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5章 再上澳门/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小婵问伊琳娜什么东西很大,伊琳娜微笑不语,上了飞机驾驶员位置。毛日天一巴掌打在她后背上,说:“你的屁股很大!”

柳小婵摸摸自己,摇头说:“胡说,我的还没有呆小萌的大呢!”

送走了威尔士教授,毛日天每天就如临大敌一样,把围墙四角总等着哪天忽然老鬼子带着人马忽然杀上来寻仇。要不然在新闻里看见小日本又发兵来侵了,那样自己就可以大开杀戒了!

可惜,一直等了好几天,除了狗剩子和海老头偶尔来敲门,每天都很平静地度过!

老鬼子不来,日子还得过,郑强来过几回和毛日天商量扩大企业的事儿了,说要是发展旅游业,他有个同学是行家,可以帮着策划。

毛日天和郑强,狗剩子还有兰馨菱大贺开了个小会,鉴于杨大虎和杨雪最近挺闹心,也没找他们爷俩,就商量把莲花湖这一代变成旅游区的事儿。

算了一算成本,至少要有一个亿左右,能达到标准,毛日天把流动资金算了一下,顶多三千多万能拿出来建设旅游区的。

狗剩子嘿嘿一笑:“差这么多你还建设啥了,我以为把我的钱入个股能够呢,现在来看就算是全村人都来投股也白扯了!”

毛日天说:“那倒不用愁,本钱不是问题,不过得给我几天时间。”

兰馨菱笑到:“毛总,几千万不是小数目,几天的时间你到哪去找,除非你能贷下款来。”

“不贷款,我这人不习惯借钱。”毛日天说,“你们回去吧,等我的消息,该怎么运作就怎么运作,过一段我肯定能把资金弄到位。”

大家走了毛日天就犯合计了,凭借自己的本事,来钱最快的路数除了抢劫那就是赌博了。抢劫肯定不行,赌博在本地也不行,不行就为了湖山村父老乡亲,再闯一次澳门!

但是去赌钱的时候老鬼子会不会回来呀?毛日天想到这儿给陈锋打了个电话,问问这段时间有没有杨明的消息,警察失踪,这个案子早就交给市刑警队了,结果陈峰说了,毛消息没有,已经组织武警进山两次了,一点讯息都没有,也不可能去到原始森林中去找。

既然老鬼子跑的无影无踪了,或许死在山里了,又或许偷渡回国了,这老小子来回也没有海关记录,肯定都是偷渡走的。

毛日天决定这几天跑一趟澳门,去弄足够的钱回来。

不过呆小萌和柳小婵怎么办还是个难题,赌钱这件事儿呆小萌是行家,但是自己尽量不要让她参与,毕竟不是正途,这丫头要是上了瘾,动不动就往澳门跑可是让人受不了。

柳小婵最好也别带,那是个惹祸精,打架带她还可以,赌钱弄不好变成抢劫了。别说柳小婵,就连吞龙斩也不能带着,自己赤手空拳,凭本事赢钱,这次拿回钱来,再以后也不进赌场了。所以这次最好是连陶三姐也不要联系,避免一切不比你要的麻烦!

正犯愁怎么骗柳小婵和呆小萌不跟着自己呢,这一天,又有人敲门,院子里养的两条狼狗大黑和二黑一起叫了起来。毛日天打开监控看了一下,来的竟然是美女小老师云娟,好几天不见,忽然来访,不是为了啥事儿。

毛日天赶紧起来在洗手间照着镜子梳梳头,然后出去迎接。

把云娟领进来坐在沙发上,云娟左右打量,不住夸毛日天的房子好大,这要是在云海市里的话,估计得值上亿了。

毛日天端上水果,云娟这才说来意。

云娟说自己是校长派来的,学校现在缺一个体能老师,相请毛日天过去兼职一下。

毛日天一听笑了。自己哪有那个耐心教孩子上体育课呀,正巧这时候柳小婵下来了,奔着水果盘子就来了,毛日天说:“你别光知道吃,做点有意义的事儿行不行?”

“啥事能比吃还有意义?”柳小婵问。

“去学校,做一段体能老师,教学生上体育课,把孩子们的体能搞上去!”

“供吃么?”

云娟笑道:“学校有食堂,老师供吃的。”

毛日天说:“你要是去的话我每天再补助你五十块钱伙食费。”

这时候呆小萌也下来了,问道:“什么工作这么好,用我么?”

毛日天一看就乐了:“你要是愿意去也行,给孩子们上个育乐课啥的,教教他们变魔术,但是千万不能教赌钱!”

呆小萌这段时间正憋得慌,一听毛日天让她到学校和柳小婵一起教孩子,倒是个新奇事儿,以前全当学生听老师呵斥了,这回也能当一次老师过把瘾,当时就同意了。柳小婵一般没啥意见,见呆小萌同意了,她就也点头了。

毛日天说:“那你们明天就去上班吧,晚上回来住就行,家里也别空着。我这两天要出一趟门,不能在家!”

柳小婵一听就活心了:“你去哪,我不当老师了,我跟你去!”

毛日天说:“我要去跑跑猪饲料的事,很无聊的,你还是在家当老师吧,回来的时候最好把你的学生都教的飞檐走壁的,到时候我请你吃大餐!”

毛日天好说歹说,把柳小婵和呆小萌留在家里了,然后自己准备行装,安排好了行程。

他准备坐公交车到了万山市,然后坐火车先去三山市那边看看八叔,听呆小萌说上回八叔吃了点苦,准备去看看他,然后从三山市飞澳门。

他到了万山市下车,在饭店吃了一口饭,然后就要去火车站,但是在火车站却遇上个熟人。

一个大姑娘背着背包从他眼前走过,毛日天觉得眼熟,忽然想起来了,这不是公安局副局长的女儿刁玉么?上次在三山市的时候,自己还救过她,而且和她在日本料理还尽情地风流了一次呢,好久不见,这丫头更丰满了!

刁玉用余光感觉到有人看她,回头一看,顿时惊喜地叫到:“是你?马大哥!”

上回毛日天是逃犯,不敢用自己的名字,和她认识时候随口说自己姓马,没想到她还记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