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8章 屈死的女人/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森爷爷继续讲述着,屋子里静悄悄的,森爷爷偶尔停顿的时候,屋子里就是掉一根针都能听得见。

“后来福旺叔回来了,听说这件事儿以后狠狠地揍了翠云婶子一顿,那天晚上根宝去他家偷听窗户根儿去了,也是根宝心中有愧,想知道福旺叔到底会怎么对待翠云婶子,他听翠云婶子哭着和福旺叔说‘我没做对不起的你的事儿,我要是做了让我不得好死!’后来福旺叔才不在打她了。

从那以后翠云婶子一看见我和根宝就要瞪上两眼,我有心和她解释不是我传出去的话,但是那时候小,胆子也小,见她一瞪眼睛心里就发毛,所以不敢说,只是躲着她走。

再后来,福旺叔出门去做生意,一走一年多没有回来,以前都是最久一个半月,短了十几天就回来了,这次这么久不回来,大家都猜测他是死在外边了,要不然家里有这么一个小娇妻,哪能放心的下呀!”

福旺叔不回来,福旺叔家里人可就着急了,总说翠云婶子是个扫把星,方了自己的儿子,冷言冷语,指桑骂槐的事儿时有发生。最让人接受不了的是,福旺叔一年多没回来,翠云婶子的肚子却大了,稳婆给她查过,说是有了四五个月的身孕了。

这一下村子里可是炸开锅了,那时候的村长是根宝他爹,带着人去指责翠云婶子做了伤风败俗的事儿,逼问她奸夫是谁,翠云婶子挨了根宝二姨好几个大嘴巴,但是始终也不说谁是奸夫。

根宝他爹下令,让人轮流偷偷监视翠云婶子,日夜不分地监视,一定要抓住那个奸夫。以正村风!

也是该着,只是几个晚上,就抓到了一个外乡人来趴翠云婶子的窗户,被村民们抓住一看,竟然就是那个来求福旺叔的后生。

村长一声令下,把翠云婶子和这个后生当做是奸夫**绑在树上一顿好打,打得遍体鳞伤,那个后生一开始哀嚎着说不关自己的事儿,自己已经一年没来过了,翠云也说自己和这个后生没有关系。

但是后来这个后生实在是挺不住村民们的折磨了,承认了自己杀了福旺叔,抛尸在大河里了,自己就是这个孩子的爹。福旺叔的老爹劈头就是一棍子,这个后生被打的七窍流血而死。

村长号令大家把翠云婶子衣服扒光了,塞进猪笼中,抬着往湖边走,说要把翠云婶子侵猪笼。

当到了湖边的时候,翠云婶子哭了,我就跟在一旁看着来着,翠云婶子喊了一声:“福旺,我要说出来了,不能给你家留颜面了!”然后就喊:“我说,我说谁是这个孩子的爹!”

但是这时候福旺叔的老爹怒道:“你个妖妇,谁还相信你妖言惑众!”拿起一块破布就塞进了翠云婶子的嘴里,然后用力一掀,把猪笼扔进了湖水中。

翠云婶子死了,大家都感觉出了一口恶气,都说这样不忠女人不配活在民风淳朴的老榆树庄。

可是过了四天的时候,福旺叔忽然回来了,大家开始还以为他是鬼呢,后来福旺叔说了自己的遭遇,才知道是冤枉了那个外乡的后生了。

原来福旺叔这次出去做生意,遇上了土匪,不但抢了他的牛马,还把他抓到了山上,逼他和一些穷哥们儿帮着修建山寨,修完了山寨,就留他们在寨子里喂马做饭干杂活。后来这伙土匪和另一伙土匪火拼输了,被人家攻了进来,福旺叔这才趁着乱逃了出来。

大家一听,虽然冤枉了那个外乡人,不过他和翠云婶子偷奸是事实,都有了孩子了,也是死有余辜。

福旺叔听说翠云怀了别人的孩子死了,伤心欲绝,每天就是喝得醉醺醺的,翠云婶子头七这一天,他在村子里买了很多好酒好菜去湖边祭拜,我和根宝嘴馋,就跟着他去了,在暗中窥探,就等着他走了好偷吃贡品。

福旺叔自己坐在湖边喝酒,数落着自己对翠云婶子怎么好,这一年来朝思暮想回来和她过日子,可是翠云婶子却对不起他!

这时候我忽然看见福旺叔旁边多了一个人,身上啥也没穿,湿啦啦地往下流水,还是个大肚子孕妇,就是头发遮住了脸,不知道是不是翠云婶子的鬼魂。

我和根宝都吓得屁都不敢放一个,呆呆地看着,可是福旺叔就是看不见,还是一个劲儿喝酒,后来喝醉了睡着了,就看那个光屁股孕妇蹲在他身边,叨叨咕咕地说了些什么,然后就站起来往湖水里走去,一直走到看不见头顶。

福旺叔忽然坐起来,叫到:“翠云,翠云,是你么?是你和我说话么?”

他站起来找了一圈,见没人,就发了疯一样往村子里跑。

我和根宝很害怕,也不敢吃供果了,跟着往回跑,跑到村里见福旺叔往家去了,我俩就跟着,到了他家大门口,就听屋里福旺叔不住吼叫:“是不是你欺负了翠云,你们为什么要逼死我的老婆!”

里屋福旺叔老爹的声音响起来‘你个小畜生,和谁这么吼叫?我们都以为你死了,我帮你留个后有什么不好,翠云也是不识抬举,她要是早答应我,怀孕的日子就不会穿帮,都会以为是你留下的种。’

接着,我就听屋里头‘哎呀哎呀’几声,福旺叔就又跑了出来,看见我和根宝偷听也没搭理我俩,直接跑了出去。

我俩到门口一看,福旺叔的老爹躺在地上,脖子冒着血,瞪着眼睛看着天棚,已经起不来了。

福旺叔的老妈坐在地上一个劲儿哭:‘造孽呀,我就说你不要动儿媳妇,会遭报应的,你个老不死的非要去强暴她,这回好了,家破人亡了!’”

白婧听到这里气愤地说:“原来是他爹这个老东西,太不是人了,这个翠云也太可怜了!”

森爷爷说:“福旺叔也是个可怜的人,过不几天,被人发现在湖水里飘着,已经泡的变了形了,从那天起,福旺叔的老妈就疯了,见人就咬,根宝就是头一个被她咬死的,接着就是根宝的二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