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8章 野餐/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雪站在大石头上等着杨明,杨明从山路上下来,走得很慢,就好像是闲庭信步一样往过走,杨雪耐着性子等着他,也不催他,这要是放在以前,杨雪早就骂他“小犊子快点走”了。

杨明走到大石头跟前,冲着杨雪一笑,说不出的诡异,这种表情杨雪从来没有见过,感到弟弟这张脸既熟悉又陌生。

杨明说:“你是不是想我了?”

杨雪忍着脾气,说:“杨明,你把老爸都气坏了,我都不敢让你回家了。”

杨明又说:“你是不是想我了?”

杨雪叹口气,说:“你别胡说,我问你,我让你去医院看看,你去了没有?”

杨明跳上大石头,问道:“你是不是想我了,要不然给我打电话约我干嘛?”说着,眼睛往四周扫了一下,“没把老爸领来吧?”

杨雪生气道:“你把老爸都气坏了,他都说不认你这个儿子了,昨晚喝了半宿的闷酒,我早上出来的时候还没醒呢!”

杨明说:“那不也是怪你么,我稀罕你一下,你一惊一乍跑什么?还把老爸叫过来了,咋这么不通情理呢!”

“是我不通情理,还是你不懂人伦?我是你亲姐姐,你居然打我主意?你和小莲姨瞎搞也就算了,还想把我也拉下水么?”杨雪说着说着有些激动了,也顾不得毛日天在树后边偷听了,训斥上了杨明。

杨明从小就对杨雪敬若神明,杨雪说话他从来都不顶撞,要不然毛日天也不能一骂“草你姐”他就发疯,这一次居然这么冒犯杨雪,杨雪自然是受不了,而且看他现在恬不知耻的样子,更加生气了。

杨明说:“姐,其实我从小就喜欢你,只不过你脾气不好,我不敢表达而已,现在我大了,我有能力保护你了,你要是同意,我们就做两口子,别告诉老爸不就得了?”

杨雪都发抖了:“杨明,还是你么?我面前站的真的是我的弟弟?”

“当然是我,我现在已经比以前更加强壮了,我的师父是东瀛第一法师,他说了,他不但会把本事全都教给我,还会为我易筋洗髓,让我脱胎换骨……”

“脱胎换骨?就把你祸害成这一个样子?你每天不照镜子么?”

杨明说:“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的本事越来越大了,要不是师父阻止我,不让我惹是生非,我早就找毛日天报仇去了!”

杨雪说:“杨明,你和毛日天那点小恩怨不要把外人牵扯进来,日本人心怀鬼胎,不可能让你平白得到好处,你还是醒醒吧!”

杨明说:“你不相信我么?我让你看看我的力气。”说着,他一把抱住杨雪,丢上半空,吓得杨雪大声惊叫。

毛日天本来要冲出去,但是杨明说让杨雪试试他的力气,应该不是要伤害杨雪,他就忍住没动。

杨明接住了落下来的杨雪,放在地上,笑到:“怎么样,是不是很神武?”

杨雪赶紧整理一下凌乱的衣服,抬手就要打杨明耳光,但是杨明的手快到非常,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但是随即又松开了,笑到:“你喜欢打我就打吧。”

杨雪狠狠抽了他一个耳光,杨明笑嘻嘻地说:“再打几下,用力打,不然我感受不到姐姐紧张我!”

杨雪都快气哭了,说:“你别再气我了,我帮你找医生,给你看看病好么,杨明我求你了,你不要这样好么?我就你一个弟弟,不想你有事。”

杨明笑道:“我会有什么事,我都已经这么强壮了,越来越好了,怎么非说我有病?你要不是我的亲人,这么说我我会翻脸的!”

杨雪镇定一下,说:“好了,我不劝你了,我心情不好,你陪我喝酒好么?我带了酒菜!”说着,把一边的兜子拿出来,那里边用方便袋装了几样下酒的小菜,还有两瓶醉舔杯。

依照杨明平时的酒量,最多半瓶醉舔杯,他就找不着北了,今天杨雪带了两瓶,认为有备无患,一定要把杨明放倒在这里。

杨明乐了:“好呀,姐姐陪我喝酒,这得是多大的面子呀,我今天不醉不归!”

这两人把塑料布铺开,几样小菜摆开,一次性纸杯一人一个,杨雪端杯说:“来,我们先干一个,为了我们的姐弟之情常存!”

杨明笑嘻嘻地喝了一杯,说:“好的,为了我和姐姐能长相厮守,永不分离!”

毛日天在暗处看着他的那一副下贱相,再想起那天在莲花湖看见他趴在李颖身上的得意样子,不由想现在就过去暴揍他一顿!

杨雪又倒了一杯酒,说:“为了你的身体早日康复,干杯!”

杨明没举杯,说:“这算什么,我又没有病,你就不能说点我爱听么,要不这酒我喝不进去!”

杨雪说:“好吧,为了你步步高升,高官厚禄,干杯!”

杨明说:“这句话要是放在以前我刚上班的时候说,我或许很感动,现在就算是给我个所长,局长来当,也打动不了我的心了。”

杨雪现在已经和杨明没啥说的了,唯一想法就是要把他灌醉了,然后让毛日天看看他到底得了什么怪病,变化这么大!于是顺着他说:“对,咱们不当官,祝你天下无敌!”

“好,这句我爱听,来干杯!”

一瓶酒没多大一会儿就进去了,但是杨明没有一点醉意,杨雪心说,这个臭小子以前半瓶酒早就大舌头了,今天咋这么厉害?

没办法,再来第二瓶。

杨雪就挑着杨明爱听的话说,杨明坐过来,把手按在杨雪大腿上,杨雪为了他多喝酒,也没动弹,就让他摸着,又和他连喝了几杯。

两瓶酒都没了,杨雪有点傻,杨明没怎么样,脸都没红!以前一瓶啤酒脸就红的杨明,现在的脸色依然苍白。

毛日天在树后看着也纳闷,从小都是一块长起来的,杨明的酒量他知道,咋今天这么能喝了?

喝完了两瓶酒,杨明兴致还没尽,说:“姐姐,我们俩从来没出来野餐过,这还是第一次,你的酒带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