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8章 国家奖励/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脱了米娜衣服,然后用银针沾了自己的口水刺入她乳中穴,气海穴,中极穴,关元穴,曲骨穴,太阳穴以及印堂穴。

然后手掌按住她的膻中穴和神厥穴,输入灵气。

过了几分钟,米娜脸上黑气减退,但是还没有醒过来。

毛日天把银针拿下来,耳边响起过九煞道人告诉他的一段话“人体阳气最旺的除了舌尖血,再就是壮男之精,都属于真阳涎,是辟邪驱鬼最好的良方。”

毛日天刚要咬破舌尖,但是眼睛停留在米娜的白净的身子上了,忽然心中邪念升起……

米娜从昏迷中醒来,浑身乏力,睁眼看看毛日天在旁边,正为自己穿衣服,想要起来推开他却没有力气,揉着太阳穴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毛日天本来想要骗她说什么都没做,但是一看她揉太阳穴,自己心里就虚得慌,总感觉别人能看透自己的心思,就说:“我是为了就你才这样做的,你别怪我!”

米娜挣扎着坐起来,感觉有些不对劲儿,身后一摸身子下边,黏糊糊的,问道:“什么东西?”

“真阳涎!驱鬼避邪的,要不然你会重病一场的!”毛日天解释说。

米娜用手指蘸着粘液放在鼻子下闻了一下,顿时就火了,她又不是小女孩,这种东西的味道自然一闻就知晓了,一脚踹在毛日天身上,从桌子上跳下来就开打:“畜生,你竟敢乘人之危!”

毛日天一边用手招架一边说:“你别不知道好歹,你被鬼上身了,伤了元神之气,我要是不用这种办法,过了今天,阴气入骨。你下半辈子身子骨都缓不过来了!”

米娜吃了这么大的亏,那肯罢休,这要是毛日天温柔一些来追她,或许米娜也能动心,不过也不会这么快就和他睡觉,但是毛日天用这种方式来把自己给上了,简直就是侮辱自己,哪能不生气,虽然毛日天解释的也有一定道理,但她还是不解气,光着身子追着毛日天打,毛日天就围着U形桌子来回跑。

外边门口的根宝跟毛日天站岗,听见里边又打又吵的,就推开门缝伸进头来问道:“要我帮忙么?”

屋里的俩人同时叫到:“出去!”

根宝只觉得眼前一道白光,米娜光着身子跳过来,一脚把门踹上了,要不是他缩头快,脑袋就被门夹了。

关上了门,米娜稍微冷静了一下,在椅子上捡起衣服来穿,毛日天走过来说:“我说的是真的,白狼已经被我收了,你是被厉鬼上了身,如果我不用真阳涎为你驱魔,你真的会受害终身的!真阳涎有两种,一种是精溢,一种是舌尖血,我选择了前者!”

米娜没说什么,穿好衣服说:“虽然我们有了肌肤之亲,但是我们不是同路人,我们还是朋友,但是仅仅局限于朋友,我会帮你申请总统最高奖励的。”然后很潇洒的伸出手来,要和毛日天握手。

毛日天有点忐忑地伸出手去,说:“你说的是真的,不生我气了?”

米娜紧紧握着毛日天的手,忽然膝盖提起,狠狠顶在了毛日天小腹上,然后说:“是的,不生气了,不过从现在才开始!”

毛日天忍着疼让她顶了一下,苦笑说:“我给人治病头一次享受这种待遇的!”

米娜说:“如果你总是用这种方式给人治病,我估计你也活不了多久了!”

米娜是豪爽的人,说完了以后,就出来见总统了,对毛日天的作为,并没有耿耿于怀,实际上她很喜欢毛日天,只不过作为特工头脑更加理智,知道自己不适合毛日天,而毛日天也不适合自己!

毛日天在国家公馆住下来,休息了一下,准备第二天继续奔澳门,完成自己没完成的使命,去捞一笔回家去发展湖山村。

第二天一早,毛日天刚爬起来洗漱,牙刷还在嘴里塞着呢,米娜就来敲门,身后跟着两个穿着不是士兵也不是警察的服装的两个人。

毛日天问:“什么事。这么早?”

米娜进来说:“两件事,第一,总统大人有意请你移民过来,准备破格收你做总统府侍卫长!”

“否了,说第二件!”毛日天继续刷牙。

米娜说:“我猜到你不会来,不过不要紧,总统颁发了奖章给你,这是总统府办颁发的高等荣誉,这个证件以后你可以全国畅通无阻,相当于高级通行证!”

“这个可以接受,不过我也不知道多久才会来一次瀚国!”

“奖励并不仅仅如此,”米娜说,“之前说的五千万瀚币的奖励还是有的。”

毛日天听了一乐:“这个也可以有!”

他身后的两个人过来,一个拿着一个小本子,里边镶嵌着一枚镀金的奖章,另一个拿着的是一张支票,五千万瀚币,和人民币价值相差无几,几乎就等于五千万人民币了!

毛日天不虚此行,走的时候总统虽然没有亲自相送,国防部长和米娜却一直送到机场,不送他上飞机他也上不去,他属于偷渡过来的,嘛手续没有。

飞机起飞,毛日天长出一口气,拐了一大圈,才奔澳门。

正飞着,忽然空姐用广播求助:“各位乘客,请问有没有医生搭成本次航班?头等舱有一位乘客突然发病,请来头等舱救援一下!”

毛日天做的是普通舱,听了这个四外看看,没人搭茬,心说救人一命胜过吃七块豆腐,去看看吧,于是站起来往头等舱走去。

一进头等舱,只见一个胖老头正在大发雷霆:“你们怎么搞的,这么大一架飞机,连个像样的医护人员都没有么?我的家人性命垂危,你们说怎么办?要不然现在就降落!”

“先生不要着急,现在下边是大海!”空姐正在耐心解释,一个座位上,外坐着一个穿着富贵时尚的女郎,年级顶多二十三四岁,一脸的痛苦相,依旧遮不住超群的容貌,还是个美女。

只见她双手捂着心脏位置,双目紧闭,上牙紧紧咬着朱红的小嘴唇,呼吸有些急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