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1章 想打我就动手/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林子接着讲述自己的不幸:“小玲被那个天杀的厂长儿子强暴了,就在她的家里,是她妈妈故意把她留在家里,并在外边锁上了门,然后自己出去串门了。她是想让他们俩多接触,可没想到厂长儿子兽性大发,可怜小玲跑都没处跑”说到这里,小林子眼泛起了泪光,毛日天坐在一旁听着,心里也挺同情这个小伙子的经历。

“后来小玲的父母得了厂长家的好处,就压着小玲没报案,小玲也觉得丢人不敢报案,也不敢告诉我。反倒是厂长的儿子四处宣扬,还说小玲不是处子,不想要她。小玲一气之下到公安局报了案,然后回家就喝了农药自杀了”小林子抹了一把眼泪,说不下去了。

毛豆和虎子都没催他,等着他痛苦了一会儿,然后又接着说:“可惜小玲死的太不值了,公安局还没调查她就自杀了,又没留下证据,那件事又过去这么久了,除了她在公安局留下的一张笔录没有其他一点证据,她妈妈为了得到厂长家的私下的补偿竟然也没有作证,小玲就这么白白的死了。我心里气不过,找到厂长家找他儿子报仇,可惜没打到人家反而被他一家人给打了,还把我给开除了,我越想越是生气,心里恨得发慌,罪魁祸首就是小玲的妈妈,于是我就把她约了出来,在我和小玲长约会的地方捅了她,本来是想要她的命的,但事到临头,看着她求饶我又下不了手了。”

虎子看他讲完了,扯着他的肩膀,让他转过来对着自己,然后问:“小子,我要是你就不用刀子捅她,直接把她当老婆得了”

毛豆说:“谁像你似的老少通吃,这小伙子长得水光溜滑的,怎么也不能找个老婆子呀”

虎子一阵嬉笑,笑得极其猥琐,看着小林子说:“水光溜滑?来让爷看看,哪里滑溜”

小林子当他是开玩笑,没理他,想过去整理一下自己的行李,刚往过一走,被虎子拎着衣领就给拽回来了,“我说话你没听见呀我让你把衣服脱了。”

小林子见他动真的,气的嘴都哆嗦了:“你咋这么欺负人呢”

虎子一手拎着他衣领,一手狠狠地在他额头上弹了两下,他弹一下小林子就“哎呦”一声,白净的脑门弹得通红,虎子又问:“脱不脱,不脱我就扒了你。”

小林子虽然害怕虎子,但是也不愿在众目睽睽之下脱了裤子让大家欣赏呀,他用力挣扎,可是虎子的大胳膊都快赶上他腿粗了,他哪里挣脱得了。这虎子要是这么弄别人,其他老犯也许都会觉得他无聊,但是这小林子坏在他的容貌上了,长得和个大姑娘似的,这帮犯人还真的想看看他不穿衣服的样子。

虎子见他不脱,对旁边的老犯努了下嘴:“上”旁边过来几个人就把小林子衣服扒了,虎子接过小林子的衣裤就扔一边去了。小林子双手抱着肩蹲在地上,无助地看着这帮嘻嘻哈哈的老犯,身体不停地发抖,眼泪直流。

毛日天看着他可怜,有道是大丈夫可杀不可辱,这要是换成自己这样被人羞臊,死的心都有了。就说:“闹够了吧,这小子够倒霉的了,别折腾他了。”

这时候虎子看了一眼毛日天,昨晚毛日天进来的时候他睡着了,才看见毛日天这个新人,骂道“这小子啥时候来的,说话挺牛逼呀,你是这屋老大呀?”

毛日天站起来把小林子衣裤踢过去,说:“穿上吧,一个大老爷们儿别动不动就哭鼻子,上去和他拼个你死我活,即便打不过他,以后他再想欺负你也要考虑考虑了。”

虎子听了这个气呀,骂道:“小子,你的意思是你狠牛掰,很能拼命呗?”

说着话,虎子就往毛日天跟前凑,谁都看得出来这是要动手,可是毛日天就好像没看见一样,回身又坐在床沿上了。

毛豆当然知道毛日天不是浪得虚名的人,在万山市都已经大名鼎鼎了,只不过虎子有眼无珠不认识罢了。不过毛豆也没有提醒虎子,看着他和毛日天发难,想看热闹。

虎子本来是这屋里的老大,但是毛豆进来以后他就压抑了,论武力,毛豆瘸了一条腿是打不过他的,但是他知道毛豆是姚七的徒弟,他惹不起姚七一伙,所以就只有退位做二把手了。不敢惹毛豆,又经常被毛豆耍戏,觉得在众多犯人面前很是没有面子,就把这些脾气发泄在新进来的一些犯人身上。

虎子看小林子要穿衣服,就吼了一声:“我看你敢穿上!”小林子吓的手一抖,真就不敢穿了,无助地看着毛日天。

毛日天坐在床沿上悠荡这两条腿,说:“该穿就穿上,你长得再白也是个爷们儿,没啥好看的!”

虎子已经到了毛日天跟前了,伸手按着毛日天肩膀,说:“兄弟,挺能装呀?”

毛日天一笑:“你要想打我就动手,别说没用的,不过只要你敢动手,我保证你后悔!”

“是么,我好怕呀……”虎子假装回头和别人说话,忽然间一拳就抡过来了,但是毛日天等他拳头到了脸旁边一低头,他的拳头就打空了,闪的差点转一圈。

虎子一旦动手了,就要以快制敌,一拳打空也没有多想,回头又是一拳,打向毛日天的胸口,毛日天往后一躲,把脚抬起来抵在虎子已经失重的身子上,然后一用力蹬出去,虎子就飞起来了,“呼”的一声,撞在了墙上再掉下来,虽然没受伤,却吓了一跳,毛日天这一脚咋这么有劲儿呀!

虎子跳起来,又扑过来了,到了跟前一拳挥过来,但是拳头只打到一半,毛日天的拳头已经到了他脸边上了,“啪”的一声清响,虎子头一晕就倒下了,不过这小子也算是抗打,晃晃脑袋站起来,吼叫一声,用尽全力一拳又奔着毛日天鼻子上打过来。

毛日天往后一仰头,虎子的拳头落空,毛日天的脑袋回来,往前一探,正好撞在虎子的鼻子上,虎子一个屁埻坐了出去,鼻子酸疼,鼻血眼泪一起往下淌。

毛日天笑道:“别哭,站起来再打!”

别的老犯都看傻了,虎子像一只发了疯的猛虎一样,声势惊人,人家毛日天坐在那里像闲聊一样,屁股都没动,就把他打得满脸是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