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章 穿墙术/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停车,和米娜一左一右走了过去,那个渔夫打扮的人冲两人招了招手,然后回身就走,往船舱里边走去。

两人顺着木架子上了船的甲板,刚一上去,穿就一动,朝海里开去。

毛日天加快脚步,记不到了驾驶舱,只见那个渔夫看都不看他俩一眼,只顾着开船。

毛日天伸手一拉他,说道:“停下!”

渔夫说:“你八叔在船舱里,还不去救他!”

毛日天哪能听他指使,手一用力,把他拎了起来,问米娜:“会开船么,开回去!”

渔夫冷冷地说:“船一掉头,你八叔他们马上就没命了!”

毛日天一听倒不敢和他对着干,拎着渔夫衣领就走,船被定位自动驾驶,依旧向前行,毛日天也顾不得这么多了,等找到八叔再说!

到了舱口,渔夫说:“把你们手机拿出来,不然见不到你八叔。”

毛日天怒道:“你落在老子手里,还想逞强,想自讨苦吃么?”

渔夫冷笑道:“白狼就在仓里,在门上有一根导线,只要你一转动门把手,里边连在你八叔身上的炸弹就会爆炸,你自己看着办!”

毛日天按住渔夫在墙上,然后用透视眼穿过铁门往里看,虽然铁门很厚,看过去费力,不过还是可以看见里边的情况,只见八叔和香秀背靠着背坐在椅子上,身身上果然帮着炸药,他们身边坐着一个拿刀的人,真的就是那个生了白化病的白狼,只见他浑身破破烂烂,浑身是血,手臂上骨头的支出了皮肤,显然在山上跳下去,摔得体无完肤,不过毛日天就是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不怕痛!

再看炸弹上连出一个绳子,拴在门把手上,只要一转动把手,恐怕就会引发炸药。

毛日天让米娜掏出手机递给渔夫。

渔夫看了一眼,然后把手机扔进大海,回头冲着毛日天又伸出手:“你的手机!”

毛日天只好把自己的手机也递给他,渔夫看也不看,又把手机扔进大海,然后冲着里边喊了一声:“老大,手机已经销毁了!”然后就走向前边驾驶舱。

毛日天盯着里边的白狼,等着他用刀子割断拴在门上的绳子,可是那个白狼一动不动,就是坐在那里不动。

毛日天感觉不对,说:“不行,还得控制那个渔夫。”

两人急速向前,只见渔夫用大锤把驾驶舱的里的设备都砸了个稀巴烂,渔船还是一味向前开着,但是已经没有设备可以控制它了。

毛日天叫到:“你干什么?”

渔夫把手里大锤飞出来,毛日天闪身躲过,只见渔夫纵身一跳,就跳进了大海。

毛日天晚了一步没抓到他的脚,控制时间也来不及了,眼看着他已经进了水中。米娜看看浩瀚的大海,这时候已经看不见岸边了,疑惑地问:“这渔夫从这里跳下去,岂不是自杀?”

毛日天心里发毛,说:“快回去想办法救八叔,白狼已经摔成那样,说不定是一具尸体。”

米娜没有看见船舱里边的情况,不太明白毛日天说什么,见他匆匆往回跑,就跟在后边。

毛日天回到船舱门口,再用透视眼看看,里边的人姿势都没有改变。如果自己要是拧动门插,自然会把拉的笔直的引线牵动,到时候炸药引爆,不但八叔和香秀没命,就连自己站在门外估计也不能幸免。

毛日天趴在门上,朝里边召唤:“八叔,八叔!”这要是能穿墙而过就好了!

意念动时,忽然感觉自己身子竟然吸附在铁门上,他忽然想到了在仙人观水井中看到的五毒教秘籍中,记有穿墙术的密语,当即就在心中默念,念了一遍,手就已经按进了铁门,再念一边,毛日天的手已经完全穿过了铁门,再用力,身子居然穿越了铁门,毛日天欢呼一声:“我的天,我居然会穿墙术了!”

八叔抬起头来看见毛日天,也很高兴,但是随即皱眉说:“你光着屁股干啥?”

毛日天低头一看,自己穿越铁门,但是衣服同时也烂了,留在了门外!

毛日天连忙扯了一条毯子系在腰间,香秀只看他一眼,就赶紧闭眼了。

毛日天对着坐在一边的白狼就是一脚,骂道:“你妈的,装什么死,起来!”

白狼的身子一歪,就躺在地上,毛日天过去一探气息,早已经气断身亡了。

八叔还纳闷呢:“咋回事儿,这小子进来的时候虽然走路歪歪斜斜,不过好像很有精神头呀,在这儿坐一会儿咋还死了?”

毛日天用透视眼一看,白狼浑身骨头都碎了,居然还能走着进来,不由很是惊奇,不过现在不是好奇的时候,回头看看八叔和香秀身上绑着的炸弹,已经和衣服都黏在一起了,炸弹上的引线连在门把上,只要转动门把就会引爆。

毛日天小心翼翼把引线剪断了,然后打开门,米娜这时候还在门外发呆呢,手里拿着毛日天掉在到外边的衣服,惊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毛日天说:“先不要讨论这个问题了,我八叔身上的炸弹你先帮忙卸下来吧,你不是特工么?是不是会拆弹?”

米娜过来查看炸弹,八叔说:“别看我的,先帮香秀拆了吧。”

米娜又看香秀的,炸弹并不复杂,只是用铁丝胶粘在衣服上了,米娜用刀把香秀的衣服割开,连同炸弹一起拎着到了船舷,一起扔进大海里。

八叔一看,直接把衣服脱了,连同炸弹扔了进去。

虽然暂时脱险了,但是船还在自己往前跑,不受任何控制,米娜赶紧到前边修理驾驶杆和仪表。八叔和毛日天说了自己被抓的过程,他和香秀一出村子就被一个白化病的人给抓住了,送到了这个船上,由一个渔夫打扮的人看守着,后来过了一段时间,白化病回来了,走路悠悠荡荡,好像没骨头一样,脸上全都是血污,回来以后让渔夫把他俩身上绑好炸弹,然后白化病把引线连接到门上,自己坐在那里就不动了。

米娜在驾驶舱修了半天,依旧不能修好已经被毁掉的机器。

这时候,海面上来了一艘大船,米娜看过去的时候,不由大吃一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