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2章 老婆老婆我爱你/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呀,所以说是以毒攻毒呢,或许你的血赶巧可以破解血红毒素。不过你记着,别和别人说起,不然你就成了西天路上的唐僧了,人人想喝你的血救命,那你十条命也不够赔的。你就记着每天给二妮儿喝两口你的血就行了,或许二妮儿可以逐渐复原!”毛日天叮嘱说。

狗剩子点头,心说:“我的血即便是灵丹妙药,我也不可能谁都给,这么多人还不把我吸成干尸呀!”

毛日天又诊断一下二妮儿和狗剩子,狗剩子只是有些发虚,而二妮儿没看出什么异常来,只是头脑不像以前不那么清晰,还有些混乱而已。

毛日天说:“你们已经被咬好几天了,到现在没有病变,估计应该是已经产生抗体了,我带你们回去别墅那边。”

毛日天又带着这两口子往回走,到了大门外,毛日天按了门铃,现在呆小萌没事儿就呆在门房车库里边,一听到有人按铃,马上就出现在墙头上。

毛日天让呆小萌开门,呆小萌问道:“你检查过了么?可不许徇私情!”

狗剩子火了:“呆小萌你还是人不是?当初没人要你可是我们两口子收留你的,二妮儿烙的饼你没少吃,现在让你开个门你都不开!二妮儿,我们走,不进去了!”

狗剩子拉着二妮儿就走,呆小萌赶紧按钮,吊桥放下,大门打开,从里边跑出来,叫到:“二妮儿姐,你别生气,我是和你开玩笑呢!”

二妮儿这时候心智不清。也没什么脾气,傻傻一笑,说:“没事儿,没事儿,这丫头,真白嫩!”伸着鼻子就去闻,被狗剩子一把拽了回来。

毛日天对狗剩子低声说:“让你们进去可以,你可要看住了二妮儿,要是她有咬人的倾向,赶紧制住,可不要让她到处咬人!”

狗剩子说:“我知道,如果二妮儿没好起来,我宁愿带着她去山里隐居,也不会危机大家的!”

呆小萌凑过来说:“狗剩子大哥,你别生我气,我实际真的是想要大家都安全。要是二妮儿姐真的疯了,我陪你们一起进山隐居。”

狗剩子哼了一声:“这才是我妹子,不过你放心,我会看着二妮儿的。”

二妮儿在前边回过头来,说:“你们放心,我的脑袋里边的小人儿已经一天都没出现了,现在我好饿,想要吃饭。”

“好症状,好症状!”毛日天赶紧推着狗剩子去给二妮儿找饭吃。

此时天色已晚,毛日天也有些疲惫,对守在里边的柳小婵说:“我先回去休息一下,你也早点睡觉,明天一早你跟我去云海市,找威尔士教授。”

晚上,毛日天的房间被女人们占了,本来睡在柳小婵的房间,柳小婵和呆小萌睡在一个房间的,现在二妮儿和狗剩子回来了,就把柳小婵的房间让给了这两口子,自己就就睡在楼上的那个游乐室的桌球案子上了。后来狗剩子觉得过意不去,自己到楼下把客房间壁出来一截和二妮儿住。

毛日天也不知道狗剩子没睡他的房间,自己在台球案子上睡到半夜,忽然门一开,一条人影溜了进来,趴在自己脸旁边,“啪叽”狠狠亲了一口。

毛日天吓得赶紧坐起来电灯:“谁?为什么偷袭我?”

点开灯一看,原来是玉兰婶子,双手支着台球案子笑盈盈地看着自己,说:“老公,你回来了咋不找我,我们要小孩吧。”说着就脱衣服。

毛日天一个没挡住,一对豪乳就跳出来了,毛日天一边帮她遮挡一边说:“婶子,不可以呀,我是毛日天,不是杨二虎,你这样做就是要陷我于不义了!”

玉兰委屈地说:“你不是答应我要孩子么,现在怎么又反悔了!你要是这样知不知道我有多伤心呀?”

毛日天看着玉兰的眼睛都泛出泪光了,心说,这要是放在以前,我就舍出一身剐,安慰你一下也行,但是现在不行,二虎死的那么惨,我再睡人家老婆,那我得多不是人呀!但是现在要是不答应玉兰,明摆着玉兰会很伤心,属于雪上加霜的刺激,看着还真有些于心不忍。

毛日天说:“婶子……”

“你连老婆都舍不得叫我一声了么,你是不是不爱我了?”玉兰的眼泪溜了下来。

“好好,老婆老婆,我爱你行吧?你听我说,你的身子骨还没有复原,需要调养一段,要不然这段时间要孩子会质量不高的,万一生出来像老丑子傻乎乎只知道摸女人的孩子咋办呀?”

玉兰想了一下,说:“嗯,我不喜欢老丑子,他看我的眼神很讨厌,和海老头一样色眯眯的。”

“就是,所以你要等等,这段时间多喝点营养品,我不是都从超市带回来了么,你就随便吃喝,没有了我再出去弄。”

“好,我听你的,但是我还想你抱着我睡。”玉兰说着,本来毛日天已经给她披上的衣服一脱,又往毛日天的怀里钻。

这时候楼梯响,又有人走了上来,直接就奔这屋来了,毛日天吓得赶紧把玉兰按进台球案子下边,对她说:“躲在这里别出声,被外来人看见我们就永远要不了小孩了!”

玉兰吓得忙问:“谁这么可恶?”

毛日天也不知道谁来了,不过听着脚步轻盈,应该是个女人,就说:“总之你不要出来,不然不和你要孩子,能听我话么?”

玉兰点点头:“好的,我听的你的老公。”

毛日天刚直起腰,房门就开了,一个美女笑盈盈走进来,一下就扑进毛日天的怀里,说:“十八厘米,你回来咋不去找我!”

毛日天叹了口气,一个神志不清的就够麻烦的了,又来了一个王艺潇。

毛日天赶紧说:“姐姐,你先松手,下来,下来说话。”

王艺潇两条大长腿盘上了毛日天的腰,就是不下来,手臂搂着他的脖子说:“十八厘米,我不喜欢和别人在一起睡,我要和你一个房间睡觉,你看你的床铺多大呀!”

“这是台球案子,硌得慌,你还是回房间吧。”

“不,就不!”王艺潇撒着娇说,忽然台球案子下边钻出一个女人来,还光着膀子,怒目横眉对王艺潇说:“贱人,放开我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