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4章 喂鸡/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看王艺潇,眉目传情,伸手就拉着毛日天的手,说:“十八厘米,虽然我现在头脑有些混,但是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我也很喜欢你,以后我都不离开你可以么?”说着,把头靠在了毛日天的肩膀上。

毛日天这一刻心酸不已,不忍心把只有这么一点记忆的王艺潇推开,搂着她说:“艺潇,我不会再离开你,我会保护你的!”

王艺潇轻轻点头,双手抱住毛日天的腰不放开,长长的睫毛下,流出一行晶莹的泪水。

毛日天叹口气,说:“我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你不要害怕可以么?”

“有你在,我哪也不去!”

“那不行,我们不能总是待在这里,一定要走的,你能听我的话么?”

“能!”

本来很强势的女狱医这个时候变得无比乖巧,像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一样,让毛日天起了很强的保护欲!

毛日天把一条毛巾撕开,说:“艺潇,外边有很多不好看的人,你不要看,我把你的眼睛蒙起来,到了地方我再给你打开!”

“不行,我要看着你!”王艺潇抱着毛日天的腰,仰着头,一脸的天真。

毛日天说:“我们就算是躲猫猫,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不过必须先蒙住眼睛。”

好说歹说,王艺潇答应了,笑嘻嘻地让毛日天蒙住眼睛。毛日天伸手拉着她往出走,看着她嘴角带着灿烂的笑容,心说,这丫头还是疯了,已经头脑简单到如此地步,不知道她会不会变成带菌者!

不过既然王艺潇没有咬人的倾向,就不能把她抛弃不管,不由此时又想到二妮儿,二妮儿被自己的灵气治疗过,但是昨晚肯定没有犯病,不然狗剩子一定会来找自己的,为什么王艺潇她们犯病这么快呢,难道他们所感染的病毒还不一样?对了,王艺潇被咬的是肩头,病毒要攻击大脑才会令人失控,昨晚那几个客人和二妮儿都是被咬到了脚脖子,一定是距离大脑比较远,又被自己的灵气暂时压制住了,所以才会发作的晚一些,刚才和李颖妈一起追自己的其中一个好像就是昨晚自己救治过得客人。

既然这个人已经疯了,那么二妮儿……

毛日天身上直流冷汗,二妮儿是他最重要的人之一,真不敢想象二妮儿变成了见人就咬的疯子,而且自己还救治不了!

毛日天拉着蒙着眼睛的王艺潇走出来,到门口趴在门缝上往外看看情况,只见李颖妈拉着一个已经疯了的老头往一边拽,那个老头也不看她,就是要走,两人僵持着,李颖妈说不出话,嘴里“嗬嗬”直响,拉着老头了的手来摸自己的胸脯。

妈的,这个贱女人,疯了还在撩汉!

门口有这么两位,出去一定会乱的,毛日天伸头隔着墙往隔壁那家人家看看,隔壁住的是陈老实和他老伴,陈老实已经被杨大虎杀了,不知道他老伴有没有被咬。

毛日天伸头看了半天,那院没有动静,忽然看见院子里停着一辆电动车,是四个轱辘带蓬的那一种,于是把王艺潇抱起来送过墙头,说:“把你别动,我带你去坐车。”

“好呀好呀,我要做过山车!”王艺潇跳着脚拍拍手说,神情完全是就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

毛日天飞身跳过来,拉着她往电动车那边走,忽然门一响,陈老实的老婆从屋里走了出来,毛日天赶紧警惕起来,拉着王艺潇躲在电动小汽车后边。

只见陈老实的老婆拿着一个盆子,走到鸡窝旁,伸手在盆里抓了米粒来往鸡窝里边撒,嘴里发出“咕咕咕……咕咕咕”的声音。

毛日天看见她两眼猩红,绝对是疯了,不过疯了还能喂鸡,不知道会不会咬人。

这时候王艺潇听见陈老实老婆“咕咕”的声音,不由一笑,也跟着学到“咕咕咕”

陈老实老婆忽然间眼神变的凶恶起来,一下把米盆子扔在地上,回头就奔着电动车后躲着的两个人冲过来了。

毛日天害怕她伤到王艺潇,赶紧迎了过去,说:“婶子,是我!”被陈老实老婆钳着脖子就按在墙上,张着嘴就咬了过来。

毛日天赶紧把手里的刀横着塞进她的嘴里,陈老实老婆把钢刀咬的咯嘣嘣直响,门牙都被崩掉了,但还是用足了力气来咬。

王艺潇听见声音不对,用手摸索着往过走,说到:“十八厘米,你在哪?”

毛日天说:“你不要过来!”

王艺潇笑到:“我听见你在哪里了!”伸手就摸到了陈老实老婆的身上。

毛日天如果想要杀死陈老实的老婆,那只是一抬手的事儿,不过这个婆娘虽然现在疯了,以前却接济过毛日天,毛日天小时候爹妈死的早,家里困难,大冬天的到李颖家找李颖都进不去屋,陈老实老婆经常招呼他进屋取暖,还给他用炉子烤土豆吃。毛日天虽然称不上正人君子,却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此时陈老实的老婆虽然要吃他肉喝他的血,但是毕竟是一个疯子,是个患者,哪能和她一般见识。不过一味地退让也不行,陈老实老婆不但不领情,而且力气大得惊人,比平时的一个男爷们儿都有力气,听见王艺潇的叫声,回头就要去咬王艺潇。

毛日天可是急了,一把抓住她的后衣领,用力一甩,就把她摔进了屋里去了,然后用一辆破自行车挡住了门。

陈老实的老婆在里边疯狂踹门,门板都踹裂了。

王艺潇听见陈老实老婆的嘶吼声,惊恐地问道:“十八厘米,什么声音。”

毛日天说:“你叫我小毛或者毛日天都行,别叫我十八厘米了,要是别人听见不好听知道么!”

“知道了十八厘米。”

毛日天摇头叹息,拉住王艺潇说:“我们走吧。”

毛日天把电动车钥匙一拧,还真的是满电,于是把王艺潇拉进车里坐好,自己悄悄打开大门,然后回来也坐进车里。

往出开车的时候,忽然身后“咣当”一声,屋门已经被陈老实老婆踹开了,不过陈老实老婆并没有马上冲出来,过了一会儿,拿着一个盆子走了出来,到了鸡窝旁,抓了一把米撒进去,嘴里“咕咕咕”的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