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7章 少女的嗜好/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路上遇到疯子追赶毛日天就加速躲开,摩托车灵活快捷,很快就到了赖秃子家门口。

赖秃子家前后都是五间大瓦房,后边的住人,前边的都是卷帘子门,有的当仓库,其中一个就是车库。

毛日天跳下来,刚要过去敲门,忽然看见墙头上伸出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吓得毛日天一个侧滚翻就躲到摩托车后边去了。

等了片刻,没有声音,毛日天伸头一看,星光下,墙头上趴着一个光头男人,端着一杆猎枪在描着自己,一动不动。

看这个头型就知道这是主人家赖秃子了,毛日天赶紧低声喊道:“大叔,是我,我是小毛!”

只见墙头上的人忽然扔了手里的枪,从墙头上一个跟头折过来,低吼一声就奔毛日天扑了过来。

卧了个槽,又是一个疯子,难怪,赖秃子最大的乐趣就是打猎,但是现在限制打猎了,他的猎枪也被收缴了,他憋了好多年了,这一疯了当然就是去回味当年趴在山头草丛里边像猎物瞄准的感觉了,幸亏他那把猎枪是假的,不然这老小子说不定真的把自己当猎物打一枪了。

对方没有了枪毛日天自然不怕他,早就拿好口袋等着,光头一到跟前,毛日天扑出去当头就套住了。

赖秃子挣扎了半天没挣扎开,趴在地上俩手又呈拿枪的状态,趴在路上,只是头上套了一个口袋,显得十分滑稽。

毛日天又拿起一个口袋,从他身上迈过去,从墙头跳进去,然后进屋,屋里没有点灯,但是借着星月之光,只见赖秃子的老婆正在忙忙碌碌地做饭呢。

只见她手里拿着一个不锈钢盆,从米桶里舀米,然后在水缸打水淘米,淘完米后倒进大锅里,大锅里这时候已经是一锅的米了,水都冒了出来,赖秃子老婆倒完了米以后,回头又去米桶舀米。

不用多看,这黑灯瞎火的一个劲儿淘米,这女人一定是疯了,看来她还真的是个良家主妇,最大的乐趣竟然是做饭,不过她记得零星的程序,也不管米多米少,水多水少了。

毛日天不想惊动她,站在门口等着机会,想绕过她进里屋找钥匙。

只见赖秃子老婆淘米之前总是往米桶后边比划一下,然后再去舀米。毛日天不由奇怪,等她去水缸那里打水淘米的时候,悄悄过去一看,只见米桶后边有一个小盒子,里边塞了不少的纸币。

毛日天明白了,这娘们儿最大的乐趣不是淘米做饭,而是藏私房钱,把钱藏在这里可能是她最惦记的事儿,所以疯了以后留下的一点点潜意识就是到这里来经管私房钱。

水缸里传来刺耳的声音,原来水已经被赖秃子老婆舀没了,用不锈钢的水瓢刮得水缸吱吱直响。

毛日天最讨厌这种声音,赶紧闪身进了里屋,关上门,拉开灯,刚要去柜子抽屉里找外边车库的钥匙,忽然听见“嗯嗯”的声音,往炕上一看,原来炕上被窝里还躺着一个人,是赖秃子的大闺女香草,今年十七岁了,中学毕业不就不念书了,性格腼腆,很少出屋门,毛日天本乡本土的也很少见到她。

毛日天只见香草头朝里躺在炕上,身上盖着一个被子,手不知在里边干什么,被子拱动,嘴里直哼哼。

毛日天好奇心起,悄悄走过去扯着被子一角,轻轻拉开,不由得毛日天瞳孔放大……

香草只穿了一件背心,下半截光溜溜啥也没穿,手里拿着一只大茄子,在身上来回的蹭呢!而且大腿上一个发黑的牙印,血已经经干涸了,显然是已经被咬之后疯了。

这小妮子平时一见人就低头,脸红红的,羞答答的样子,任谁都不会想到她居然最喜欢干的事儿是这样!

看到这毛日天不由暗想,如果自己要是疯了,会干什么呢?咦——不敢想象,肯定见不得人!

这时候香草发现了毛日天,忽然扔掉茄子扑过来,毛日天向旁边一闪,手里的口袋当头套下去,然后收了一下口袋嘴。

香草扑倒在地上,来回滚动几下甩不脱头上的袋子,就安静下来,俩手又伸到了腿中间……

毛日天打了个冷战,说:“太邪恶了,青春期少女,可以原谅!”然后从边上绕过去,在赖秃子家里找了起来,找了半天,终于在柜子里一个皮兜里边找到了一大串钥匙,毛日天拿着就走,回头看看躺在地上抠自己的香草,伸手把茄子拿过来递在了她的手里,扯了个被子给她盖上,然后才开门出去,赖秃子的老婆大半截身子插在水缸里,还在“吱吱”地刮着水缸。

毛日天出了门,找到钥匙打开车库的大门,见那辆箱货果然停在里边,上去打着火,看看油表,还有一大半的油,来回跑几趟都够了。打着火开出车库,看着前边的赖秃子还在地上趴着了,头上的口袋还没有弄掉,双手不停地做着射击动作。

毛日天绕开赖秃子,开车直奔湖山村超市。

车到门口,毛日天看看四周没有动静,把车门对着超市的卷帘门,然后跳下来。

这个超市的老板娘叫王娜,是前几年嫁过来的这个村子的,老公是泥水匠,也就是瓦工,每年这个时候都出去打工,王娜就自己在家里看着超市。因为她为人随和,和谁都爱开玩笑,大家都很亲切地在背后称其为“大众情人”。

王娜长得不错,不过已经快三十岁了,不在毛日天喜欢的范围,虽然来买东西的时候的时候也会调戏她几句,不过出了门就忘了。但是村里的闲汉们可是很喜欢她,经常茶余饭后地说晚上要去钻王娜的窗户,虽然都是说笑,不过有不少在说笑的同时心里真的会想象一下王娜那白净的皮肤,只不过是有贼心,没有贼胆。

毛日天不知道王娜有没有被咬到,在窗口轻声叫了两声,没见有人应答,就拿出吞龙斩,在卷帘门上一撬,把锁别坏了,然后拉开门走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