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章 畜生杨明/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杨二虎说笑几句,毛日天走出来,忽然想起今天咋没看见杨大虎和杨雪呢,昨天说好了的要一起来的。

毛日天打了杨大虎电话,关机,再打杨雪的电话,没人接。

毛日天奇了怪了,开着车就往村里去,到了杨家门口,大门紧闭,他敲了几下,没人应,就从墙头跳了进去,赶紧去,小莲慌慌张张地出来了,一见是毛日天,说啥也不让他往里走,越是这样,毛日天就越感到奇怪,一扒拉小莲就进去了。

前屋没有人,他就往后院走,小莲追上来扯住毛日天说:“你别进去了,这是老杨家的家事!”

毛日天把小莲拎起来扔进西屋:“呆着,再敢拉扯我把你扔水缸里!”

毛日天说完出了后门,直奔后院杨雪的房间。

还没到门口,就听见杨大虎暴跳如雷的叫声:“我没你这个儿子,你给我滚出去!”

杨明的声音:“爸爸,我错了!”

杨大虎几乎是哭腔:“你认错就算了么?我怎么会生你这么个儿子!”

毛日天开门就进去了,一见杨明在地上跪着了,杨雪在炕上坐着哭,杨大虎手里拿着擀面杖,插着腰正吼呢,一边教训,一边用擀面杖往杨明后背上打,打得“乒乓”山响,杨明就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毛日天说:“大虎叔,这是咋地啦?”

杨大虎一见毛日天进来了,住口不骂了,手里擀面杖一扔,指着杨明说:“你还不滚!”

杨明爬起来就跑了,杨大虎气呼呼地出去了,都没搭理毛日天,这是从打他当了酒厂厂长之后从来没有过的事儿呀。

屋里就剩下杨雪坐在炕上流眼泪,毛日天一看不对头呀,依着杨雪的性子,那是留血不流泪的小痞女呀,咋还哭成这样了呢?

毛日天坐在炕沿上,问道:“火龙果,咋地了?”

杨雪克制一下自己的情绪,说:“你走吧,我家的事儿,用不着你管。”

毛日天知道杨雪的性子,要是她不想说的话,睡也问不出来。

毛日天用手指顶着太阳穴,看了一眼杨雪的额头,此时杨雪低垂眼帘,根本没看他在干什么,毛日天的大脑接受到了一条信息,杨明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是他亲姐姐呀!

毛日天一惊,凝聚一下精神,接着往下再看,杨雪脑海还有信息“小毛快走吧,这种事儿我怎么和你说。”“怎么还不想走了?”“他干什么呢?”

毛日天一看杨雪抬头了,赶紧放下手指,说:“杨明是不是干了什么不要脸的事儿了?”

“别问了。”

“是不是对你无礼了?”

“我都说别问了!”杨雪火了!

毛日天一看,赶紧站起来说:“一会儿上班去吧,到酒厂就不想烦心事儿了。”毛日天也不知道该说啥好,就这么安慰一句,然后就出来了。

到了前屋,就小莲自己在这屋呢,杨大虎和杨明都走了。

毛日天说:“小莲,他们爷俩咋地了?是不是杨明干啥不是人的事儿了?”

小莲还生那天毛日天让自己学驴叫不给钱的事儿呢,说:“那么三八干嘛,这事儿是老杨家的事儿,和你有关系么?”

毛日天说到:“好呀,你们老杨家的事儿,回头我和大虎叔说说你跟杨明之间的事儿!”

“我俩有啥事儿,你有啥证据?杨明早就不怎么回来了。”小莲说这话,脸上带着几分不满。

毛日天说:“那回来这趟你俩有没有重温旧梦呀?”

“我呸,你说话要留神,要不然我可告你诽谤!”

毛日天用手指顶着脑袋看这小莲,说:“今早上发生什么事儿了?”

小莲说:“老杨家的人都不告诉你,你问我就会说呀,白痴!”

她嘴上不说,但是经毛日天一问,她就不由自主想了一下今早发生的事儿,脑海中出现一幅图画,杨雪光着膀子跑过来敲门:“爸,快救救我,杨明疯了!”紧接着,出现杨明在杨雪房间只穿了个小裤头的镜头。

果然是这样!毛日天气得牙关紧咬,骂道“杨明你个畜生!”回头就往外跑,去追杨明。

小莲还纳闷了“我也没说啥呀,咋还他气成这样了?”

毛日天出去大道上没人,记得刚才杨明的车在院里了,这功夫不见了,毛日天上车就要追。

这个时候杨雪跑出来了,问道:“小毛你干啥去?”

毛日天也不说话,打着火就要走,还没启动的瞬间,杨雪拉开车门跳了进来。

毛日天也不说话,开车就往村外的道路走。

杨雪说:“小毛,我家的事儿你能不能不掺糊?”

毛日天说:“我今天就要为民除害!”

杨雪说:“你胡说什么呀,小莲姨和你说啦?”

毛日天说:“是呀,她都说了,你不说还不行别人说了!”

杨雪说:“就知道她嘴快!”

毛日天的车开的飞起来一样,出了村子不远就看见杨明的车在前边了。

杨雪说:“小毛你停车,我有话和你说。”

毛日天说:“你等我把杨明老二薅下来然后再和你说!”

杨雪一听更害怕了,伸手就把车门打开了,说:“小毛你要是不停车我就跳下去!”

毛日天知道杨雪急了啥事儿都能干出来,现在一百多迈的速度,她跳下去不死也重伤,就赶紧减速了,眼看着杨明的车越来越小了。

杨雪说:“你找个没人地方,我和你聊聊。”

毛日天没办法,把车下了辅路,在一个小树林中把车停了。

杨雪说:“既然你知道咋回事儿,我就和你详细说说吧,要不然你还会瞎想。”

毛日天点燃一支烟,说:“说吧!”

杨雪在他烟盒里撤了一只烟出来点燃,深吸了一口,说:“是这样的,这段时间杨明很少回来,偶尔回来一次也是吃完饭就走,说是单位很忙。我看得出来他脸色很不好,就劝他多休息。

昨天晚上他又回来了,吃完饭以后要走,我拉住他,细看看他样子,竟然和以前有很大的变化,就好像一个痨病鬼一样。我就留他在家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