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8章 屁阵/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明忽然看见一个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男人出现,不由一惊,随即笑到:“妖邪之辈,敢冒充老子!”他在腰里掏出一只瓶子,把一些药粉倒在手上,随手一挥,一股白色烟雾弥漫,身边的那些小黄皮子连滚带爬地躲开,杨明忽然一闪身就不见了,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那个假杨明的身后,一把抓住他的衣领,随手一甩,假杨明摔在地上,摔得“嘎”的一声现了原形,竟然是一只硕大的黄皮子。

黄皮子想要跑,却被杨明一脚踩住了尾巴,杨明手里又拾起一块石头,对着黄皮子的头喝问道:“畜生,我和你们没有冤仇,为什么要围攻我?”

黄皮子说:“我们是没有冤仇,但是毛日天是我的朋友,你骂他,所以你就一定不是好人!”

杨明哈哈大笑,说:“我真的是服了毛日天了,还真的是滥交,人畜不分了!好,既然你这么讲义气,我就成全你!”手里石头就要往下砸下去。

老黄皮子一看,急得用力一挣,大尾巴顿时断了,杨明一石头打空了,没了尾巴的老黄皮子一步跳出老远。

杨明脚上受伤严重,行动不那么灵活,赶紧俯身又去拿石块,只听老黄皮子一声叫唤,身边的小黄皮子们全都撅起屁股。

杨明知道这些黄皮子这是要放毒,赶紧用手捂住口鼻,嘴里念咒,封住窍门,然后手里的瓶子一挥,白雾弥漫,罩住身子。

只听“噗嗤”“呯”“嗤嗤”的声音不绝,山谷里顿时臭气熏天,黄烟笼罩。

金莎莎一接触到黄烟,早就一头栽到了,而杨明被一股白雾笼罩,黄烟暂时没有侵袭过去。

老黄皮子站在石头上,身边又出现一只母的黄皮子,是他老婆,两个黄皮子一起念动口诀,身边的石块飞舞,都向杨明打了过去。

黄烟侵袭不过去白雾,石块确实可以,而且石块一旦击破白雾,顿时就带进去一股黄烟。

杨明虽然已经封住了口鼻,但是黄烟太多,多少会对他产生一点影响,顿时感到头晕脑胀。

杨明顺手接住一块石头,对着站在石头上的那只母黄皮子打了过去,母黄皮子躲避不及,一下被打中了胸口,一个跟头摔了下去。

老黄皮子一看,吓得赶紧跳下石头,抱起老婆就跑,而那些小黄皮子一见老爷子跑了,都跟着蜂拥而逃,一道黄皮子大军,转眼消失在山谷里。

杨明打跑了黄皮子,往起一站,忽然头脑一晕,一跤摔倒了……

金莎莎不知过了多久醒过来,看看身边都是自己的欧吐物,赶紧往起爬,不过身上不但是被杨明打过的地方疼痛,脑袋也是晕晕乎乎的。

她缓了半天才明白过来,忽然被人淋了一头的凉水,一激灵,顿时又清醒不少。

他抬眼看看,是杨明拿着一条侵湿了的破裤子腿在头上拧水,吓得金莎莎连忙叫到:“不要杀我,杨明不要杀我,不……主人,不要杀我!”

杨明见她醒了,蹲下来问道:“我为什么要杀你,金村长,我问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金莎莎奇怪地看这杨明,心说,这小子难道被黄皮子打蒙了么,还是已经疯了?

不过金莎莎知道咬人的疯子是不会说话交流的,杨明既然能说话,就应该不是感染了病毒的疯子。

杨明站起来四周看看,说:“这里好像是石头岭,我记得我和师父在盘龙山里,怎么回到了这儿?”

金莎莎试探地说:“杨明,你的意思是不知道自己都干了什么?”

杨明点头:“我真的不知道,而且谁把我的脚弄成了这样,刚才我疼得都不行了,刚刚好一些。”

金莎莎确定,杨明一定是疯了,不过他现在看起来并没有要伤害自己的意思,比他不疯的时候要好多了。于是试探着问:“杨明,那我现在可以走了么?”

杨明说:“你要去哪?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倒地你我为什么会在石头岭里?”

金莎莎说:“因为外边的世界已经乱了,外边的人大多是疯了,见人就咬!”

杨明说:“什么?难道师父真的发动了血红49来对付村里的人?”

金莎莎说:“我不知是什么原因,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外边的疯子已经比正常人多了!”

杨明捂着头坐在地上,显得很痛苦的样子,像是在努力回忆什么,忽然惊呼道:“师父,不要,不要呀,外边有我的家人,有我的姐姐,你不能!”

忽然杨明的脸变得狰狞,冷笑着说:“无毒不丈夫,只要我用了你的身体,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将会成为世界之王!”

金莎莎看的一脸蒙逼,什么情况?这个杨明在演戏么,看他好像是在扮演着两个人一样!

杨明被黄皮子的屁熏得头晕脑胀,不时地来回变换着脸色,一会儿说话就像以前的杨明一样,一会儿又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吓得金莎莎不住后退,顾不得胯间被石头砸的那么疼痛,站起来,抓起自己的裤子,弯着腰,一步步往后退。

杨明始终在那里自言自语,神情极其诡异,金莎莎不敢接他的话,只是后退,退出十几米以后,回身就跑,一口气上了一座小山,回头看的时候,杨明还在地上坐着,比比划划,像是还在自己和自己说话!

金莎莎一看杨明没有追自己,放下心了,回身把裤子穿上,虽然上身没什么衣服,和光着膀子差不多,但是终究是暂时脱离了魔掌,忍着伤痛,越过这道山岭,往来时候的路跑去。

又上了一道石头岭,算计着应该下了这道山岭就是牛头村了,金莎莎又犹豫了,山下一个个疯狂的人让她一想起来就不寒而栗,凭着自己一个女人,现在耻骨和腿都疼得厉害,能不能安全真是问题,而且即便是过了牛头村,自己有往哪里去呀?

站在山头正犹豫呢,忽然身后有人说:“姑娘,你穿这么少站在山头,冷不冷呀?”

【作者题外话】:这个月有些存稿了,争取一天五章万字更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