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6章 愤怒的二虎/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海嫂连忙劝阻:“老球子呀,别闹,这孩子是毛日天的干妹妹,你可不能乱来呀!”

老球子说:“妹子?那我就是他妹夫!现在毛日天有求于我,他敢把我咋地!”

呆小萌躲在大家身后,冲牛老球子做鬼脸,说:“不知羞臊,一脸褶子了还是人家毛日天妹夫,你咋不是他儿子呢?”

老球子说:“你别说没用的,快点出来,我和你聊聊。”

牛老球子说着隔着桌子,伸手就来抓呆小萌,忽然裤裆被什么东西顶了一下,“啪叽”一声,牛老球子趴在桌子上了,压得桌子翻椅子倒,菜汤扣了一头,一条刚吃几口的单目鱼也被他压扁了。老丑子从桌子下钻了出来。

海老头这一下可是火了,骂道:“狗东西,你可以无视我,可以调戏呆小萌,但是你不应该弄翻了我的饭桌子!”说着,抡起拐杖就打。

牛老球子也是个无赖出身,哪能惧怕海老头这一条腿的,爬起来就把海老头按住了,大拳头就往海老头身上打。

海嫂赶紧过来往起扯牛老球子,老丑子一看海老头被按住,过来趴在牛老球子的屁股上就咬,被牛老球子一脚踹出老远。

呆小萌一看打起来了,自己也不能闲着,到厨房找兵器,看见炉灶上坐着一壶开水,伸手拎着就回来,一看牛老球子按着海老头一拳一拳往脸上打呢。

海老头大叫:“打得好,再用点力气,爷爷一点都不疼!”

呆小萌叹气道:“你也就这么点本事了。”过去扯开牛老球子的后脖领子,壶嘴对准了就往里倒,牛老子球子“呕——”的一声长吼,跳起来就蹦,呆小萌轮着水壶砸过去,水壶炸开,屋里所有人都被波及,连呆小萌自己的脸都被烫起泡了。

不过受害最重的还是牛老球子,这老小子疼的一步就窜出屋去了。

海老头爬起来骂道:“算你跑得快,老子刚要还手!老丑子,咱们追!”

海嫂说:“快别追了,给小毛打电话吧!”

呆小萌跑出去看看,一看牛老球子虽然被烫伤了,但是还没忘了他的飞鸽牌二八自行车,跑回别墅那边取自行车去了。呆小萌这一壶开水把这老小子的欲望都给烫没了,只想回家上点烫伤膏。

呆小萌捂着脸往家走,迎面遇上杨二虎,杨二虎问到:“小萌,干啥去?牙疼呀?”

“什么牙疼呀,是烫坏了。”呆小萌一松手,杨二虎凑过来看看,连连咂舌:“啧啧,这小皮肤烫的,都起了水泡了,快上点烫伤膏去吧,别留下疤瘌就毁容了。这是咋弄的呀?”

呆小萌怒道:“还不是怨小毛,非要占地,弄得什么二流子都往家里跑,那个姓牛的什么粪球子,说是来谈合同的事儿,却要非礼我,我跑到海老头家都躲不过去……”

“啥?你被牛老球子祸害啦?”杨二虎说着上下打量一下呆小萌,想看看她的是不是被糟蹋了,见她衣服裤子没啥两样,就是湿啦啦的,这才放心,说:“小萌你别急,这事儿我帮你摆平,我现在就去牛头村,我要不打的牛老球子登门求饶认错,你二虎叔就算是在湖山村白混了!”

杨二虎气得回身就走,一个老跑腿子敢到湖山村来为非作歹,简直就是活腻了!

杨二虎开车到了牛头村,到了牛老球子家门口,伸腿几脚就把牛老球子家门踹开了,冲进屋里一看,牛老球子光着屁股对着镜子擦烫伤膏呢,看见杨二虎进来也没转回来,说:“你这么大火气干么,要是和我动硬的,就别想我把地卖给你们!”

“我去你妈比,我和你先不说买地的事儿,我问你,是不是非礼呆小萌了?”

“啥叫非礼,我们是正常交流,谁能证明我非礼她了?我是扒她衣服了,还是脱她裤子了?倒是她拿了一壶开水浇我,这是伤害罪知道么?”

杨二虎说:“想要证据是吧,会有的!”说着扯着牛老球子稀疏的几缕头发就按在炕上了。

别看牛老球子和海老头他们打的时候,以一敌四,但是在杨二虎面前,就像个软脚虾一样,被按在炕沿上起不来,杨二虎大拳头一下一下往他脑袋上砸。

打了两分钟,牛老球子满脸是血,终于忍不住了,他可没有海老头那个老王八抗打,牙掉到第三个的时候就叫饶了:“二哥,别打了,我错了还不行么?”

“还敢不敢欺负呆小萌了?”

“不敢了!”

“那地你多少钱卖?”

“随便,给说少我就要多少,不多要!”

一听这小子彻底服了,杨二虎放开他站起来,说:“早这样就不用挨打了,还跑到湖山村去闹事,你知不知道湖山村人不好惹,小日本去了都不敢闹事,你去闹不是找死么?”

牛老球子也不说话,就是一个劲儿抹鼻血。

杨二虎说:“你等着吧,明天我把钱和合同都带过来,小毛也不能占你便宜,该给你多少还给你多少,别耍无赖就行!”

杨二虎说完就往外走,到了大门口忽然听见后边脚步声响,回头一看,牛老球子两眼通红,光着光屁股手里举着一把铮明瓦亮的菜刀冲过来了。

杨二虎大怒:“卧草,你这是要和我拼命呀?”杨家两只虎可不是浪得虚名,别看打不过毛日天,那是力量不行,可不是人家孬种,这时候见到牛老球子拿着刀拼命,杨二虎是不怕反怒,骂道,“姓牛的,有种你砍我一刀试试!”

“咣!”牛老球子真的砍下来了,幸好杨二虎及时看出了这小子真的下手,赶紧躲开脑袋,一刀被砍在肩膀上了。

杨二虎回手把门口立着的一把铁锹拎起来了,抡圆了就和牛老球子打在一起,牛老球子别看拼了命,根本不是二虎的对手,转眼就被铁锹撂倒了,杨二虎几铁锹砍在这小子脑门子上,砍出了几道口子,血像串箭一样往出喷。

杨二虎见牛老球子不动了,又狠狠踢了他几脚,骂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回去取合同,你要是敢不签,我还揍你!”说完捂着肩膀上的伤口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