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5章 砸店/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正在犹豫要不要放这个嫖了李颖的男人走,这个纹身男忽然回手摸到一只瓶子,他抓在手里,在马路上一敲,瓶子碎了,他抓着半截瓶岔子就往毛日天小肚子上捅过来。

但是毛日天忽然没了,一回身,毛日天靠在他身后的墙上抽烟呢。

这小子回身又是一下子,瓶岔子直接捅在墙上了,手扎得全是血迹,毛日天又没了。

他再回身,毛日天就在他身后,把手里烟头按进了他的嘴里,然后左右开弓,一顿大嘴巴打得他晕头转向,靠在墙上双手抱着头,一个劲儿往出吐牙。带着哭腔喊:“别打了大哥,服了,服了。”最后腿一软跪地上了。

毛日天拎着他的头发扯起来,让他仰着脸看着自己,然后说到:“以后别再嫖宿,不许再碰任何小姐,听见了么?”

“听见了大哥,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就是小姐找我钱我都不干了!”这小子都吓坏了,也不知道自己找个小姐关毛日天什么事儿了。

“记住了,我以后再看见你祸害女人,老子就把你的蛋割下来!”说着,毛日天用脚轻轻踢了一下纹身男的小腹下边,吓的这小子“唰”的一声,就尿了裤子了。

毛日天放开这个纹身男,转身走了,路灯下留下了一个崩溃的男人在哭泣。

毛日天不想回月姐的旅店,回到了二赖子的饭店,这时候已经半夜了,二赖子正准备关门呢,见毛日天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回来了,奇怪地问:“小子,你不是去月姐那边了么?咋还回来了?没有相应的妞是不是?”

毛日天说:“二哥,你明早起早不?”

“不起呀,菜够了,肉和鱼他们给送过来。要说认识杨火以后真有好处,鱼我都不用看,他们谁也不敢糊弄我,秤上只多不少!”二赖子磨磨叽叽说着呢,毛日天都进去了,坐进了包房,说:“二哥,你要是不起早,咱俩就喝酒得了,一直喝到天亮!”

二赖子看出毛日天有心事,啥也不说,亲自下厨炒了两个菜,然后啤酒白酒一大堆拿上来:“兄弟,你说喝啥酒,二哥陪着你!”

毛日天和二赖子一起喝酒,就是因为心烦睡不着,但是不能和二赖子说因为啥,二赖子也是个明白事儿的人,心知男人这个样子,失魂落魄又不肯说啥事,多半是为了女人,所以也不多问,就陪着毛日天喝酒。

毛日天心疼李颖变成这个样子,就好像又失恋了一次一样。

几杯酒下肚,毛日天好些了,就开始和二赖子聊了起来,山南海北地聊,说起自己在蛇岛上的经历,吓得二赖子一个劲儿叮嘱:‘兄弟呀,咱们儿俩说话,哪说哪了,可不能当别人说你杀过那么多人呀!’

毛日天笑道:“没事儿,那都是在境外,和咱们国家法律没有关系。我在咱们国家境内杀人的事儿,我和你说过么?”

二赖子知道毛日天这是多了,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不过凭他多年的社会经验认为,毛日天说的百分之九十是真的!因为他看得出毛日天眼珠子里的杀气!

二赖子陪着毛日天又喝了一瓶半醉舔杯,已经就是凌晨了,二赖子顶多就喝了半瓶,毛日天自己喝了有一斤酒,加上先前和刘大白呼他们就没少喝,这时候毛日天真醉了,趴在桌子上就睡了。

二赖子把毛日天放倒在几张椅子拼成的简易床上,自己外衣脱下来给毛日天盖上,也回后屋睡觉去了,天亮还得做生意,也得迷瞪一会儿。

二赖子在后院刚躺下不一会儿,就听前边“叮咣”“哗啦”一阵阵巨响,二赖子爬起来就往前跑,外边的大门是卷帘子,几扇大窗户上的玻璃全都碎了,一地玻璃。

二赖子看看毛日天的包房,毛日天还在蒙头大睡,根本没听见砸窗户。

二赖子掀开铁帘子,出来一看,外边站了三十多人,各个手里拎着家伙。

这时候天刚蒙蒙亮,大路上都没有人,各家各户的店铺都关门了,这条街夜店比较多,到了白天都得关门一上午,基本这个点都在睡觉,街上就是这些来砸店的人。

二赖子一看前边有两个头上抱着纱布网的小子,就明白咋回事儿了,一个三角眼,一个绿豆眼,这俩小子寻仇来了。

二赖子往前一站,骂道:“你们他妈有病吧?让谁打了找谁去,你们砸我的店干嘛呀?”

三角眼骂道:“草你妈的,少装犊子,那些小子都和你在一起喝酒,你以为老子没看见呀,今天你要是不把打人的那几个交出来,就把你的店全砸了,以后你都别想再开了!”

二赖子怒道:“卧草,你他妈口气不小呀,知不知道我是谁?”

后边一个人阴阳怪气地说:“你不就是二赖子么,有姚老七在的时候,你还是个人物,姚七进去了,你就是个粑粑!”

二赖子定睛一看,这个人大背头铮明瓦亮,西装革履,背着手,就像一个村干部一样。

二赖子骂道:“我当是谁,你他妈不是向阳么?”

向阳冷笑着说:“就是老子,昨晚打人的是不是有刘大白呼,叫他出来,他他妈在我那忽悠了两万块钱到现在不敢见我面,还敢打我的外甥?”

二赖子心里叫苦,这个向阳是村霸进城,这几年风头正劲,他来找自己麻烦,还真的有点麻烦。

二赖子说:“刘大白呼早就走了,你要找自己找,砸我店算怎么回事儿?”

向阳迈着方步往前走了几步,掏出一只雪茄烟,旁边的小弟赶紧拿着响铜的打火机给点火“叮”的一声长响,雪茄冒出一股烟来。然后旁边的一个小弟拿过一把折叠椅子来,向阳坐在椅子上,二郎腿一翘,慢声拉语地说:“二赖子你这是不想开买卖了,我不找刘大白呼,我外甥在你店里挨打,我就找你,医药费加上精神损失费,你拿出二十万,要不然你的店就别想再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