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1章 跳井/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牛姨被戴一龙救了以后,就一直追随在戴一龙身边,做他的仆佣,一做就是几十年,戴一龙一开始还有心给她找个人家嫁了,但是牛姨哭着执意不肯走,后来年纪逐渐大了,戴一龙也就习惯了牛姨在身边了。

第二天天一亮,戴一龙就过来了,问道:“昨晚没害怕吧?”

白婧拿出那块玉佩,说:“你给我的这个还真的能辟邪,昨晚那个女鬼两次要伤害我,都被这个玉佩吓跑了。”

戴一龙笑道:“这个院子的鬼道行很低,不过是一些游魂野鬼而已,没什么本事伤害人,只要你不害怕她就行,别让他们迷惑你的心智就行。等我多写一些符咒贴在门上,就不会受到侵扰了,有了这些岛上的鬼魂做我们的防卫,最合适静养。”

戴一龙看见白婧的手臂会动了,也很高兴,又用神符化水,让牛姨烧水给白婧泡澡,这样会恢复得更快一些。

直到一星期左右,白婧的身体四肢才彻底恢复,能够正常走路了,不过还是很虚弱,走不多久就会很累,戴一龙说白婧这是捡回一条小命。女鬼翠云当时把阴气侵入白婧的经脉肺腑,就是想要她的命,如果不是戴一龙这个大行家在身边,恐怕用不上三天就阴虚而死了。

白婧不知道戴一龙要在荒岛上等什么,见他每天除了打坐练功,就是出村子去打猎。

白婧身体一能活动,就在屋里待不住了,跑到外边去捉毒虫来养着,训练这些虫子听自己的话,牛姨按着戴一龙的吩咐,每天跟在白婧身边,把她当大小姐来伺候着。

自从第一天晚上闹过鬼以后,不知道是那些鬼走了还是怕了符咒,总之没有再出现过。

这天傍晚,白婧在院子里追一只蝎子,从狗洞钻出去,到了后院,牛姨身子大钻不过去,只好到门口那边绕过去。

白婧出来,盯着那只大蝎子就追,进了后院一家院子,蝎子跑的很快,白婧大病初愈动作慢些,几下没抓住,这只蝎子跑进了这家屋里。

白婧推门进去,在炕沿边上抓住了这只蝎子,拎起来说:“你个小东西,再不听话我就剪去你的尾巴。”

她正要往出走,外边大门忽然被风刮得关上了,一阵哭声响起,只见院子里坐了两个老人,一男一女像是一对夫妻,在抱头痛哭

刚才进来的时候明明没有人,这时候忽然就出现了,一定是鬼魂。

白婧心里害怕,默默把脖子上的那块玉佩拿出来放在胸前,躲在屋门后偷偷看着他们。

只见老头哭了一会儿说:“我们儿女都被他们杀了,就剩下我们两个,还活着干什么!死了干净!”

老太婆也说:“是呀,死了的好!”

两人起来就奔院子里的井,老头一头就扎进去,老太太也要往里跳,白婧赶紧招呼:“不要跳!”

老太太回过头来,一脸的狐疑:“这娃子是谁家的,你在这里干嘛?”

白婧也不确定这个老太太到底是人是鬼,如果是人,自然不能让她就这寻了短见,就说:“老奶奶,你有什么想不开的,千万不要这样,可以说说,看我能不能帮你。”

老太太说:“我的一对儿女还有儿媳孙子都被日本人杀了,现在日本鬼子又回来找我们当奴隶,我们自然不会活着了,一定要死!”

一听这个话,白婧就知道这老太太一定是鬼了,刚一犹豫,老太太一头就跳进井里。

白婧傻傻地站在那里看,忽然一只瘦如骷髅的手从井里伸出来,接着刚才跳下去的老太太又爬了出来,接着老头也爬出来,两人坐在地上哭到:“为什么跳井死不了?当年跳下去就死了,为什么现在死不了!”

白婧走过去看看那口井,只见井深四五米,下边都是水,这两人跳下去又上来,衣服都没有湿。

白婧趴在井边往下看,忽然老头老太太一起扑上来,抓着白婧的两条腿就要把她掀到井里去,叫到:“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替死鬼了!”

白婧双手抓着井边身子一翻,从井台上跳过去,就地一滚,躲开这老两口子,跳起来怒道:“我好心好意帮你们忙,你们却要害我,真是不知好歹!”

老头说:“我们不想死了,自杀以后投不了胎,整个岛被阴曹地府列为禁地,所有鬼魂不能离开这里,永永远远受着厉鬼的欺负!只有自己找到替死鬼,我们才能去投胎!”

说着,老头老太太又扑了上来,但是白婧胸前的玉牌忽然放出光芒,这两个鬼吓得回身就跳进井里不再出来了。

这时候牛姨过来在外边招呼白婧的名字,白婧答应一声走出去,牛姨一看白婧拿着一条大蝎子出来,不由吓了一跳,埋怨说:“一个小女孩子,偏偏喜欢这些吓人的东西。”

白婧说:“这些倒不吓人,不过这个岛上到处是鬼倒是很吓人!”

两人回到大院子,白婧让牛姨先回后院,自己找戴一龙有事要问,牛姨看着她手里的大蝎子有些发毛,就自己回去了。

白婧来到戴一龙住的正房门口,听着里边有一种奇怪的动静,趴在门缝上往里看。

只见那天被抓来的郎青被绑着手脚躺在地上,浑身赤露,没有衣服,戴一龙就坐在他身边。

这个郎青的脸还是那个样子,只不过消瘦了很多,身子上全都是青嘘嘘的绒毛,四肢也是野兽一样,根本不像是人的四肢。

戴一龙伸出一只手,按住郎青的头顶,然后像是很用力的样子,向下一压,郎青脸上露出痛苦表情,嘴里吐出一股黑气,戴一龙用力一吸,那股黑气从郎青嘴里进入了戴一龙的嘴里。

白婧知道这就是戴一龙所说的吸灵,说这样不但提升自己的本事,还可以长生,不过虽然他吸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但是硬抢夺别人的灵气,好像也有些不妥。

过了一会儿,戴一龙手收回来,郎青的嘴里也不再吐出黑气了,昏厥在地。

戴一龙调匀了内息,拍拍郎青的肩膀说:“你再坚持几天,就不会这么痛苦了,我如果不分十天的时间来吸你的灵气,我怕是难以理顺,今天是第七天,再过三天,我会把你安葬在一个好的地方。”

戴一龙说完,抬头对门口说:“进来吧丫头,别鬼鬼祟祟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