要打扯出去打呀,在这儿打死了我不得吃官司了么?”

刘大白呼说:“一时没忍住,我见到打架手就痒痒!”

“卧草,那你咋不单挑向阳去呢?”

刘大白呼笑了:“那谁能打得过他呀,别说他手底下人多少,就他那股子不要命劲儿谁是他对手!”

毛日天问:“谁是向阳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