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章 透视浴室/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见自己把杨咪哄乐了,算是去了一块心病,就说:“我还有点事儿,要找你老爸,你陪我去不?”

杨咪此时虽然暂时没有和毛日天重温旧梦的打算,但是毛日天毕竟是和别的朋友不通,和自己生生死死经历了几回了,每次都是奋不顾身的救自己命,也不能和他不成亲就成仇,说到:“好吧,我和剧组说一声,明天的戏份取消,定今晚机票,我老爸正好在京开会,我们直接飞过去见他!”

毛日天从京里回来,没回湖山村,又到了万山县,路上杨雪给他打电话,问道:“小毛,你这些天跑哪去了?”

“想我啦?”

“说正事儿!”

毛日天一听杨雪声音挺严厉,笑到:“你是老板我是老板?”

杨雪也笑了,声音变得柔和:“好的,毛老板,你这几天死到哪去了,家里的生意还要不要了,不要就送人吧!”

毛日天说:“我在办一件大事儿,你们都想不到有多大!”

“改朝换代呀?”杨雪问。

“差不多就那么一回儿事,等我今天再布置一下就回去了,到时候坐在家里等喜报了!”

毛日天通过杨雪老爸杨跃飞的关系,直接把检举信和收集的证据递交到了中纪委去了,在京城录了口供回来的,纪委的钦差都来了,直接在省里组织了一个调查组,让毛日天随时配合工作。

毛日天回到万山县,走在路上都感觉自己高大了不少,这时候陈锋给毛日天又打来了电话,说齐文超把姚七的事儿还真的当回事儿了,关照监狱方面已经给姚七定了立功的档案,过一段会减刑改判,不过要想直接释放姚七不太可能,但是可以给他弄个保外就医,到时候在省级医院开具伤残证明,就可以提前释放了。

毛日天听了很高兴,说:“好的,那我去告诉他的家属,让她准备保人,然后再走关系弄诊断就行了。”

毛日天乐颠颠到了月姐的旅店,高喊一声:“月姐,我回来了!”

“哗”的一盆水泼出来,要不是毛日天具有豹的速度,就变成落汤鸡了。

毛日天一看,小白菜端着盆出来了,对毛日天说到:“你说,那天晚上你对我做什么了?”

毛日天蒙逼了:“卧了个槽,我啥也没做呀?哪天晚上呀?”

“就我喝醉那天晚上!”

“我就把手机给你送回去了,然后就走了。”

“你怎么进去的?另外,进了我的屋会不怎么样就出来?你为啥把李颖的门给打漏了,是不是怎么样李颖了,要不然她不能不打招呼就走了!”

小白菜爆豆一样吵着,插着腰,要不是还有几分姿色,完全就是一个泼妇。不过现在的样子也就是一个有几分姿色的泼妇!

毛日天听她提到李颖,心里也不太痛快,说:“你的裤子掉了。”然后就往里走。

小白菜低头一看,自己的裤子果然掉到脚脖子了,不由吓了一跳,啥时候的事儿呀,谁把自己裤腰带解开了?虽然一天要解开几十次,腰带很松,也不至于自己掉下去呀!

她不知道毛日天不愿意和她多说,暂停了时间,把她裤子扒到了脚脖子,没把里边的一起扒下来已经是给她留面子了。

小白菜赶紧提裤子,系好以后,毛日天已经进去了。

月姐没在前台,毛日天穿过前楼,一直往后楼月姐的卧室那边走。

以前毛日天在后楼住过,知道月姐的卧室在哪,直接走过去,伸手敲了两下,没人应,但是明明里边有声音,毛日天用了一下透视眼,眼光穿过门板,扫描了一下屋里,月姐的房间不大,真的就是一间房,没有厨房,没有客厅,门里边就是她的卧室,和别的出租的房间格局差不多,只是大了一些,里边带一个玻璃隔断的洗浴室。

这时候屋里空荡荡的,洗浴室却亮着灯,磨砂玻璃上有影子,原来月姐在洗澡。

毛日天伸手按在门柄上,使用吸力拧开了门锁,直接走进去,坐在床头那里盯着磨砂玻璃看。

毛日天犹豫了一分钟,还是用了透视眼,看得透门板的透视眼,看透一层磨砂玻璃那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里边月姐正用淋浴冲澡呢,毛日天点点头,身材还是保持的不错!要不是肚皮上有一道横着的疤痕,是做过平刨腹产手术的痕迹,完全可以冒充大姑娘了!

这时候月姐洗完了,回身找浴巾,但是不小心把搭在一边的浴巾碰掉了,拿起来一看都湿了,就要拉开门出来。

毛日天赶紧说话:“月姐,我来了。”要不然月姐光着身子突然看见自己在屋里还不尖声大叫,那多尴尬!

月姐吓了一跳,问道:“谁?”

“小毛呀,不用害怕,我不进去!”

“你快出去!你怎么进来的?”月姐紧张地说,虽然隔着磨砂玻璃,她还是赶紧把手里的浴巾捂在了胸口。

毛日天说:“我有重要事儿和你说,你出来吧。”

月姐说:“那我没有衣服,浴巾湿了。”

“你身后架子上不是还有一块浴巾么!”毛日天随口说。

月结回头一看,果然有一块折叠着放在架子上,就拿过来围在身上,忽然惊觉,瞪大眼睛问:“你怎么知道这里有块浴巾?”吓得赶紧回身检查磨砂玻璃,看看有没有透明的地方。

毛日天笑道:“快出来吧,再不出来我就进去了!”

“哗啦”月姐拉开门出来,然后关上门,回身对着玻璃门看,就想看看在哪能看见里边的架子上。

看了半天也没看见,回头怒问:“你在哪偷看我了?”

毛日天说:“我有一件正经事和你谈,别老和我说不正经的。”

月姐的问题毛日天避而不答,月姐也不好抓着不放,一边问毛日天有什么事,一边还回头看浴室哪里会走光,直到毛日天提到了姚七,她才收了心问道:“你说什么?”

毛日天说:“你准备迎接你老公回来吧。”

月姐惊讶地瞪大眼睛问:“为什么这么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