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3章 捉奸/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雪一听呆小萌的话,说:“小毛,她是说杨明连我二叔都杀了是不是真的?那我老爸说去找杨明……那岂不是很危险!”

毛日天说:“你别急,我现在就出去找你老爸去。”

“我和你一起去!”杨雪的犟劲儿上来了,毛日天怎么说也阻止不了她,扯着毛日天非要和他一起去。

这时候柳小婵从屋里打着哈欠出来了,一眼看见毛日天和杨雪在走廊拉拉扯扯的,吓得赶紧回身又回了房间,关上门靠在门上,捂着心脏。

呆小萌问:“你干嘛?见鬼啦?”

“是毛日天!”

“毛日天你一天看见八十遍,有啥惊慌的,你看你,脸都红了。”呆小萌走过来笑话她。

“红了么?”柳小婵不敢直视呆小萌的眼睛,几步扑到床上,说:“我再睡一会儿。”然后一拉被子钻进被窝,心说,毛日天不知道昨晚是不是故意的把腿骑在我身上的!

不说柳小婵胡思乱想,也不说毛日天带着杨雪出去找杨大虎,单说杨大虎昨晚听说杨明杀了自己弟弟以后,就始终处于焦躁不安的状态,在黎明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带上了一把西瓜刀,开着毛日天开回来的箱货就除出了别墅。

他开着车在村子里瞎转悠,想要找找杨明,但是一直找到天亮也没有找到。

不知不觉开出了村子,到了东头牛头村,一进村就遇上一个胖乎乎的人,贼头贼脑地在一棵大树后躲着,伸着脖子不知道在看什么。

看背影杨大虎就认出来了,这个是牛头村的村长牛田东。

这老小子在这儿鬼鬼祟祟偷看什么呢?杨大虎下了车,走到牛田东身后,从他肩膀看过去,前边是一家人家的院子,没有人影。

杨大虎正要问话,牛田东猫着腰就跑出去了,助跑几步,“嗖”的一声扑上了短墙,用力有些猛了,一个跟头摔了进去。

杨大虎感觉奇怪,这老小子一大早上干什么?于是就没和他说话,站在墙外看着院子里的牛田东。

只见他到了窗外敲了几下窗子,窗户打开,里边伸出一张女人的脸,一脸痴痴呆呆,没有表情,眼珠子红红的,杨大虎一看就知道这是个被感染的病毒的疯子。

奇怪的是这个疯子见了牛田东并没有咬他,而是让他从窗台爬进去,就开始伸手翻牛田东的衣兜,牛田东衣兜里啥也没有,但是这个女人就好像掏到了什么一样,往自己兜里揣。

牛田东也不管这个女人掏什么,抱着这个女人就亲。

“妈的,疯子你也不放过!”杨大虎说。

这时候外边脚步声,一个男人从大门口走进去,肩膀上扛着个锄头,杨大虎一看这个人他认识,是牛头村有名的老实人,叫牛衡。一认出她来,就想起那个女人来了,那个屋里的女人就是牛衡的老婆,外号叫“开裆裤”的宋晓梅。

宋晓梅是苇子沟人,当年在城里当过几年小姐,后来消息传到了家乡,以至于虽然长得虽然有几分姿色,也没有谁家敢娶她当老婆,做过小姐的女人裤腰带都松,随时给老公带个绿帽子啥地,也不是她们就不想和老公过了,就是把性方面看得淡了,和谁睡不是睡,又缺不了一块肉。

在苇子沟名声臭了,找不到好人家,就嫁给了外县一个老光棍。

老光棍是个酒鬼,虽然有点钱,不过性格暴虐,一开始贪图宋晓梅岁数小,长得漂亮,花了不少彩礼娶回来的。时间久了,也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说宋晓梅曾经怎么怎么样过,在一次抓到宋晓梅和同村一个年轻人在玉米地里出来,他就更加相信传言了,开始暴揍宋晓梅。

一言不合就是拳头飞脚,宋晓梅哪受得了这个呀,没几次就打跑了,回到县城接着干她的站街事业。

老光棍后来去城里找她,结果就在跟踪宋晓梅和一个男人去开房的时候,过街没看车,被一辆拉了一车钢筋的加长车给压死了,从此宋晓梅不但成了小寡妇,还成了扫把星,更没人敢要她了。

不过宋晓梅也不在意,自己能赚钱,自给自足,钱也不缺,男人的那个东西也不缺,非结婚干嘛,就继续在城里混。

后来宋晓梅年级大点了,快三十岁了,城里的小姐倍有新人出,竞争越来越强烈,一天到晚站的腿酸也赚不了几个钱,她就又退了一步,找了一个死了老婆带孩子的老实男人,就是牛头村的牛衡。

宋晓梅虽然几经嫁人,但是死性不改,见到男人就心痒,谁要是和她聊得来她就想脱裤子,不过有代价的,多少的得送她点啥,她要求也不高,一般朝十块钱就行,所以得了外号叫“开裆裤”。

时间久了,牛头村有了她不低于十个姘头,所以这女人一天的零花钱是不断。

牛衡虽然老实,但是不是傻子,也不是聋子,哪能听不到风言风语。男人再老实也受不了这个,武大郎都知道反抗,何况牛衡比武大郎可高大的多。

牛衡开始绝地反击,就要抓住老婆偷人的事实,捉奸捉双,牛衡夜以继日地观察着老婆的一举一动,非要抓住这个给自己戴绿帽子的男人是谁,却不知道,那可不是一个两个呀!

牛衡虽然上了心,但是宋晓梅智商比他高,而且毕竟是在城里混过的女人,和牛衡斗智斗勇,始终没有让他抓到事实,这件事儿就成了牛衡的一块心病。

被血红49感染以后的人,会存留着一点点的意识,总是把这些年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事在潜意识下完成。牛田东好色,平时就喜欢沾花惹草,宋晓梅自然也和他有一腿,所以偷女人是他的习惯。宋晓梅虽然疯了,但是朝男人要东西要钱的习惯还是放在第一位,而牛衡在外边转一圈,就回家捉奸来了。在这个老实人的心里,抓到谁给自己戴绿帽子对他来说,那是头等的大事儿!他一进家门,就蹑手蹑脚,把锄头拎在手里,趴在窗口往里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