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5章 咬人的疯子/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接了陈峰的电话,听着他挺焦急的,也没详细的打听怎么回事儿,就起来往出走。

到了大厅,柳小婵正在厨房找吃的呢,毛日天问道:“这么早就饿了?”

“是呀,昨晚光顾着维持秩序,没吃晚饭,半夜我就饿了,把呆小萌的零食都吃了,但是不管用,肚子咕咕叫,你的厨房咋啥也没有呀!”

毛日天说:“咱们这个厨房就是个摆设,平时都在食堂吃饭,要不就到处蹭饭,你跟呆小萌没有一个愿意做饭的,白白摆了两个女人在家里!”

“你还怪我们,男人就可以不做饭了么?我看就生气,赶紧带我出去吃饭!”柳小婵插着腰走过来。

“好吧,”毛日天说,“我现在要去万山县,你去不去?”

“去!”柳小婵当即就跟着毛日天出来,上车直奔万山市。

到了万山市,直奔市医院,同时给陈峰打电话,陈锋这时候也在万山市医院,已接到电话就说:“小毛你快来!”

“怎么了这么急,人快死了么?”

“比死了还严重,来了直接到一楼急诊室。”

毛日天加足马力,连闯了几个红灯,到了市医院门口刹车,和柳小婵一起往里跑,到了门口,被两个保安拦住了,说:“暂时停业,你们不能进去!”

毛日天双手一抡:“滚一边去。”

两个保安被推开,到了里边急诊室整个走廊都被警察守住了,毛日天这一次不便于乱闯,怕引起骚动,就说:“我要见陈锋局长,我是毛日天。”

警察已经接到通知,一听是毛日天,赶紧带着他往里走,进了急诊大厅,只见里边摆放了四五张床,每张床上用手铐靠着一个人,这几个人双手都被拷在担架床上,但是并不那么老实,拼命摇晃着手里,想要挣脱手铐,对守在一边的警察的呵斥充耳不闻。

柳小婵惊异地问:“这里是精神病院么?怎么拷了这么多疯子?”

毛日天说:“这些人好像不仅仅是疯了那么简单,疯子也不会都是这么一个症状!”

陈锋此时正在指挥大家维护现场秩序,一大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忙得团团转,想要给这些人打镇定剂都打不上,有一个护士又被客人咬住了手臂,两三个警察才把她救下来。

陈锋看见毛日天,赶紧迎过来拉着毛日天说:“小毛你可来了,快看看这些人得了什么病了!”

毛日天过来蹲在一个年轻病人面前,这是一个女人,身上衣服都扯碎了,袒露胸乳,但是也不知羞,瞪着眼睛看着毛日天,呲着牙一个劲往起挣扎,要来咬毛日天。

毛日天对身边两个护士说:“给我拿几副口罩来。”护士虽然不认识毛日天,但是一看公安局长恭恭敬敬陪在他身边,知道不是一般人物,赶紧到医务室拿出一摞口罩。

毛日天拿起三个口罩摞在一起,到了患者脑后,把口罩戴在她的嘴上,让她暂时无法咬人。

旁边的医护人员一看这个办法不错,都赶紧效仿,把口罩给另外几个患者戴上了。

毛日天伸手给那个病女人号脉,只觉得她皮肤热得发烫,脉搏跳动很不平稳,时快时慢,快的时候超过二百下,根本就不是人体能承受的范围。

这是什么毛病?毛日天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用透视眼看看患者身体,除了血流加速,心跳加快没有别的症状。再用读心术读一下这个患者的大脑,这个女人的脑子就像一张白纸一样,根本读不到信息。

陈锋跟着毛日天蹲在一边,问道:“小毛,你能治么?”

毛日天说:“没有把握,没遇上过。我来试验一下。”说着伸手按在患者的印堂穴和肚脐神厥穴上,输入灵气。

毛日天输灵气治病,一边回头问陈锋到底怎么回事。

陈峰说:“市医院急诊医生打得报警电话,110接到报警以后出警,到了医院以后发现有一个病人追着人咬,已经被他咬伤好几个了,医院的保安三四个人都按不住他,反而被咬伤了。

巡警用电棍把这个人打倒,但是电棍一离开身体,这人马上就跳起来咬人,最后大家扯了绳子围绕,才把他制服,,用手铐铐在了床上。

可是紧接着就又有病人被送进来,这些病人刚来的时候都是口吐白沫神志不清,高烧不退。医生有了第一个病人的经验,就在这些病人一进来就让警察用手铐把他们拷在病床上,果然没几分钟,这些人就开始发狂,都有攻击人的倾向。

而且,我刚一到这里就接到别的包片派出所的电话汇报,现在万山县各大医院都有类似的病人出现,已经有多人被咬伤了,甚至在一个诊所里,一个老医生已经被咬死了,这些患者就好像疯了一样,见到人露出来的皮肤就咬,咬住就不松口,直到把这块肉咬下来,才嚼着吃进肚子里。”

“那不是都成了妖精了?”柳小婵惊叫道,“十一不也是这样么?”

“什么十一?”陈锋问。

此时毛日天已经输灵气治人已经到了重要阶段,不敢说话,柳小婵就把昨晚发生在湖山村的一些事儿说了,陈锋说:“这么说,这种患者不仅仅是万山市有了!”

毛日天忽然想起一件事儿,赶紧收功,撤回双手,拿出手机往打电话,要打给狗剩子,但是电话竟然打不通了。

这时候邢队长急匆匆跑进来,对陈锋说:“局长,不好了,外边所有的网络和电话都不通了,就连座机也打不了,现在只有我们手里的对讲机还能用!”

陈锋怒道:“还不赶紧派人去电信公司查是怎么回事儿!”

这时候,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忽然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别的医生赶紧靠近过去,准备急救。

忙了半天也没有效果,忽然一个护士说:“这位刘医生就是第一个被患者咬伤的人!”

大家一惊,一个警察赶紧掏出手铐,说:“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他拷在一边。”说着手铐铐住这个医生的一只手腕,拉着拷在桌子撑上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