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5章 见总统/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带着米娜到了总统府大门口,门口的侍卫端着枪站得笔直,目不斜视。

毛日天让米娜闭上眼睛,然后把她抱起来,暗念一句“时间停止”然后加速冲过警卫身边,在一个大门垛旁边隐住身形,稍等一下,再念时间停止,就已经进了总统府大院。

只要过了门卫,米娜对里边的地形了如指掌,带着毛日天穿行,进入大厦,里边的守卫就是侍卫队的人了,大多认识米娜,没人拦挡。

米娜不知道毛日天用了什么妖法,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进来了,不过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拉着毛日天大步往里走。

坐电梯之上十楼,那是总统的办公室,在走廊还有守卫,这里所有人不许随便出入,包括不是当班的守卫也不能再进去,所以到了这里,米娜又被拦住了,不过两个守卫认识米娜,问道:“米少校,你有许可令么?”

米娜说:“我有急事要见总统,你给我说一声。”

守卫面带难色,说:“现在总统正在会见国防部长,我们也不敢打扰呀!”

米娜看了一眼毛日天,低声说:“左边第三个房间就是总统办公的地方!”

毛日天用手一抓米娜的腰,念了一声时间停止,就冲到了三号门前,用手一推的时候,里边门插着,这时候就已经三秒了,守卫觉得眼睛一花,俩人已经到了总统门前了,吓得赶紧大叫:“站住!”有一个掏出警笛就要吹。

毛日天手上用力,“咔吧”一声。门插损坏,总统办公室的门被推了开了,毛日天把米娜推进去,说:“我来给你守着,你去说!”

他一回身,两个警卫就到了,三五招就被毛日天给打倒在地,夺下了警笛,不过就刚才警卫吹了那么两下,已经惊动了楼上楼下的警卫,他们一边用对讲呼叫,一边唏哩呼噜地往过跑。

在总统府轻易不敢动用枪支,都拿着电警棍冲了过来,毛日天手快眼疾,虽然这些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特警,不过在毛日天面前还是稍逊一筹,没有几个能在毛日天面前走三招两式的,走廊比较窄,他们成不了合围之势,前边几个被打倒,毛日天夺了两个电警棍,念了一声时间停止,把身边的十来个人的电棍相互推送一下,三秒一过,倒下一片,他们都互相电了一下。

这时候门一开,米娜伸出头来,叫到:“不要打了,小毛你进来!”

毛日天说:“听见没有,总统叫我了,谁要是敢冲撞了总统,说不定挨枪子!”说着,一缩身,就钻了进去,随手关了门了,外边的警卫都愣在那,不知道是冲进去还是呆在这。

有一个官职高些的过来整理一下衣冠,然后敲了几下门,一个白发老头从里边出来,这是瀚国的国防部长,守卫们一看,赶紧敬礼。

国防部长看看这些盔歪甲斜的守卫们,说:“总统要很重要的事情,你们都退下吧!”

这些人这才不纠结了,退到楼梯口。

毛日天进来,国防部长就出去了,只见大桌子后边坐着一个浓眉虎目的中年人,见他进来,站了起来,伸出手,示意他坐在对面。

米娜说:“这是我们瀚国的总统先生!”

毛日天点头示意,说:“你好总统,想不到你这么年轻!”

中年人一笑,说:“你也很年轻,听米娜说你很有本事。”

“算不得什么!”毛日天第一次见这么大的官,感觉也没什么压力,和当初见梅市长的时候感觉差不多。都是文质彬彬,一脸正经的样子。

总统说:“米娜说你有首相勾结日本人要政变的证据,是这样么?”

毛日天看看米娜:“不是在你那么?”

其实米娜之所以这么说,就是要让毛日天进来,摆脱外边的困境,要不然一会打出人命来不好解释。

瀚国总统听着外边喊声连天,打得“霹雳扑隆”的,但是人家毛日天进来气不长出面不改色,一看就知道,在外边也是自己的守卫吃了亏了,不用看别的,单单是这年轻人一个人顶住那么多守卫,就觉得小伙子是个高手了。

米娜把手机视频拿给瀚国总统看了,瀚国总统皱眉说:“你们虽然能拿出这个视频,但是现在首相遇刺,刚才警察署长来电话,说摩根已经死完了,这就死无对证了!”

米娜用最简洁的方式,用尽量总统能相信的话,和他说了一下厉鬼白狼的存在,然后很诚恳地看着总统,希望他能信。

总统皱着眉头在地上转了一圈,回来对毛日天说:“你是说,这个世上真的有鬼,而且控制了我的首相,并杀死了他?”

毛日天点头:“我知道你不一定信,但是事实上是存在的,我以前也不信……”

“我信!”没想到总统还真的相信世上有鬼这一说辞。

只见总统在领口掏进手去,拿出一块玉牌,说:“这是我上任的时候,慈宁寺的一位大师亲手送给我的,他说这块玉牌是上古温玉,经历了几个朝代的法师洗礼,具有辟邪驱鬼的功效,带着它,即便厉鬼也不敢近身。你们这么一说,我想起来几次我和摩根握手,他都有意避开,脸上还有惊慌的神色,现在想想,他应该是惧怕我身上的这块玉!”

毛日天说:“那就是了,我一直想不通这个厉鬼可以操纵摩根,为什么不直接来操纵总统,原来他是上不了你的身!”

米娜问毛日天:“既然总统先生相信我们说的,那么下一步就应该抓到白狼,要不然始终是个祸害。”

总统说:“你们说的白狼既然是个厉鬼,来无影去无踪,要怎么抓住?”

毛日天想了想,说:“你的同事通宝不是说首相先前和你们的侍卫左权有接触么,我们就放出风去,说总统的玉牌打碎了,总统很愤怒,让人满大街找一样的玉牌,如果白狼还在,一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来控制总统,咱们不用找他,就在这间屋子摆下阵法,请君入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