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4章 老鬼/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戴一龙一笑:“我当然是会罩着你,你只管去用我教你的“伏魔令”去指挥这些鬼,要是有不听话的就用短剑发“摄魂剑”散它魂魄,或者用镇鬼符贴在他脑门,控制住他的魂魄。但是不要用我教你的“辟邪决”来打鬼,那样治标不治本,只会伤鬼,但是降服不了它。”

白婧有戴一龙撑腰,胆气略壮,纵身从窗户跳出,手持短剑,直奔这些孤魂野鬼。

有几个行尸一样的鬼像是嗅到猎物一样,直直的奔白婧过来了。

白婧拿出一张镇鬼符,虚空一晃,念着戴一龙教的咒语:“太上真君,开元在世,天尊有旨,诸魔听令!”这几个家伙果然站立不动了。

白婧说“男的和男的一排,女的和女的一排,分两排站好!”

这些鬼傻傻的晃动几下,果然缓慢地分排而立。

随后而来的鬼也都混混沌沌地分排站立,虽然不是男女分清,但是毕竟也分开站立,并不向她进攻。

等到这十几只鬼都站在面前,白婧知道自己的法术的确是管用了的时候,一手拿着镇鬼符,一手拿短剑,走入这些鬼当中,一只一只来细看。

这些鬼上身的尸体大多已经高度腐烂,只剩下一半枯骨一半人身了,看起来很是恶心。还有的估计没有肉身可占,魂魄飘荡在空中,摇摇晃晃。

白婧用短剑扫动一下那些飘动的魂魄,果然都是一扫而过,再去捅那些行尸,就都是实体的东西了,而且这些鬼魂躲躲闪闪,显然对短剑有些惧怕。

白婧兴奋地回头对窗子里的戴一龙叫到:“我行啦,我可以控制鬼魂啦!”

戴一龙说:“小心,施法时需全神贯注,你道法不深,不要张狂。”

她刚说完,白婧被一只行尸拦腰抱起摔在地山。出其不意,手中短剑被摔得飞出老远。

这些行尸忽然间像是清醒过来,呲牙咧嘴向白婧扑过来,白婧吓得嘴里“嗬嗬”大叫,抓起一根木棍,,乒乒乓乓一阵乱打,这些行尸有的断臂有的断头,纷纷摔倒。她都不知自己竟然会如此神勇,一定是惊恐到了一定程度显示出了超常的潜力。

每个行尸倒地,都会有一股青烟从尸身上升起,再逐渐现出鬼魂形态。那些鬼魂在白婧眼前飘来荡去,有的张牙舞爪,有的变得艳丽异常,但是白婧听戴一龙说过,它们不过是幻化的影像,不足畏惧,主要别让行尸咬到就行。

就听身后戴一龙喊道:“小心脚下。”

白婧回头一看,一个已经身腿分家的行尸,只剩下半截身子在她身后,张开双臂抱住她腿,一口就咬在她屁股上。

白婧抬腿把这个行尸踢飞,赶紧去拾起短剑,顺手又划断了一个扑过来的行尸的脖子,它的脑袋倒在地上,嘴还在不停地张张合合。

直到白婧打倒了所有的行尸,才长出一口气,倒提短剑吼道:“还有谁?还有谁要咬我?”脚下的一个头颅张嘴咬住她的鞋子,他赶紧一脚踢飞了那个头颅。

这时戴一龙一边鼓掌,一边缓步从屋里走出来。

“没想到呀丫头,你不用道法还这么神勇,不错不错。”

白婧哪里敢当,这不过是瞎打误撞而已,这些力大如牛的家伙要是有些智商,懂得相互配合,只怕早就把她咬碎了。

戴一龙接过短剑,对着那些还在飘荡的鬼魂一指:“诛魔短剑,夺尔魂魄,急急如律令!”那些魂魄吓得纷纷落下,跪地求饶。戴一龙只是念了“摄魂剑”的咒语,并未真的发动真气,不然短剑射出光芒,早就打的这帮鬼魂飞魄散了。

戴一龙一见这些鬼已经服软,就说:“阳间有阳间的法律,阴间有阴间的律条,你们既然以死,就应该遵循天道循环,不应该还在阳间逗留,及早下地府准备投胎,转世为人。否则遇到阳世天师,人人得以诛之!”

这些鬼魂都唯唯诺诺,不敢顶嘴。白婧看着戴一龙大义凛然的样子,不由好笑,心说他一个被警方通缉的逃犯,居然说的这么正义,还说阳间有阳间的法律,好像他也没有遵守。

“散去吧!”戴一龙一摆手,众鬼魂如蒙大赦,就四散飘走了,这时候水里忽然爬出一只老鬼跪在了戴一龙跟前,说到:“天师呀,我们并不是不想投胎做人,只是这岛上被贴了封条,所有鬼魂不能离开岛屿,也下不了地府呀!”

戴一龙问:“那是为什么?”

老鬼说:“这岛上的鬼魂都被封条压得神志不清,只记得当年刚死那一天的事儿,这几十年来周而复始地去重复着当年的惨状,却都是因为一个日本巫师曾经来过这里,他冒充地府阴差,在岛上命脉之地的天眼之处贴了封条,从此我们鬼魂下不了地府,和阴间隔绝,而那些在岛上自杀的日本兵,还可以任意残害我们村民,你要是不救我们,这些村民将永远生活在当年被屠村的那一天,苦不堪言呀。”

戴一龙奇怪地问到:“那你又是如何记得这么多呢?”

老鬼说:“当年我也是学过一些道法的村民,在日本法师施法的时候,我给自己封住了七窍,躲进水里,所以我是这个岛上唯一还有记忆的鬼!因为害怕被日本鬼欺负,所以总是躲在水里不出来,刚才看见法师的神勇,这才出来恳求法师,解了日本法师的封印,驱赶走那些依旧祸害村民的日本鬼!”

戴一龙依旧不解:“为什么这个岛上还会有日本鬼?是当年屠杀村民被村民打死的么?如果那样,村民演绎身前之事的时候,完全可以再杀他们一次呀!”

老鬼哭到:“哪里呀,这些家伙都是鬼子战败以后,到了这里自杀的日本兵,有上百人,当年被那个领队的日本法师带到这里,所有士兵以死谢罪,但是日本法师并没有死,做法贴了封印,这里就成了那些死去日本兵的乐园,依旧每天折磨我们这些百姓!”

白婧听得怒气冲冲,说:“你说的封印在哪,我去破了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