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3章 姚七的为人/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此时心里很烦躁,姚七杀的人并不值得怜悯,但是他看见姚七杀人的样子就生出一股讨厌的情绪,而且不想掩饰,所以就那么冷冷地盯着姚七,不回避他发射过来的带着怒气的目光。此时姚七如果翻脸,毛日天肯定会第一时间来制服他的。

姚七本来对毛日天是心存一点感激的,毕竟自己是人家从大牢里给救出来的。但是也正因为自己欠人家的人情,就好像还不完了一样,朋友之间一聊起天来,对毛日天没有不夸赞的,好像自己这个在万山市混了几十年的人要是没有毛日天就会死在大牢里一样。所以一旦有人在姚七面前夸奖毛日天,姚七的心里就会很不舒服!

本来这不过是姚七心里的一个小活动,外人没有知道他已经开始对毛日天不满了,不为什么,就因为毛日天比他有本事,就因为他是人家毛日天从牢里救出来的,而不是他把毛日天从牢里救出来的。人的思想就是这么微妙,不是你对每个人好,每个人就会对你好。自从毛日天把姚七救出来,月姐在姚七面前感激毛日天,二赖子姚七面前夸赞毛日天的时候,姚七就对毛日天产生了反感,只不过是没有暴露出来而已,但是自始至终,也没有把毛日天当做是自己人!

此时姚七心里发狠,他很想一枪毙了毛日天,从此在大家心里就没有人说自己比不上毛日天有本事了。但是他还是有些顾虑,第一,他害怕别人说他忘恩负义,第二,他真的没有把握能把毛日天一枪毙掉。

姚七对毛日天怒目而视,停顿了有几秒钟,姚七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过来拍着毛日天的肩膀说:“小毛,你是我见过最有个性的年轻人,七哥相信你不会是出卖兄弟的人。你走吧,那支枪你拿着,如果在外边不好混,随时回到七哥身边来!以后这个海天酒店和万山市警局就是七哥的据点。”

毛日天也不想和姚七翻脸,只不过讨厌他的为人处世方式,点头说:“好,七哥你好自为之!”

毛日天回身走了,姚七不屑地:“呲”了一声,低声骂到:“妈的,还好自为之,我为你妈了个巴子!”

毛日天拉着栾兰到了门口,大门关着,有两个混子手里拿着枪守在门口,见毛日天出来,赶紧讨好:“毛哥,现在不能出去,外边全是疯子。”

毛日天隔着玻璃门一看,大街上果然熙熙攘攘的疯子,他们被枪声吸引过来,到了跟前却失去了目标,没多久就又变得痴痴呆呆的了。

毛日天说:“不要紧,你们守好你们的门就行了,我应付得了。”

他把门开了一道缝,猫着腰钻出去,栾兰虽然心里害怕,但是有毛日天在,只好硬着头皮跟在他身后。

毛日天借着门口车辆的掩护,从车的缝隙中窜出去,最大程度接近自己抢来的那辆悍马车,然后控制时间,夹起栾兰,闪电一样上了自己的悍马。

栾兰只是感觉一眨眼睛的功夫,自己和毛日天已经坐在车里了,不由吃惊,问道:“小毛,你是怎么做到的?”

毛日天说:“别说话,趴在座位上。”

栾兰赶紧低伏在座位上。

毛日天发动汽车,顿时引来疯子们的注意,有好几个就围了过来,毛日天知道他们要是隔着窗户看见自己,马上他们就会被激活了,到时候上千个疯子围住自己的车,恐怕车子都会被掀翻。

毛日天说:“赶紧脱下衣服蒙在头上。”

两人最大程度地蹲在座位下,脱下上衣罩在头上,毛日天从衣服的缝隙看出去,果然几个疯子趴在窗户上往里边看,毛日天一动不动,他们看了一会儿,熟悉了发动机的声音,就木讷地转身走开了。

毛日天直起来身子,看好了路况,猛地挂挡踩油门,车子冲了出去,虽然尽量不想撞倒人,但是街上的疯子太多,又不知道避让,还是撞到了五六个疯子,这才拐进巷子脱离了人群。

毛日天开着车回到了警局大厦,带着栾兰走进来,上了四楼,只见柳小婵在绘声绘色地给月姐讲述她和毛日天大战疯子的英雄事迹呢。

毛日天说:“别白呼了,我上路吧,去云海。”

月姐看毛日天回来了,赶紧问起姚七他们,毛日天说:“七哥你不用担心,他不伤害别人就是烧高香了,没人能伤害得了他。”

月姐看得出毛日天的不满,而她本来就知道姚七对毛日天的不满,俩人闭了灯躺在床上的时候,姚七没少表露出来对毛日天的不懈。月姐看得出毛日天对姚七的情绪已经察觉了,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说:“小毛,你七哥那个人性子烈,有时候有口无心的,得罪你的地方,你别往心里去,一切看姐姐我了!”

月姐这么说,毛日天一笑:“月姐你多心了,我和七哥不会打起来的,你放心吧。我送你过去七哥那里,然后我就直接去云海了。如果有机会,我还会回来看你的!”

月姐说:“你要走就不用送我了,我把大门锁死,应该不会有疯子进来,你七哥会来接我的。”

毛日天知道月姐这么做,也是不想让自己和姚七尴尬,所以也不强求,说:“刘铁男一伙已经被七哥灭了,应该不会有人来攻击你们了,只是注意哪些疯子就行了。不过……世界一乱,有些人比疯子更可怕,你要小心!”

月姐点头答应着,送毛日天出了警局大门,然后把门插好,在里边等着姚七回来接她。

毛日天和柳小婵带着栾兰上了车,柳小婵来开车,毛日天看栾兰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就问:“兰姐,你还有什么事?”

栾兰说:“事发以后,电话就不通了,我在想……你姐夫他不知道怎么样了!”

毛日天一拍大腿:“嗨,看我这脑袋,只惦记姐姐,忘了姐夫了!小婵,去兰姐家里。”栾兰揉了揉被毛日天拍疼的大腿,说:“事发前我们通过电话,他说在给一个学生补课,我们先去那个学生家里吧,去我家的时候路过那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