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8章 狗剩子发威/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狗剩子听了赵琳说的,不由惊异地说:“那会是谁呢?”

老黄皮子问:“那他们抓你干什么?”

赵琳满脸通红,吞吞吐吐说不出来,狗剩子踢了老黄皮子一脚,使了个眼色,一伙穷凶极恶之徒抓了一个大菇娘,还能干什么,一定是当做旅途消愁解闷的玩物了。

老黄皮子又问:“那你是咋跑出来的?”

赵琳说:“本来我跑了两次都被他们抓回去了,抓回去以后就打我,我不敢再跑了,只好跟着他们,任人摆布,但是今天到了这边,疯了的人越来越多了,刚才在山坡那头遇上了好大一伙疯子堵住了路,把汽车给都给掀翻了,他们全都对付疯子,我就趁机逃出来了。”

狗剩子看看赵琳惊魂未定的样子,说:“不要紧姑娘,我们会保护你的。”说着拍拍赵琳的肩膀,赵琳下意识地往老黄皮子身边躲了躲,显然是不太相信狗剩子。

这时候老黄皮子忽然竖起耳朵,说:“有人来了。”

狗剩子说:“坏了,再有疯子来,我的布不够了。”回头看看被自己用布包裹住头部那三个疯子,只见这三个疯子都已经爬了起来吗,跌跌撞撞往林子外走呢。

忽然,一伙人从林子外冲了进来,各个手里拿着长刀短斧的,迎面遇上了这三个蒙着头的疯子,二话不说,“嘁哩喀喳”几下,把这三个疯子就给砍倒在地了,紧接着刀砍斧剁,这三个疯子的头就成了肉酱了。

赵琳吓得直发抖,惊恐万分地说:“快跑,就是这些恶人!”

狗剩子到没有想跑,他想看看这些口口声声要找毛日天报仇的人是谁。

只见来人一共五个,各个相貌凶恶身高膀阔,砍完了疯子,拎着血淋淋的家伙往过走,刀上的血迹斑斑点点地往下滴落。

老黄皮子也有些紧张,伸手拉住了赵琳的手,一步步往后退。

为首的一个大汉左边空着一条袖子,是个独臂,大概四十多岁,一脸的麻子痕,眼神凶悍,用一只右手拎着一把二尺长的砍刀,看着就令人发怵。

独臂大汉走近几步,说到:“赵琳小丫头,你第一次跑,被老六拔光了你的毛,第二次跑,被山猫踢掉了两颗牙,你现在有敢跑,是不想活了是不是?”

狗剩子挡在赵琳前边,问道:“你们是谁,来湖山村干嘛?”

为首的独臂大汉冷笑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敢这么和我说话?”

狗剩子说:“你又是什么东西,敢跑到湖山村撒野?”

独臂大汉眼神瞬间发出凶狠的杀气,但是他还没有说话,旁边一个留着八字胡的大汉已经火了,吼了一声:“敢对我们老大无理,找死呀你!”

八字胡手里一柄短斧,冲着狗剩子就飞过来了,距离不远,斧头带着风声在半空旋转,直奔狗剩子脑门而来。

狗剩子伸手一扒拉,那柄短斧方向改变,贴着老黄皮子的头飞过去,砍在了一棵树上,吓得老黄皮子浑身一抖,菊花一紧。

八字胡短斧出手的同时,飞身就往上冲,直奔狗剩子而来。

狗剩子也是生气他下手狠毒,迎着冲过去,伸出右手,迎着他打过来拳头过去,拳头对拳头,“咔嚓”一声,八字胡的手臂顿时就断了,狗剩子抓住他的腰用力一抛,八字胡向后飞出去,十米以外落下来,要不是落在一堆稀泥里边,恐怕不死也重伤。

狗剩子一出手,另外几个大汉顿时怒了,独臂大汉一挥手里的刀,另外三个刀斧并举,就冲了上来,老黄皮子当机立断,一拉赵琳,大吼一声:“快上树!”

狗剩子现在可不是以前的懦弱村夫了,当年懦弱,那是因为不敢打架,大家是要承担后果的,最主要的原因是没什么本事,一般的壮汉自己是打不过的,现在不同了,现在不但对自己的超强体质有了了解,而且现在适逢乱世了,杀人都可以不负责任,所以没有后顾之忧了。

狗剩子一看这三个人拿着刀冲上来了,怒吼一声:“你们别逼我!”话音一落,被一个大汉一斧头打在脑门子上了,狗剩子的头“嗡”的一声,晃了两晃,说:“妈的,意外!”

旁边的两只刀砍过来了,狗剩子往后一闪,躲过两把刀的刀锋,在往前一冲,抱住了那个拿着斧头的大汉的腰,抱住以后还不停下,一直往前跑,那个大汉双脚离地,手臂被狗剩子抗在肩膀上拿不下来,用斧子柄一个劲儿地撞击狗剩子的后背,但是这点力气对于皮糙肉厚的狗剩子来说,那是毫无用处。

狗剩子抱着一个大汉在前边跑,后边两个大汉就拿着砍刀来追,狗剩子奔跑几步,看准一棵两三人环抱的大柳树冲过去,“蓬”的一声,树上的鸟窝都震落下来,扣在狗剩子的头上,狗剩子用自己的身子猛撞大树,把那个拿斧头的大汉夹在中间,当了肉垫。

这一下撞击,那个大汉顿时筋断骨折,内脏破裂,一口血喷出来,喷了狗剩子满脖颈子都是。

狗剩子一松手,这小子大小便都失禁了,指了指狗剩子,挑了一下大拇指,慢慢堆了下去。

狗剩子回过头来,只见他头顶一个鸟窝,窝里还有两只小鸟嗷嗷待哺,半边脸都是污血,插着腰吼道:“谁还来?”

两个大汉拿着刀同时冲过来,这俩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焉能让自以为威风凛凛的狗剩子吓住,两把砍刀同时往狗剩子的头上砍过去。

狗剩子闪过一个大汉的刀,伸手就来抱他,那个大汉见过刚才被他抱到的人的惨状,一看他张着手过来,一个跟头就咕噜开了,这时候另一把刀就砍在狗剩子的头上了,狗剩子觉得头上一凉,鸟窝被劈成两半,头发掉了一缕,狗剩子大怒,翻身一拳打出去,正中那小子的小肚子,这小子腾空而起,飞起两米高落下来,裤子瞬间就湿了,拉的比刚才的那个人还多呢,肠子都打断了,根本站不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