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0章 单刀赴会/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说:“你徒弟是自作孽,我不想为难他,他却很排斥我,拿枪来打我,结果你应该猜得到。”

“你杀了他?”

“我只是打伤了他,但是他已经被疯子咬了。”毛日天淡淡地说。

“呵呵,算了,我们出来混的,哪一个脑袋不是别在裤腰上。即是世界不乱,谁又能保证下一刻不被警察抓,下一刻不被刀子捅。小毛你对我有恩,我不会因为这件事儿难为你的。”

姚七这么说倒让毛日天稍稍有些意外,他以为姚七会发火,会和自己绝交,但是没有。

毛日天有些好奇姚七的想法,不由自主对着他用大拇指揉了一下太阳穴。

姚七的脑海中出现一条信息“今天必须杀了他!”

毛日天不由一惊,脱口问道:“你要杀我?”

姚七笑到:“什么话,我怎么会杀你!来来,让人摆酒,我陪你喝点。”

毛日天虽然看见姚七笑呵呵地站起来,但是依旧是充满了戒心,只见姚七说:“摆酒!”

这两个字一出口,屋里六个人,除了牛大癞,几乎同时举起了枪。毛日天明白了,这“摆酒”两个字肯定是暗号,姚七一说这两个字,六枝枪就同时对着自己。

也就是这个时候,姚七身边的牛大癞说了一句:“七哥不要!”

毛日天心里早有准备,在他们开枪的瞬间叫停了时间,一把扯过了一个距离自己最近的人站在了自己的位置,然后迅速伏低身子,到了他们后边,只听“呯呯呯呯”一阵乱枪,那个人被乱枪打得翻身跌倒。

毛日天已经把后腰上的手枪拔出来,上了膛的子弹对着几个人乱飞,四个姚七的手下还没明白过来就中枪了。

姚七回身就是一枪,牛大癞及时把姚七的手臂抬高了,叫到:“不要呀,七哥!”

毛日天趁这个机会,一脚踢飞了姚七的手枪。

姚七顿时面如死灰,看着牛大癞骂道:“混蛋,你敢背叛我?”

牛大癞说:“七哥,小毛是我们的朋友,不要这样了,你醒醒吧!”

“草你妈,你说我是头脑不清么?他杀我徒弟,心里还有我么?”

姚七骂了一句,一伸手抓着牛大癞的胳膊,用力一扭,把牛大癞就放倒在地,一脚对着牛大癞的脸就踢了过去,毛日天的枪又响了,一枪打中了姚七的一只胳膊,姚七身子一晃,这一脚没有踢下去,也同时放开了牛大癞。

姚七捂着手臂,回头对毛日天说:“胜者王侯败者贼,杀刮存留,任凭你了!”

毛日天把打光了子弹的手枪扔在地上,说:“七哥,这支枪是你亲手送给我的,我一直戴在身边,留着到最危险的时候用。想不到,最大的危险,是你带给我的!”

“你是想讽刺我么?”姚七怒道。

毛日天摇头说:“我只是想说,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想不到的事情,并不是我们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姚七哼了一声,说:“你不用在这里给我上课,讲大道理,我知道你的功夫很好,我不是你的对手,杀了我吧,少废话!”

毛日天说:“七哥,我不会杀你,也不想在这里呆多久,但是我要见见月姐。”

牛大癞坐起来,对毛日天说:“小毛,你不要相信七哥,他连二赖子都杀了,不会放过你的,把他抓住当人质,不然你走不出去……”话没说完,被姚七一脚踹倒了。

毛日天伸手把吞龙斩拿了出来,对姚七说:“七哥,我对你留几分情面,你不要逼我动粗!”

姚七说:“我不用你宽恕,要杀要刮,随便你!”

这时候门外响起脚步声,门被一脚踹开,十几个人端着枪往里冲,毛日天在这一刻有叫停时间,把姚七抓过来挡在身前,吞龙斩按在他的脖子上。

姚七对毛日天神出鬼没的身法是防不胜防,但是他天生不怕死,对手下说:“只管开枪,不用在乎我。”说着就要用力摆脱毛日天。

这时候牛大癞跳起来,挡在中间,对那些拿枪的人说:“都把枪放下,你们要是还有一点人性的话就不要再跟着姚老七混了,他连救他出监狱的恩人都要杀,你们能跟他混出什么好处来?”

这些人本来就有几个是牛大癞原来的手下,只不过是忌惮姚七的名声,才转投在姚七的跟前,这时候听了牛大癞的话,自然而然就放下了枪。

姚七怒道:“牛大癞,我平时对你不错,当你是兄弟,你居然背叛我?”

牛大癞回过头来对姚七说:“你当我是兄弟?兄弟是需要尊重的?你懂得尊重人么?”

毛日天说:“七哥,我当你是条汉子,看在月姐的份上,不想折磨你,你就不要再折腾了,带我去见月姐。”

姚七说:“你当我是俘虏么?要杀要砍随便你,少在我手下面前对我吆五喝六!”

牛大癞说:“月姐就被他囚禁在里边的一间房里,我带你去!”

毛日天一把推开姚七,说:“你要是醒悟了,就赶紧过去和月姐道歉,然后好好和这些兄弟相处,等待着这场灾难过去,别做你的山大王的梦了。”

毛日天见姚七冷着脸不说话,对牛大癞说:“带我去见月姐。”

牛大癞领着毛日天走出来,只见走廊里又站了二十来个人,各个手里有枪。

牛大癞说:“你们都听着,姚七已经不是我们老大了,我们的老大是毛日天!”

这些人大都认识毛日天,有不少都很崇拜毛日天的,一听这话,不但没有反对,有的甚至喝彩起来:“好呀,小毛本事大,我愿意跟小毛混!”

还有的说:“那七爷呢,他也跟小毛混啦?”

屋里的姚七听了,如同心被刀剜一样难受!

毛日天冲大家摆摆手,说:“我不能在这里久留,你们还是跟着牛大哥混吧,记着牛大哥的一句话,兄弟,是需要尊重的!”

人堆里大多数都是杨火和牛大癞以前的兄弟,也有几个姚七的死党,但是看看现在姚七大势已去,也没敢多说。

毛日天跟着牛大癞到了走廊最里边的一间房,他没等牛大癞开门,先用透视眼往里看了一眼,这一看,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