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6章 路环岛赌石/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和霍爷分手,带着柳小婵回了酒店,他住的是套房,让柳小婵住在里屋,自己就睡在外屋的沙发上。

柳小婵想跑到浴室洗了个澡,然后穿着一件大体恤就出来了,刚能遮住屁股的那一种,两条白腿就那么肆无忌惮地露着,坐到沙发上看电视。

毛日天瞥了她一眼,说:“孤男寡女的,你多穿点。”

柳小婵说:“我又不害怕你对我怎么样,穿那么多干嘛,怪不舒服的。”

毛日天说:“你就那么肯定我是君子?”

柳小婵笑道:“谁说你是君子了,就算你是流氓我也不怕你,你要是敢对我无礼,我就一口咬断你的……”

“什么?”

“喉咙!”柳小婵说着呲了一下牙,两边的犬齿尖溜溜的。

毛日天陪她看了一会电视,说:“你为什么来找我,没去当体能老师么?咋不在家和呆小萌一起玩呢?”

“不和她玩,我和二妮姐在拍卖会把那几颗钻石买了,得了一千多万,不到十天都让呆小萌给我赢去了,我现在兜里就六万块钱,再一分都没有了。我的夜明珠也输给她了。”

毛日天笑道:“你和她玩钱那不是自讨苦吃么。不过你平时送她礼物一掷千金都不心疼,输就输呗。”

“哪能一样么!”柳小婵说,“送她礼物她得千恩万谢的,我多有面子,她赢我的不但不谢我,还侮辱我智商有问题,我能不生气么!而且,我说我没钱了不玩了,她还鼓捣我把你给我的碧龙刺卖了!”

“卧草,这丫头够狠了,你没上当吧?”

“当然没有,你以为我智商真的低呀,我把碧龙刺藏在你的床垫子下边了。”

“那还好,我一会儿打电话教训她一下,我真害怕她偷我的吞龙斩。”

毛日天说完,打电话给呆小萌,很严厉地地教训她一番,并且说自己遇上戴一龙了,要是呆小萌不听话,就让戴一龙把她领回去。

呆小萌果然千叮咛万嘱咐不让毛日天告诉戴一龙自己还在湖山村,说以后一定听毛日天的话,并且答应以后柳小婵的生活费她出,毛日天才撂电话。

第二天上午,毛日天和柳小婵焕然一新,十点整出酒店,霍爷的卡迪拉克已经等在门口了。

霍爷从后窗招手,说:“走吧,我们直接去路环岛。”

毛日天和柳小婵上车,豪车开得很平稳,三人一边关观赏风景,一边聊天,霍爷讲起了路环岛的故事。

路环岛原属广东省香山县,就是现在的中山市,但在一八**年遭葡萄牙占领,成为澳门的一部份。

一百多年前,当澳门已逐渐成为中西方的贸易交汇处时,路环岛还是一个海盗经常出没的地方。当时,路环岛上一片荒芜,杂草从生,地势险峻,除了一些狩猎者之外,渺无人烟。直到后来,岛上的居民终于成功地将海盗驱逐出路环岛。

至一九六九年,连接凼仔岛与路环岛的连贯公路终于建成。现在,路环岛仍然保持原有自然风光,到处鸟语花香,有海滩、步行径、烧烤区等,弥漫一片清新自然景象,与繁嚣的都市形成一强烈对比,路环已成为人们理想的休闲和度假胜地。

路环岛有很多旅游胜地,其中有名的有妈祖像,位于路环岛迭石塘山顶,是迄今全球最高的汉白玉妈祖像,由一百二十块汉白玉石雕刻而成,身高十九点九九米,其中面部由一块独立汉白玉石雕刻而成,总重量超过五百吨,

还有竹湾,竹湾位于路湾南端,环境优美,面海靠山,海岸广阔,沙粒洁白。竹湾公园位于竹湾海滩旁。

谭公庙于路环十月初五街尾,与中国大陆小横琴岛极接近。该庙建于清同冶年间,距今已有百多年,是路环香火最盛的庙宇。庙内除供奉谭仙圣外,更加置有一只由鲸骨雕制而成的龙舟,是一件已有百多年历史的文物。据说摸过鲸骨会行好运,故善男信女进香后必顺便摸一摸龙骨。

黑沙踏浪更是奇景,古称“大环”的路环黑沙海湾,沙滩宽约一公里,沙细而匀,呈黑色,故有黑沙海滩之名,据说,黑色的细沙是由于海洋特定环境形成的黑色次生矿海绿石所致。海绿石受海流影响,被搬运至近岸,再经风浪携带到海滩,使原来洁白明净的白沙滩,变成迷人神秘的黑沙滩。是澳门地区最大的天然海浴场。

霍爷说的赌石会今天是设在郊野公园,位于路环岛西北的石排湾公路旁,原为澳门政府的农场,八十年代改建为公园。郊野公园占地广袤,依山傍海,林翠水绿。园内有香花园、观鸟园、孔雀园、天鹅湖,还设有烧烤场、儿童游乐场、手工艺中心和动植物展览中心等,是一综合性公园。另外,相传在公园附近的山谷中,有一清嘉庆年间著名海盗张保仔的藏身洞。

霍爷没带保镖,他的司机没有随行,只有他带着毛日天和柳小婵,一行三人进了郊野公园中。

今天的赌石会是一个来自东南亚的商人举办的,是霍爷的一个老友,一见霍爷到了,顿时接了过来。

这个赌石会是在公园中的一角举行的,就好像露天集会一样,各种形态的石头陈列两旁,游客们在中间穿行,对这些石头评头论足,议论纷纷。

霍爷对他的老友说:“我和我的两个小友随便走一走,你忙你的,不用陪我。”

这人对霍爷很是尊敬,当即就点头离开了。

三人一起走入赌石会场,霍爷远远的指着在贴着发财机的切割机前的一面明晃晃的铜锣说道:“在这里赌石头,不能凑头不能问,因为赌石就如赌命,不能有人打搅,要人家看完了才能换人看,规矩很严。还有就是,客人看好的石头在切割以前,一定会敲锣。”

毛日天和柳小婵饶有兴趣的听着霍爷的讲解,一边看着眼前贴着红纸黑字的发财机。这个倒是可以理解,人人都是为了发财而来,为切割机起个吉利的名字并不奇怪。但是至于开石头前要敲锣就有点弄不明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