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章 尿床/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戴一龙说:“刀岚,我真的把你当做我的好朋友,我的妹子一样!”

刀姐很是生气,怒道:“那你为什么带那个小姑娘回来?她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为什么还对她这么好?她单独睡一间船舱,我都要和女佣睡在一起?”

戴一龙怒道:“你胡说什么,他不过是个小女孩而已,她受了阴气的伤,照顾她一下不应该么?她救过我的命,现在警察也要抓她,我把她带回岛去不可以么?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可理喻?”

刀姐见戴一龙真的发火了,就不说话了,这个女杀手性情暴躁,杀人于谈笑间,唯有对戴一龙恭敬有加,此时见他发火,就又退让了,说:“对不起龙哥,我只是不想让你喝得太多,你练童子功,平时都不沾酒的。”说着,拿着酒瓶就出去了。

就听戴一龙那屋“哗啦”一声,掀了桌子。

过了一会儿,门一响,有人走进来,白婧赶紧闭上眼睛装睡。

不用睁眼,闻着一股酒气就知道是戴一龙进来了,戴一龙把白婧的被子往上扯了扯,然后就坐在她的床边,轻声召唤:“白婧,你醒了么?”

白婧没动,依旧装睡,她不知道现在要是睁开眼该说些什么。

戴一龙见她没醒,就笑了一下:“傻丫头,就知道睡!”然后叹口气说:“想不到刀岚居然以为我喜欢你,真是有趣……不过你这丫头的确挺讨人喜欢的。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把你带回来,说实在的,如果换一个人,我会毫不犹豫在山谷里就杀了灭口了。但是你……我在九煞道人的山洞里就注意到你了,年纪虽然小,但是处事不惊,还很有想法,而且……你很善良,凶恶的人我见得多了,伪君子,假善良我也见了不少,你不一样,真的不一样……也许是你的年纪小,还没有被这个乌烟瘴气的世界所熏染的缘故……”

戴一龙好像真的喝多了,默默叨叨在这儿自言自语,白婧憋了一泡尿,始终不敢开口,就害怕戴一龙再把自己裤子一扒就去抱着自己撒尿。

好不容易戴一龙出去了,白婧又后悔了,因为自己还是一动也不能动,想要开口叫,却又不敢,实在是憋不住了,竟然尿床了。

不知过了多久,门一响,一个人走了进来,白婧本以为是女佣,先招呼她帮自己换了被子,但是这人走过来,竟然是刀姐。

刀姐站在床头俯视着白婧,白婧瞪着眼睛和她对视,问道:“你有事儿么?”

刀姐说:“你为什么和龙哥在一起?”

“不为什么。”

“龙哥说没说什么时候让你走?”

“我自己走不了路,我得伤好了以后才能走。”

刀姐点点头,说:“你知不知道我们都是什么人?”

白婧没说话,心说,你们都不是好人。

刀姐继续说:“我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人,你不和适合我们在一起你知道么?”

白婧不知道刀姐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也不吭声,只见刀姐拿出一包药来,倒在一个水杯子里边,用水化开,说:“你把这个喝了,喝了以后就能动了。”

白婧聪明得很,她在刀姐眼中看到了一丝寒光,知道刀姐不怀好意,就说:“我不想喝,我有些恶心,怕吐,你先放那儿,我待会再喝。”

刀姐也不说话,一手搬起白婧的头,另一首拿着杯子就要给白婧灌下去,白婧把嘴闭的紧紧的,根本不敢喝她的东西。

门口一个声音传来:“你在这里干嘛?”

戴一龙走了进来,刀姐一愣,赶紧把水杯子放下,说:“龙哥,你不是睡了么?”

戴一龙说:“我在那屋听见你说话,就过来看看。”

刀姐显然不知道这个船舱这么不隔音,没想到在这屋说话,戴一龙那屋听得清清楚楚。

刀姐赶紧解释说:“我过来看看,看看小姑娘怎么样了,她说渴了,我给她倒点水喝。”说着回头看看白婧。

戴一龙走进来,说:“白婧现在很虚弱,你别吓到她。”说着把刀姐手里的水杯拿过来,倒在了地板上,显然已经知道了刚才发生了什么。

刀姐自讨没趣,说:“我出去了龙哥。”然后转身就走。

戴一龙说:“告诉下边的人,没有我的话,谁也不许进这个房间,不然……杀无赦!”

刀姐停顿了一下,说:“是,知道了。”

刀姐出去了,戴一龙回头看看白婧,问:“没吓到你吧?”

白婧默不作声,心里只恨自己无法动弹。

戴一龙伸手帮着她整理了一下被刀姐弄乱的被子,忽然眼睛停在了白婧的下半截裤子上,白婧顿时羞愧难当,赶紧闭上眼睛。

戴一龙说:“我叫一个女佣过来,你只管指使她,不用客气。”说着,假装没看见白婧尿裤子,把被子又给她盖上了。

过了一会儿,一个五六十岁的女佣过来了,这女佣虽然看着五十多岁了,不过看得出年轻时候也是有几分姿色的人,对白婧问道:“小姐,老板吩咐了,让我听你调遣,你就随意使唤我,不用客气的。”

白婧这才让女佣帮自己换了被子,心里不由感激戴一龙给她留了面子,要是当场说出自己尿裤子,可是羞煞了人。

不过被子是换了,船上没有多余的裤子,白婧装光着下半截躺在被窝里。

女佣把她的裤子洗了,给她晾在床头。

白婧问女佣:“阿姨,我们这是去哪?”

女用知道戴一龙很在意白婧,不敢怠慢,赶紧回答:“回小离岛,那是距离澳门不远的一个岛屿。”

“为什么去哪里,龙哥在那有家么?”

女佣微笑道:“是的,你叫我牛姨就行了,我十八岁就跟着老板,今年已经四十年了,前十年都是在小离岛的庄园生活来着,后来才去了泰国,再后来到了大陆。”

这个女佣还很健谈,白婧随口问一句,她就问一答十,给白婧介绍小离岛的风光怎么好,又说到戴一龙为人怎么好,直到戴一龙在隔壁敲了墙,她才不再说话。

这时候就听戴一龙那屋有人说话,是雷豹的声音:“龙哥,前边有一艘船在小离岛岸边,有兄弟认得,说是澳门郎天南的手下。”

戴一龙问:“他们到小离岛干什么?”

雷豹说:“和岛上通过电话了,说郎天南以前派人来过,说是要开发小离岛。”

戴一龙说:“他妈的,这小子是想和我找别扭!我不惹他,他以为我是害怕他。我以前醉心于长生方,不想招惹他,这回我改主意了,别说他一只狼,就算是大象我也要收拾了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