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6章 镇鬼符/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一看小雅的眼神就知道她已经被鬼控制了,刚要把镇鬼符贴过去,小娅忽然跳跃起来,身子贴上屋顶,这让毛日天想到了蜘蛛精朱老太太。

只见苏小娅趴在天棚上,仰头看下来,脖子扭曲的程度令人害怕,生怕她的头会随时掉下来。

毛日天说:“朋友,我们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跟着我们?你到底是谁?”

苏小娅咧嘴一笑,发出的声音很恐怖,就好像是趴在井口说话传出来的回音一样:“你和米娜都必须要死,这是天意!”

毛日天浑身一机灵,怒道:“你他妈的是白狼对吧?想不到你原来是一只鬼!”

这一下毛日天本来心中无法解释的疑团都解开了,为什么白化病掉下悬崖摔得浑身筋断骨折还能回到船上,为什么渔夫会在大海中间跳海,为什么那个海上漂浮的女人伤成那样了还不死,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不过是被鬼控制的躯壳而已,他们的肉身损坏了,白狼就去寻找下一个可以寄居的躯体,所以他们不知道疼,也不知道危险,因为一旦被这个厉鬼控制了,他们就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想到这是又惊又怒,生怕白狼会伤害苏小娅,就说:“好吧,你要杀我和米娜只管来杀,不要祸害这个女孩子!”

白狼喋喋怪笑:“你当我是傻子么?你手里是什么,不是镇鬼符么?你把它撕了,我来杀你,要不然我一松手,这个女孩马上摔死!”

毛日天气愤难当,暗自念了一声时间停止,飞身跳起来,手里的镇鬼符就往苏小娅的额头贴过去,然后落下来等着接住苏小娅。苏小娅额头中了镇鬼符,手脚一软就落下来,但是黑光一闪,一道黑影子飞了出去。

毛日天知道是白狼跑了,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镇鬼符不是那么好使,但是没时间去追白狼,先看苏小娅,只见她嘴唇发白,浑身发抖,是被阴气伤了。毛日天赶紧用手按住苏小娅手心,输入灵气,替她驱散了阴气。

苏小娅睁开眼,虚弱地说道:“师父,我好累呀。”

毛日天说:“不要紧,有我在不会让谁欺负你的。”

毛日天抱起苏小娅,跑出船舱,只见驾驶舱外边的黑气越发的加重了,暗叫不好,赶紧冲了过去,隔着窗户只见米娜和八叔他们五个人手拉走坐在一起,八叔和香秀闭着眼不睁开,米娜比较镇定,小黑和阚村长却瞪大眼睛看着窗外,一脸的惊恐。

毛日天顺着阚村长的眼睛看过去,只见窗户外边一团黑气露着两只火红的眼珠,在上下浮动,找寻缝隙进去,刚一碰窗户,窗户上贴的镇鬼符就冒出金光,黑气中发出一声惨叫,红眼珠就退后几步。

为什么刚才的镇鬼符贴在他头上他都能逃脱,现在一碰窗子就像被电到一样?毛日天再看看手里的额这张镇鬼符,想起来这一张和刚才贴在苏小娅头上的那一张,都是用八叔的血写的,而贴在窗户上的和门上的,都是用小黑的血写出来的,两者差距这么大,一定是八叔说谎了,他根本就不是童男!

毛日天拿着八叔血写的那张镇鬼符,大吼一声,又朝着那团黑气扑了过去,那团黑气显然是害怕毛日天,忽的一下就散开了,在门口凝聚,又奔着站在门口的苏小娅去了。

毛日天本身就是假意攻击,一见黑气有奔这苏小娅来了,他叫了一声“时间停止”然后到退回来,掀起门上贴着的那张镇鬼符,朝着黑气中央贴了过去。

只见火光一闪,镇鬼符“蓬”地一声爆开,一声凄厉的嘶吼,接着,那团黑气就散开了,甲板上的黑气散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一些雾气昭昭,这是海面上自然产生的。

毛日天四外巡视一下,断定白狼即便没有被打散灵魂,也已经被打伤了。

毛日天开门进屋,这几个人都站起来问到:“怎么样?”

毛日天问米娜:“白狼是一个鬼魂?你见过真正的白狼么?”

米娜摇头说:“没有见过,我只是听说过白狼是摩根手下的第一杀手,行踪神出鬼没,没人知道他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执行任务从来没有失手过。”

“就是因为他是鬼魂,他每次上不同人的身,所以外界对他的相貌传言不一!毛日天更加肯定地说。

米娜惊叹不已,但是刚才他们都亲眼看见窗外的厉鬼嘶吼,也不由得不相信毛日天的话。而此刻毛日天真是庆幸自己曾经跟九煞学习了画符打鬼的本事,要不然这一次遇上厉鬼,自己在劫难逃不说,还得连累八叔苏小娅他们这些人跟着陪葬了。

想到这,毛日天把八叔拉到一边,问道:“你和我说实话,你是童男么?”

八叔脸上一囧,问:“问这么详细干嘛?”

毛日天假意怒道:“你差点害死我你知道么,用你的血画的符咒没起作用你知道么?”

八叔说:“那谁让你当着香秀的面问了?我敢说我不是童男么,我又没有结婚!”

“那你和谁来过真格的?”毛日天问道,很想知道胖乎乎的八叔把童真给了谁。

八叔扭捏了半天说到:“我不就是前几年和村里赵二寡妇睡了几次么!后来她越来要的钱越多,我感觉不值,就不再搭理她了。”

这时候香秀走过来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八叔赶紧对着毛日天挤眉弄眼的,害怕他说出实话来。

毛日天笑着说:“我再教给八叔画辟邪的符咒,免得以后再遇上脏东西处理不了!”

香秀说:“你八叔胆子那么小,一见到有鬼早就酥骨了,还能抓得了鬼?”

毛日天说:“刚才这个白狼属于有一定道行的厉鬼,要是普通的鬼,你有镇鬼符在身,他都不敢靠近你。所谓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

阚村长一听,也过来讨教,也想弄一张回去辟邪。

到了午后,海面上大雾开了,渔船全速前进,前边有一座港湾,已经肉眼能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