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2章 味道不对/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到了石头岭山脚下,俩人下车,往山上走,有史以来俩人走路第一次这么沉默,谁也不说话。

最后还是毛日天打开僵局:“想什么呢丫头?”

柳小婵回头看他一眼,嫣然一笑,说:“没想什么。”

这笑容让毛日天有些发呆,这个小美女平时没有正经的,此时一静下来,竟然如此美艳不可方物!

柳小婵又看看毛日天,说:“傻看什么,你在想什么?”

毛日天赶紧说:“没想什么。”然后用两只大拇指揉了揉头,说:“昨晚没睡好觉。”实际上,他是在用读心术来窥探柳小婵心思。

只见柳小婵的头脑中画面凌乱,全都是和自己在一起经历过的事儿,像过电影一样闪来闪去,毛日天的大脑接收到了一串信息“他在想什么?会不会知道我在想和他在一起的这些事儿?”

毛日天一笑,不再追问柳小婵,傻子也明白了,柳小婵喜欢上自己了。

自从认识柳小婵那一天开始,俩人打打闹闹,从未停止,毛日天意淫过柳小婵,但是从来没想过会和她正式的恋爱,这时候不由稳住了心,想了一下,如果柳小婵真的喜欢上自己,自己真的会和她厮守一辈子么?

还没有回答自己,柳小婵说话了:“前边快到黄皮子的老巢了,他不会弄出几百个孙子来迎接你吧?要是都出来,我会犯密集症的!”

毛日天一笑:“从来没听说过你有密集症呀!”

柳小婵说:“要不然你过去吧,我在山头等你。”

毛日天看看柳小婵脸红红的,不知道又想了什么,不敢总是对她用读心术,害怕她识破了翻脸,就说:‘那好,你就在这里等我就行,我自己过去看看。’

柳小婵坐在大石头上,想着心事,毛日天自己下到山谷里边去了。

过了好久,柳小婵一直在石头上抱膝而坐,心中很乱。她虽然平时不着调,但是现在知道自己是真真的喜欢上了一个人,所以心里很乱。

她在想要不要和毛日天说自己好喜欢他,想让他娶自己,就好像海老头娶海嫂一样娶自己,然后就和他睡在一起……

想到这儿柳小婵的脸又红了,想一想自己已经和毛日天在一起睡过几次觉了,也没什么呀,怎么今天一想到要和他睡觉就脸上发烧了?对了,一定是害怕像呆小萌说的那样,他会让自己脱光了衣服陪他睡,哎呀,好难为情!而且……他会不会给自己播种呀?

正胡思乱想,忽然身后有人咳嗦一声,柳小婵吓了一跳,赶紧回头,只见毛日天站在距离自己十几米以外。

柳小婵说:“咳嗦什么,回来啦!”

毛日天走过来,含笑不语看着柳小婵,柳小婵忽然感觉自己竟然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低头摆弄着衣角,看着毛日天的衣服不是刚才穿的,问道:“你的衣服咋换了?”

毛日天没有回答,反问道:“在想什么?”

“总是问我,你咋不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呢?”

“我想亲你一下,你长得好漂亮!”

“你……”柳小婵的脸都红了,“要是想亲就亲一下吧,不过只一下!”

“好呀!”毛日天俯身过来,柳小婵赶紧闭上眼睛,从小到大,从来没这么紧张过,小心脏“噗通噗通”地跳。上次毛日天亲自己也没这么紧张,可能是不知道播种这件事儿,经过呆小萌很形象生动地解释过以后,毛日天再到自己身边,不由得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毛日天的嘴凑过来,在柳小婵的脸边停住,没有亲她,忽然伸舌头舔了她几口,吓了柳小婵一跳,柳小婵忽然后退躲开,捂着脸睁开眼,问道:“你是谁?你身上的味道不对,你不是毛日天!”

毛日天嘿嘿一笑,神情猥琐,说:“你长得好漂亮,不要躲,我再舔几口!”

这人虽然像极了毛日天,但是神情举止真的不是自己所熟悉的毛日天,最主要的是,柳小婵的嗅觉灵敏,感觉这人身上有一股潮乎乎的臭味,和毛日天身上散发着的气息毫不相干。现在看他猥琐地笑着往前凑,不由起了戒心,说:“你不说,我来试试你!”

这个毛日天凑到跟前,柳小婵忽然一拳打过来,毛日天歪头一躲,柳小婵底下一脚又踢出来,正中他的膝盖,毛日天“哎呀”一声,向后一跳,虽然卸去了一些力气,但是还是被踢的生疼。

柳小婵怒道:“你不是毛日天,连我一拳一脚都躲不开!”说着追上去,拳打脚踢,以最快速度发招,那个毛日天被吓的回身就跑,风吹衣襟,露出一截腰身,居然长满了黄毛。

柳小婵大怒,骂道:“你给我站住,是不是老黄皮子?竟敢变成毛日天的样子占我的便宜,看我不打死你!”

前边的毛日天跑着跑着就变了样子,变成了人不人兽不兽的一张脸,贼眉鼠目,正是那只会些变化的老黄皮子。

柳小婵在后边不住拾起石头打过来,有一块打在老黄皮子后腰上,疼得他往起一跳,瞬间变成了四条腿,飞快往山下跑,一边跑一边喊道:“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咋还急眼了!”

正跑着,忽然前边石头后边跳出一个人,伸手就把老黄皮子一只后腿抓到了,倒提起来笑到:“做了什么亏心事儿,跑的现了原形?”

老黄皮子一看是毛日天把自己抓起来,赶紧求救:“小毛快救我,你的女朋友要打死我!”

这时候柳小婵也追到了,飞起一脚就踢老黄皮子脑袋。

毛日天赶紧把老黄皮子背到身后,躲开柳小婵,问道:“为啥打他?”

柳小婵气呼呼地说:“他舔我!”

老黄皮子被毛日天抓着一条腿,在毛日天屁股后边荡来荡去,说:“我刚才变成小毛你的样子,本来就是逗她一乐,可是她含情脉脉的发骚,我就忍不住想要和她亲近一下,谁知道她居然闻味就闻出来我不是你了,小毛你啥味,我闻闻。”老黄皮子俩前爪抱住毛日天的屁股就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