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3章 闹洞房/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海老头和毛日天提要求,毛日天说:“你先回吧,明天开始我啥也不干,就给你张罗娶媳妇的事儿,行了吧?”

海老头点点头,回头看看毛日天的别墅,问:“你这还有空房间吗?”

“有呀,你想干嘛?”

“要不……我和海嫂结婚以后……也搬过来?”海老头试探地问。

“行,不过海嫂先在我屋睡几宿,然后你再来!”

“我就是问问,其实湖边也挺好,空气新鲜!”海老头说着,背着手走了。

第二天,毛日天正开始给海老头张罗婚事了,人家大贺小贺有家里人跟着张罗,海老头就得靠自己了。

和大贺小贺都订好了,三个新娘的车队一共六十六辆,不多也不少,差不多把牛头村的人都接过来了。婚礼喜宴就在莲花湖边的空场上,搭起了一平方公里的大棚子,离远一看就好像是行军大营一样。上灶的,改刀的,摘菜的,帮忙安排桌椅的,混吃混喝的,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到了婚礼这一天,差不多全村子的人都启动了,不仅仅是因为大贺小贺海老头三对一起结婚,最主要是毛日天张罗的,以他的名义向村里发的请帖,谁能不给面子,全屯子就俩人没来,一个是李颖,一个是杨明!

一大早,婚礼上的张罗事儿的就来了,那叫“头忙”,是王迷瞪担当,大事小情都是他张罗。他打发一些小年轻的开始迎着太阳贴对联、喜字,树、电线杆、石磨等都贴。在海老头布置的新房门上贴的上联是是:“金风过情夜”下篇配:“明月闹洞房”。

婚庆公司的人来了,开始安装拱门、音响等礼花,爆竹等物。

所有婚车于早六点统一由车队总管负责安排行车路线,装饰婚车结束时,摄像师、录像师、接亲队伍一大排,出发往牛头村接亲。

车队到达新娘家后,新娘家的两位大客需提前出来迎接新郎下车。新郎叫门给红包。新郎需冲关成功见到新娘为止。

见到新娘后新郎献鲜花给新娘,然后戴首饰、找鞋、吃水饺、偷筷子和盅子。在新娘家照全家福,婚礼主持人主持拜别父母仪式,最后父母给新娘吃扒饭。然后新郎新娘出门。新娘一定不要回头看,都是规矩。路上摄影师安排宽敞的大道变队形。

这一些流程在农村不愁没人懂,抱新娘上车的时候都有人指挥帮忙。

海老头抱着海嫂,这老小子力气是够了,但是个头不够,把海嫂抱起来,出门口时候海嫂屁股差点刮门槛子上,老丑子过来帮忙,结果踩在婚纱上,一家三口摔了个驴球马蛋!

大贺小贺在老黄家那边很顺利,都上车了就等着海老头,海老头后来背着海嫂,灰头土脸地爬上了婚车,大家这才一路欢歌往回去。

由于距离太近了,车队需要出去在大路上绕几圈,然后才回归正路,到了莲花湖畔。

鞭炮齐鸣,礼炮升空,新人手挽手踏上红地毯,彩炮释放,满天五颜六色的彩纸从天而降。到达婚礼台子以后,主持人主持拜天地仪式。

三对新人一起拜天地,在湖山村还是头一次,所有人都跑出来看热闹。虽然是三对,不过焦点都在海老头身上,老家伙丑态百出,逗得大家哄笑不止,老丑子看着都替他着急,喝个交杯酒都不会,老丑子急了,说:“你下来,我和我妈拜天地,你学着点!”逗得下边坐着的毛日天笑得肚子都抽筋了。

仪式主持结束后,新人就入洞房坐帐、梳头、吃过街面,然后安排全家照全家福。

酒席开始,婚礼现场乱成了一锅粥了,几乎上千人吃饭喝酒吹牛逼,距离远了就好像成陀的苍蝇蜜蜂在你耳边转一样“嗡嗡嗡”听不出个数,离得近了,让大家吵得头晕耳鸣,还是听不出个数来。

酒席一直吃到下午太阳落,喝倒下无数的酒桌英雄。

王迷瞪还好,算是有正事的人,居然没有喝多,坚持到最后指挥人把残局收拾了,没醉的把喝蒙逼的送回去。

剩下的就是一些年轻人闹洞房了,大贺小贺的婚房人家家里早就给准备好了,都在村里,人家都回去了,海老头的洞房只剩下猪场的一大帮员工了,这些人都和他熟悉,把海老头折腾的和个王八一样,不对,应该说折腾的差点原形毕露。

狗剩子也跟着闹洞房,差一点没把海老头裤子都扒下来。

毛日天也是这些人中的主流力量,一个劲儿出难题。一开始呆小萌和柳小婵也在其中跟着起哄,后来在人堆里总是被人掐一把摸一把的,有她俩在都不往新娘跟前去了,呆小萌实在呆不下去了,扯着柳小婵回家了。

这俩女孩一走,毛日天更来劲儿,刚才在呆小萌和柳小婵跟前还要保持一点绅士风度,现在妥了,剩下的都是男爷们了,让王迷瞪把老丑子带他家睡去了,大家堵住窗户门,都害怕海老头一着急跑了,跳进莲花湖谁也抓不回来他。

毛日天要求海老头和海嫂表演一个造小孩,十几个人一起起哄,说他要是不表演,大伙就轮班跟海嫂表演,吓得海嫂脸都白了。

狗剩子偷偷告诉她:“别怕,这些人嘴缺德,不会动真格的!”

海嫂点头,推开了狗剩子搂着自己腰的手。

海老头被大伙逼着和海嫂进了被窝,虽然都穿着衣服,把海嫂也羞了个够呛,心说我和老丑子爹结婚的时候也没有这么闹的,湖山村这边的人太闹腾了!

海老头趴在海嫂身上回头对毛日天说:“小毛,你等着,我就看你结婚不?你结婚那天别怪我这个大伯子不是人!”

毛日天说:“好呀,既然你说这话了,我今天更不能饶你了,现在你的真的和海嫂造人,要不然我就进被窝里去啦!”

海嫂一听,连忙求饶,说:“小毛呀,你别吓唬嫂子了,一会儿我心脏病都发了!”

狗剩子说:“那也不要紧,我们有神医呢!”

大家正闹得没完没了呢,忽然外边有人大声呼喊:“快来看呀,狗死啦!”

“草,狗死了吼什么,又不是狗剩子死了!”海老头说完被狗剩子踹了一脚。

毛日天他们冲出去一看,大贺在这里养的一条土狗死在血泊中,身体还在抽动,脑袋却不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