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4章 孕妇/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呆小萌本来要用灭火器射这些扑过来的疯子,但是这些疯子被毛日天汽车的强光大灯一照,顿时就失去了方向感,并且很快就没有战斗力了,好像瞬间就忘记了自己要干什么,都自己做自己的事儿去了。

呆小萌很是失望,拎着灭火器上了车,毛日天把车退开一段,改方向走了,那些失去大灯照射的疯子忽然又开始来追汽车,毛日天赶紧加油门冲了出去。

原来强光可以暂时封闭他们的意识,也就是说这些人一旦眼睛失明,就会忘记想要做的事儿,这也是一个重大发现,毛日天赶紧给车上的几个人讲述疯子们的特点,只要不惊扰他们,他们了就会去做他们没疯之前最喜欢做的事儿。再就是失明就会失忆。

杨二虎说:“那以后他们咬人就不用砍他们头了,直接扣眼珠子就行了,至少不算杀人!”

呆小萌说到:“这个时代是个暴露本性的时候,二虎叔叔你很残暴呦!”

杨二虎说:“这叫什么残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要咬我,我就杀他,天经地义的么!”

毛日天摇头:“能不杀尽量就不要下杀手,毕竟都是同村的村民,他们不是僵尸,说不定有救的!”

毛日天说话,杨二虎点头答应,没有犟嘴。

车子往超市方向开过去,车灯照射下,忽然前边一道影子出现在大道上,越来越近,一个穿着风衣的人站在大道中间,挡着路。

“有一个疯子,不知道是谁!”杨二虎说。

“好像是杨明!”呆小萌说到。

毛日天此时也看到了,车前不远,果然是穿着风衣的杨明,高高瘦瘦,两眼在车灯照耀下发出精光。

毛日天骂道:“杂种,我撞死他算了!”说着就踩油门加速。

杨二虎是看着杨明长大的,很疼这个侄子的,赶紧扯住毛日天的胳膊说:“小毛,先别,你刚才不是还说能不杀就尽量不要杀么,这小子虽然可恶,但是能不能先不要弄死他?”

毛日天说:“他现在已经完全不是以前的杨明了,以前的杨明虽然不是人,至少只是做些损人利己的事儿,现在的杨明认贼作父,和细菌病毒传播者穿一条腿裤子,已经丧心病狂了!你不要杀他,后患无穷。”

毛日天说着,脚上一点不松劲儿,直接撞向杨明。

就在后车厢上的金莎莎还有黄薇的惊呼声中,汽车呼啸而过,但是什么也没有撞到,杨明一闪就不见了。

“卧了个槽吗,长本事了是吧?”毛日天说着,减了减速,前后左右观察着,寻找着杨明的踪迹。

“在后边。”呆小萌说。

毛日天在倒后镜中果然看见,杨明还站在刚才的位置,只不过转过身,面对着自己的车后。

毛日天一脚刹车踩住了,然后倒车,说:“我就不信这小子撞不死!”

有了第一次,杨二虎也没有阻挡毛日天,也惊奇地看着后边路上站着的杨明。

只见杨明这一次没有站着不动,而是往路边走了几步,进了一个巷子。

毛日天倒车过去,然后挑头,把车大灯照过去,灯光照进了那个巷子,车上所有的人不由都大吃一惊,只见这个巷子里边高高矮矮站了几十个人,都是像没有头苍蝇一样的疯子,杨明在他们身边走过,这些疯子没有人去攻击他,有挡路的,被他随手推倒,也不知道反抗。

用强光灯照着,这些疯子并没有对毛日天他们攻击,但是这些人都是湖山村的村民,毛日天也不会把车撞过去,又不敢下去走进这些人群,大家就在车上看着杨明走进了一家院子,然后从里边拉出一只大木箱子。

这种箱子在农村很常见的,一般都是放在炕上或者柜架上用来装衣物的,有一米多长的一个长方形木头箱子。

杨明把这只箱子拉到了巷子口,然后站直了身子,迎着灯光看过来,招了招手。

杨明的反常举动令毛日天有些不安,自从得了灵气以来,杨明在自己面前一直是被欺负的角色,现在忽然看着杨明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不知道他下一步想要干什么。

只见杨明打开了箱子,伸手进去,竟然在里边扯住一个女人来,他扯着女人的头发,拉着她站了起来,这女人小腹隆起,竟然是个孕妇,车上的杨二虎大声惊呼:“玉兰!”说着就要下车,被毛日天一把拉住,说:“别冲动,拿好武器。”然后对呆小萌说:“你坐到驾驶位上来,发现不对就赶紧开车带着他们回家去。”

面对诡异的杨明,毛日天此时已经没有了胜过他的把握。

毛日天手里拿了吞龙斩,杨二虎拎着斧子,俩人下了车,往前走了几步,杨二虎说:“杨明,你抓你二婶干什么,快放了她,她……她肚子里那是你弟弟呀……或者是你妹妹!”

杨明冷笑了几声,蹦出两个字:“扔了武器,跪下!”

杨二虎有上前几步,说:“我是你二叔,你让我下跪,不害怕折寿么?”

听到折寿这两个字,杨明脸色一变,忽然手上一用力,把玉兰的头发向后扯,拉的玉兰扬起了脸,只见玉兰很萎靡的样子,想必是在箱子里关的时间不短了,这时候被车灯晃着,根本睁不开眼。

虽然看不见,不过玉兰已经听见了杨二虎的声音,叫到:“二虎,杨明已经变了,不是以前的杨明了,你要小心呀!”

杨明嘿嘿冷笑两声,说:“我再说一遍,你们扔到武器,跪在地上,不然我就先把这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掏出来,然后再杀了你们!”说着,手一翻,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放在了玉兰的肚子上,轻轻一挑,玉兰的衣服扣子就飞了,露出圆滚滚的肚皮。

杨二虎大怒:“草你妈的小兔崽子,我是你叔,她是你婶子,你就是为了什么也不应该这么对我们呀?”

杨明手里的匕首在玉兰肚皮上轻轻一划,玉兰肚皮上顿时出现一条浅浅的伤口,流下血来。

杨二虎吓得赶紧扔了手里的斧子,“噗通”跪在地上,叫到:“草你妈的小兔崽子,我给你跪下了,你可不要伤害我儿子……或者女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