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0章 被囚禁的女人/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姚七用枪逼住的那个小子一看同伴被打得没有人样了,吓得赶紧求饶:“七爷,我是北环的小龙虾呀,别打我!”

二赖子一看,认识他,对姚七说:“这小子在咱们财务公司干过几天,近视眼四百多度,外号叫小龙瞎子。”

姚七问:“你现在跟谁混?”

小龙虾赶紧说:“我是跟着大头孙混的,现在大头孙跟了外来的一个叫铁男哥的,所以我也跟过来了。”

姚七说:“你要是不想死就好好听话,不然我真的让你变瞎子。”说着用枪捅了一下小龙虾的脑门,小龙虾吓得赶紧连连点头:“你放心七爷,要是当初我知道你也留下来了,我一定会去投靠你的。”

“好,算你识时务,说,现在楼里还有多少铁男的人?”姚七枪口并没有放下,依旧顶在小龙虾脑门上问道。

小龙虾本来就是个小混混,狗仗人势的时候猛如虎,这时候落在姚七手里,别说姚七手里还拿着枪,就算是鼎鼎大名的姚七爷站在他面前一瞪眼珠子,这小子都得腿肚子发抖。

听姚七问他,赶紧如实回答:“七爷,这里的人都被铁男哥带出去了,说是找找供给,所以一共还剩下七个人,门口一个,我们两个,四楼有两个看着那些女人的,再就是顶楼有两个瞭望的。”

姚七点头,回头看看毛日天说:“他说顶楼有瞭望的,难道没看见杨火他们过来。”

杨火说:“我们都是溜着墙根走的,他们又不是真正的士兵,估计不可能不错眼珠盯着楼下。”

二赖子说:“管他呢,往上冲吧!”

毛日天制止了还在打人的厨师们,问道:“你们的栾总在不在?”

厨师踢了一脚已经被打昏过去的那个小子,说:“这几天就他妈被他们憋在厨房,点啥菜就得做啥菜,慢一点就挨揍,没出去屋,也不知道栾总在不在呀!”

毛日天回头又问小龙虾,小龙虾赶紧摇头:“我不认识谁是栾总,我是后投靠铁男哥的,奉命守着厨房,没事儿不敢上去。”又一指躺在地上的同伙,“他是铁男哥的人,比我知道的多!”

毛日天看看奄奄一息的那个同伙,说:“估计现在没有你知道的多了!”

姚七一推小龙虾,说:“走,上去。”

姚七把杨火和一个大汉留在门口守住,准备对付刘铁男突然回来,自己押着小龙虾带着剩下的几个人端着武器往楼上冲。

小龙虾说他们的人在四楼,毛日天知道四楼有一个宴会大厅和十几个贵宾包房。

上了楼梯,毛日天让大家隐藏在楼梯口,自己探身子上去,看看长廊里边没有人,闪身到了宴会厅的两扇门口,用透视眼往里边看看,并没有人影。

毛日天回身进了走廊,挨个门看过去,第一个房间里就有一个大汉在搂着一个女人猥亵,女人表情痛苦,却又不敢反抗。

毛日天对姚七用手比划一下,姚七让二赖子带着两个人去蹲守在门口。毛日天接着往下看,过了两个没人的房间,第四个房间中竟然坐了十几个女人,而门口有个男人手里抱着一只步枪,倚着门,应该是在看守着这些女人。

毛日天对姚七耳语几句,姚七带着剩下的人直接上楼,奔顶楼去了。

毛日天守在第四个门口,心里数着时间,估算着姚七应该快到顶楼了,对二赖子打个手势,然后一脚踹开了门,门开的同时,把那个倚着门站立的小子撞飞了,毛日天飞速冲进去,一脚踢在他头上,这小子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就已经昏过去了。

第一个门里的小子听见外边的动静,赶紧拎着枪打开门,但是门口三个人三枝枪都对着他,二赖子防止他关门,已经把身子靠了过来,这小子一犹豫的功夫,手里的枪被二赖子拿了下来。

这时候顶楼响起了枪声,十几声枪响之后,又恢复了平静。

毛日天摆平了看守以后,抬头看看这十几个人女人,没有一个穿着整齐衣服的,基本上都只穿着内衣,明显都被这帮流氓给祸害过了。

她们看见毛日天冲进来打倒看守,并没有像那些厨师那样去报复祸害过她们的男人,而是吓得抱成一团,毛日天叫她们松手都不松,要看看里边有没有栾兰,还要把她们一个个扯开。

十几个女人看完了,没有栾兰在里边,毛日天松了一口气,不过还真有一个毛日天认识的,杨大虎的小姨子——小白菜。

小白菜虽然是个风尘女子,不在乎被男人祸害几回,但是在这种疯子遍布,流氓当道的时刻,不知道下一刻这些流氓会不会杀了自己,精神上也是饱受折磨的,毛日天踹开门的那一刻,她吓得把头钻进姐妹的怀里,都不敢抬头看发生了什么,直到毛日天把她脸从别人怀里扯出来,她才看见原来是毛日天进来了。

小白菜好像见到亲人一样,一头就扑进了毛日天的怀里,眼泪鼻涕蹭了毛日天一身。

毛日天又把她从自己怀里扯出来,问道:“见到这个酒店的女老板了么?”

小白菜摇头:“我没见到,我是被他们抓过来的,我当时被疯子追,遇上他们还以为遇上了救星,哪知道他们太变态了……超他妈的把我祸害苦啦!”

毛日天不知道一个卖肉为生的女人称自己被祸害苦了倒地是哪里苦,也不屑去知道,他把小白菜推开,又去问别人。

二赖子他们押着那个俘虏过来了,小白菜一看,又遇上亲人了,一头又扑进了二赖子的怀里哭去了。

这时候人堆里有个戴眼镜的女人指着毛日天说:“你是……毛日天吧?”

毛日天回头看看她,有些眼熟,想不起来是谁了,问道:“你认识我?”

“是呀,我是海天酒店的财务经理,给你结算过欠账的,你忘了么?”那个眼镜女讨好地说,还故意挺了挺不是很饱满的胸,她的胸罩上有两个黑手印,不知道这两天被男人捏过多少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