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8章 偷车/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从后边悄悄摸过去,抓住一个就往壕沟里扔一个,旁边的壕沟深有将近两米,这些疯子掉下去一时半会儿爬不上来。

毛日天的身手快如闪电,扔到最后一个了,这人才发现身后来人了,回头就来咬毛日天,毛日天飞起一脚,这个疯子飞跃壕沟,摔到沟对面去了,起来还要往回冲,结果一头栽进沟里去了,把底下的几个砸的乱成一团。

毛日天拉开车门,柳小婵坐在驾驶位置上,说:“就等你了,要不然我开车就跑了。”

“跑什么跑,下来跟我走!”

栾兰问:“去哪?”

“渡江!军队不放行,只有偷渡了。”

两个女子跟着毛日天来到江边,栾兰一看水流湍急,哗哗直响,但是腿肚子就软了,拉着毛日天的胳膊说:“我能在这里等你们么?”

毛日天笑道:“我主要就是要把你送到安全地区,你留下来怎么行!”

栾兰说:“但是我的水性不好呀,怕没等过去就淹死了!”

毛日天说:“放心,有我呢,我扯着你的手,你就憋住气就行了。”回头看看柳小婵,“你自己能行不?”

柳小婵说:“放心吧,我是两栖动物!”

“那就好,你要是先上岸不要乱跑,等着我,不要和当兵的发生冲突。”

“知道了。”柳小婵说着就脱衣服。

“你脱那么光干什么?”毛日天问道,柳小婵把外衣外裤都脱了,就穿着三点式。

柳小婵说:“这你就外行了不是,水流这么急,你穿着衣服兜水,说不定给你冲哪里去,脱了以后你看我这么光滑,像条泥鳅一样,自然不会被冲走!”

“嗯,有道理!”毛日天点头,回头看看栾兰,说:“你也脱了吧。”

栾兰虽然很是不好意思,但是为了保命,也只好脱了,只留了内衣内裤在身上,把衣服递给毛日天。

毛日天把自己的上衣裤子也脱了,卷在一起。柳小婵接过去说:“你只管带着兰姐,我帮你们拿衣服”。

柳小婵把一卷衣服举在头上,跳下水里,向对岸游去,就像一条露着头的海豚一样,果然水性极佳。

毛日天拉着栾兰也下了水,游不到一半,栾兰就没有力气了,喝了好几口水,大声叫毛日天:“小毛,我不行了!”

毛日天赶紧紧握栾兰的一只手,把灵气输入过去,自己在心中默念水遁咒语,用一只手用力向对岸游去。

柳小婵果然没有吹牛,水性确实精通,虽然被水流冲出一里多地,不过总算是上了岸了,回头再去找毛日天和栾兰,等找到的时候柳小婵都乐喷了,毛日天裤衩子都冲丢了,毛日天说是让栾兰给拽的,栾兰说啥不承认,这会儿毛日天蹲在草科里边,栾兰扭着头不敢看他,俩人正争论是谁的错的。

柳小婵把衣裤扔给两个人,说:“行了,幸好兰姐的没丢,要不然你俩麻烦就大了。”

毛日天套上裤子问:“那咋麻烦大了?”

柳小婵说:“你俩在水里纠缠不清,都没啥也不穿,水里滑溜溜的,一个不留神谁知道会不会怎么样呀!”

栾兰打了柳小婵一巴掌:“臭丫头,咋那么邪性!”

毛日天幻想了一下,“噗嗤”一笑,心想刚才在水里果然有一阵自己在后边夹着栾兰的腰,她的屁股就顶在自己身上,要是……嘿嘿……

栾兰看着毛日天在那偷笑,不由脸都红了,说:“不许胡思乱想!”

毛日天说:“我没乱想,我在想要是没有车,我们到云海去咋走!”

栾兰明知道毛日天一定是在意淫自己,但是也不好再说破,红着脸穿上了衣服。

三人偷偷越过防线,这时候浑身湿透,弄得浑身泥浆,衣服裤子都裹在身上,十分难受,根本走不快,此处距离云海市路途不近,要是就这么走,不知道啥时候能走到。

前边灯光亮着,毛日天伸头一看,是张队长他们的那个板房,他们这会儿都到碉堡那边开会去了,大板房这边没人,还真的是全体会议。

毛日天看见板房门前的那两辆车,不由乐道:“我们去拿张队长的车来用用,现在通讯不灵,他想要截我们都截不到,我们到了云海再还给他,也算不上偷!”

三人摸了过去,看看屋里屋外没人,车上钥匙还在,不由大喜,说:“走,上车,云海走起!”

三人爬上了张队长的车,开车就走,至于张队长回来以后生不生气也顾不得了。

去云海市的路毛日天熟悉,这个时间走用不上天亮就能到。

但是接近云海市区的时候,前边亮起红灯,拉着警戒线,又是一道封锁线。

车子临近的时候,看见红灯下一条杆子挡住去路,旁边站着几个当兵的都端着枪!

毛日天骂道:“娘的,有这么多的兵力不去救人,只知道守着大门!说不得就要冲过去了!”

他脚上加劲儿,车子提速,本打算要从杆子上撞过去,但是还没到跟前,那根拦路杆居然抬起来了,几个抱着枪的士兵分立两边,让开道路,并且一起举手敬礼!

毛日天笑到:“哈哈,看来我们是借了老张这辆车的光了。”

柳小婵也说:“就是,他们老大的车,借他们个胆子也不敢拦。小毛你停车我下去训他们几句。”

毛日天说:“算了吧你,你以为人家傻瓜呀,只认车不认人,一看张队长不在车上,就咱们几个这副狼狈相,还不立刻抓起来。”

毛日天开车顺利通过警戒线,进了云海市里。

毛日天回头看看身心疲惫的栾兰,问道:“兰姐,你云海的房子在哪,我送你过去,我偷了军车,说不定下一刻就被截了,别连累你。”

栾兰是聪明人,知道毛日天现在虽然出了疫区,但是现在所做的事也是潜在很多危险,自己帮不上忙,跟着他只能拖他的后腿,所以说到:“我的房子在南一环附近,你就把我放下来,我自己打车过去,你忙你的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