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8章 杀蟒/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小婵看着毛孩子直坠落下去,冲破谷底云雾不见了,不由叹道:“这么高掉下去,如果是我肯定活不了!”

毛日天说:“我看他下降的越来越慢,如果下边再有青藤石头之类的东西可以借力,那就两说了。”回头对一头大猩猩说,“你说是不是?”

那只大猩猩一爪子打来,把毛日天打了一溜跟头。

飞机上的救援队员用话筒大喊:“快上飞机,还在那儿看什么热闹!”

柳小婵踹退了那只跟过来要打毛日天的猩猩,拉起毛日天就跑,这俩人又一次展现出来超人的速度,把那些大猩猩都给落到后边了,飞机上的几个人都看傻了:“卧草,他们不会是猩猩变的吧,咋这么快?”

一转眼毛日天和柳小婵就到了飞机跟前,“嗖”一声跳上去,差点把一个施救队员撞下去,柳小婵大叫:“起飞,到谷底下去找那个孩子!”

搜救队长问:“还有个孩子?谁的孩子?”

毛日天说:“大猩猩的,不过看着是人类。”

搜救队长说:“我们接到命令是救被大猩猩围攻的一男一女,就是你们俩了,可没说救一只小猩猩!”

柳小婵火了:“说让你们救就去,要不然我把你丢下去!”

队长一瞪眼睛:“别吹牛,赶紧起飞回去!”

驾驶员把飞机起飞了,升高到几十米开始往西山下走,柳小婵忽然往起一站,故意撞了队长一下,这一下好大力气,把队长直接撞出门外,柳小婵早有准备,回身抓住他一条腿叫到:“你咋这么不小心?”

队长吓得大叫:“快拉我上去!”

别的队员赶紧过来帮忙,毛日天知道柳小婵的意思,身子一横挡住那两个队员,问下边的队长:“我们下去救那个孩子行么?”

“少废话,快点……”柳小婵手一松,只抓住他的脚脖子了,这小子吓得“哇哇”大叫,说,“快拉我上去,马上就去救那个孩子!”

柳小婵手臂用力,把队长拉回仓里,队长吓得只擦冷汗,回头大骂:“你他妈这是谋杀!我要告你!”

柳小婵说:“作为一个施救队员见死不救,和谋杀有啥区别!”

队长又擦了两把汉,冷静一下,回头对直升机的驾驶员说:“绕路到峡谷下边去看看。”

驾驶员答应一声,从另一侧降低飞机,直奔山下峡谷去了。

一直降到谷底,下边郁郁葱葱都是大树,队长说:“这里没办法降落,你喊几声没人应就回去吧!”

柳小婵对毛日天说:“你在这上边看着他们别跑了,我下去看看!”

毛日天说:“小心点,要是那个熊孩子没死就把他带回来吧!”

柳小婵点点头,纵身一跳就出了飞机,几个搜救队员惊得目瞪口呆,都伸着脖子看出去,只见柳小婵下降到一棵大树的冠头,伸脚在一棵树枝上踩住一弹,身子飘出去,双手抓住另一根树枝,一荡就又到了下边的另一根树枝上,灵巧的就像一只猴子一样。

搜救队员面面相视,一起惊呼“卧了个槽,她是人还是猩猩变得呀?”

柳小婵在树枝上来回荡漾几下,落到了地上,朝着刚才那个峡谷缝奔去。

进了峡谷里边都是草丛,半人多高,往上看,看不到顶,被云雾封锁着,只见悬崖石壁上长满了青苔绿藤,也不知道脏孩子有没有能力抓住这些东西。

柳小婵高声大喊:“熊孩子!小脏孩儿!”

但是没有人回应,她在往前走,忽然听见草丛里有动静,赶紧跳过去,只见那个小孩半坐在地上,手臂上腿上全都是擦伤,鲜血淋淋的。

柳小婵刚要招呼他,忽然感觉不对,只见脏小孩眼睛没有看她,而是盯着左首方向,柳小婵一眼看过去只见草丛中居然趴着一只大蟒蛇,这只蟒蛇忽然抬起头来,张开大嘴,那张大嘴比小男孩的头还要大,奔着脏小孩就咬了过来。

脏小孩就地一滚,躲开了蟒蛇一扑,但是身子已经靠到石壁上,脏小孩一回身身子就上了石壁,不过他好像是腿部受了伤,没爬上去几步,一脚踩空就落了回来,那条大蟒尾巴一甩就把脏小孩给缠住了,又一次张开大嘴对着他头咬过去。

脏小孩伸双手撑住大蟒蛇的上下颚,让它暂时合不拢嘴,看似简单,实际上这需要极大的力量,而且脏小孩的手掌顿时就被蟒蛇的牙齿刺破了。

看着被蟒蛇缠住在地上翻滚的小孩,柳小婵赶紧掰开项圈弯刀,跳过去就在大蟒的眼珠上刺了一刀,银柄弯刀精钢炼制,无坚不摧,顿时就刺破蟒蛇的眼珠。

这条蟒蛇顿时就松开了脏小孩的身子,想要逃走却被脏小孩撑住上下颚摆脱不了,脏小孩忽然大吼一声,双手用力,蟒蛇的两边嘴角流血,“咔”的一声,上下颚居然被他折断了,嘴角撕开好长,鲜血直流。

脏小孩跳起来,拉住蟒蛇的尾巴轮起来,朝着石壁狠狠的甩过去,一下一下撞在石壁上,直到蟒蛇直拖拖地不动了,才松手扔到了地上。

柳小婵拍手叫到:“好力气,我不帮你估计你也能赢!”

脏小孩杀了几米长的蟒蛇,也累的坐在地上,看看被蟒蛇牙齿刺破的手掌,放在嘴里去舔。

柳小婵说:“你别咬我,我帮你包扎一下。”说着把身上穿着的毛日天的那件外套袖子撕开,过来给脏小孩把手缠住,然后又帮他把大腿流血的地方包扎一下。

脏小孩坐在地上不动,一双大眼睛看着柳小婵,一眨不眨,柳小婵在他漆黑的眼珠里都看见自己的样子了。

柳小婵笑道:“看什么?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们都是人类,你会说人话么?”问完了感觉像是在骂人,又问,“你会说话么,能不能听懂我说什么?”

脏小孩伸出手来,摸摸柳小婵的嘴唇,又摸摸她的肩膀,要摸胸的时候柳小婵把他手抓住了。

脏小孩忽然退后两步,很艰难地说出一个字:“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