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6章 八方纯阳阵/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总统问毛日天要用什么招法来对付白狼,毛日天说到:“他是一个厉鬼,阴气十足,就要用八方纯阳阵捆住他,然后再逐渐收阵,用阳火烧死他!”

总统说:“何为八方纯阳阵,愿闻其详。”

毛日天说:“就是找八个身强体壮,阳气旺盛的人来分作八方,我用符咒隐去八个人的阳气,就好比障眼法,让鬼无法察觉到我们的存在,大胆走进来,然后收阵,对他进行攻击。我可以做这个阵法的阵眼,来调动全局,还需要找七个精壮的人,最好是童子身的男人。”

总统点头:“这个不难,护卫队中就有很多童子军。”

毛日天说:“叫他们来要找绝对可靠的人,不要走漏风声,鬼的察觉力高于人数倍,一经发现,再想引进阵来,那是千难万难!”

总统叫进来卫队长,让他把所有总统府士兵的资料拿进来,然后让米娜来挑选用谁。

毛日天说:“接下来就是要有阵饵,就是诱惑白狼进阵的诱饵,自然就是总统你了,为了不露马脚,你的玉牌暂时不能带了,否则会被他察觉到危险。”

这么一说,总统犹豫了一下,要知道自己不被厉鬼控制,完全是得力于这块玉牌,如果摘下来,自己也有可能随时变成和摩根一样的傀儡,不过不信任毛日天,恐怕就无人能制服白狼这个厉鬼了!

最后总统还是选择了相信,把玉牌交给了毛日天。

毛日天用一张符咒把玉牌包裹起来,遮住其光华,放进总统大人的抽屉,告诉他只要是八方纯阳阵已经催动,你就可以拿出玉牌来防身了,总统这才松了口气。

一切解释完毕,就要按着计划进行,布阵用的东西毛日天都准备好了,唯独就差选人和把玉牌打碎的消息放出去。

米娜打电话把通宝叫过来,现在唯一能相信的人就是通宝,别人都不知道有没有被白狼收买。米娜让他出去到玉器店买一块和总统的那块暖玉相似的玉牌,就说总统的玉牌不小心打碎了。

通宝出去不多时就买回一块差不多的,总统拿在手里,在走廊里巡视一圈,当着不少卫兵的面,把这块玉牌掉到地上,摔成几半。

然后总统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米娜已经选好了人选,在名册上勾勒出来开,让通宝去逐个叫进来。

米娜问毛日天:“你的阵法管不管用呀,可别伤害到总统!”

毛日天说:“管不管用也得用,我就会这一个阵法!这还是九煞道人买一送一的礼品呢。”毛日天这话不假,当初九煞道人了让他进古墓,只想着他一个人遇鬼怎么办,说只是教给他镇鬼符的画法,并没有教他摆阵,是毛日天问他如果遇上厉害的鬼怎么应对,九煞说一般都是用阵法,毛日天就非要九煞教他一个阵法,九煞虽然有利用毛日天的心,不过还真的挺更喜欢这个聪明伶俐的小伙子,要是毛日天当时真的替他卖命弄来了长生方,说不得九煞就真的收了毛日天做徒弟了,所以就真的教了他一个阵法,也是很厉害的一个打鬼阵。

被选中的卫队士兵都进来,一共六个人,加上通宝和毛日天,正好八人。

其中一个就是在外边执勤的士兵,一进来看见米娜在里边,不由惊奇:“你啥时候进来的?”

米娜笑到:“别问了,一会儿总统会追究你失职的。”小士兵吓得赶紧不说话了。

总统问毛日天:“这些都是些岁数小的新兵,身手肯定比不上特工队的,要不要叫些特工进来?”

“不用,要是那样反而坏事,我要的是他们纯阳体魄,不是身手武功,武功再好,在一个鬼魂面前也是无能为力。”毛日天说,然后回头告诉这几个人今天的任务,说就是负责在这里等鬼,从这一刻起,谁也不准离开,不准打电话,吃饭拉屎都得在这屋子里。

米娜一听,赶紧问:“那我还要在这里么?”

毛日天说:“你去接近左权,记着要显得无意中和他透露,总统玉牌碎了的事儿。”

米娜点头出去了,去找卫队长要通行证件。毛日天安排这些人的位置。

总统就坐在写字台后边,该办公办公,不用理会前边的这些人,这八个人按八卦方位,乾,西北;坎,北方;艮,东北;震,东方;巽,东南;离,南方;坤,西南;兑,西方。分别站住一方,然后用红线八人相连,这红线使用公鸡血抹过的,上边拴着八个铜钱,每人手里握住一枚。

几个士兵虽然年纪小,但是初生牛犊不畏虎,听说这次要和鬼想斗,不但不怕,反而各个兴奋。

毛日天见他们都记住了方位,就指着沙发说:“你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去睡觉休息,睡不着也闭目养神,因为白天鬼不会出现,要来也得晚上十点以后阴气盛的时候!你们需要把精气神养足了,才能对付得了鬼怪!”

里屋就是总统的休息室,有床有沙发,特殊时期顾不得太多,士兵们全都去休息了,毛日天开始布置房间。

他用符纸灰将窗户缝隙封住,防止白狼化作阴气从这里钻出去逃走,然后又拿了两根鸡肋,让总统放在口袋,发现白狼来了,第一件事是拿出玉牌带上,防止鬼上身,然后就把两根鸡肋骨捏在手里,只要白狼接近,就用肋骨打他。

万事俱备,只等鬼上门。

这些小士兵休息了一会,根本睡不着觉,就都起来静坐等待。

总统也是心事重重,无心办公。

到了晚饭时候,米娜送过来晚餐,大家就在屋里简易地吃了一顿。

米娜说自己已经和左权说了这件事,看得出左权目光闪烁,一定是心里有鬼的人,如果没猜错,这功夫已经给主子报信去了。

吃完饭以后米娜就走了,屋里的人继续静等,时间到了晚上十点半,毛日天说:“差不多了,关键就在子时,过了子时不来,今晚就不会来,大家就位!”

八个人分坐八方,都坐在总统桌子和屋门之间的地毯上,把红绳扯在手里。十点一刻,就听屋门“嗵”的一声被撞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