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1章 光腚将军/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狗剩子忙问:“什么办法?”

老黄皮子说:“那就是你弄出一些动静来,把附近的疯子吸引过来,然后我带着赵琳,押着这个独臂趁机往里跑!”

狗剩子说:“主意行得通,不过吸引疯子的这个重任的你来完成。”

“为嘛是我,主意是我想的,我没有安排权么?”老黄皮子不服。

狗剩子说:“这个独臂你自己不是背不动么,他又走不了路,总不能让你和赵琳抬着他吧?”

老黄皮子说:“其实这小子中了我的迷烟,只要给他灌一口尿,他就能恢复不少体力。”

狗剩子怒道:“你小子耍我,不早说,让我白白扛着他走了这么久!冲这个也得让你来做诱饵!”

老黄皮子本想让狗剩子引开疯子,他带着赵琳回去好显示一下自己的功劳本事,但是狗剩子说啥不干,他有打不过狗剩子,只好点头,转而又摇头,说:“我嗓门不大,用啥来吸引这些疯子来追我呀?”

狗剩子把手枪上的消音器取下来,说:“你就跑出几步打一枪就行,只要是这些疯子进了林子,我们就可以出去了,我把赵琳他们送过去就回来。”说着,教了老黄皮子怎么打手枪。

然后狗剩子看看扔在地上的独臂大汉,说:“老黄,解铃还须系铃人,你给他撒点尿,让他站起来走路,我可不想老是背着一个光屁股男人走路。”

老黄皮子过来就解裤子,赵琳虽然能扒了独臂大汉的衣裤,但是那是被仇恨烧的,现在老黄皮子过来撒尿,她马上走开几步。

老黄皮子一泡骚尿下去,独臂大汉不住声地咒骂:“干你娘,老子堂堂一个将军,被你们这么羞辱,我绝对饶不了你们!”

狗剩子笑道:“你是什么将军,哪一国的?光腚国将军么?”

老黄皮子抖了抖,说:“好了,用不多一会儿他就可以走路了。”

狗剩子笑道:“你这尿和屁还真的是又用,拉粑粑有啥作用没有?”

老黄皮子笑嘻嘻说:“关键时刻可以解饿。”

狗剩子骂道:“你还真恶心,赶紧一边去,走出五十步,然后开枪,跑不跑的了,那就看你的腿脚了。”

狗剩子把赵琳和独臂大汉送到树杈上,然后自己也爬上去,对着老黄皮子一挥手,让他去吸引疯子。老黄皮子极不情愿的往一旁走去。

独臂大汉看看狗剩子,说:“小兄弟,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是光腚国将军么?”

独臂大汉说:“不要取笑我,我是金三角的乃猜将军,落难被你们这里的政府军抓了,但是天不该绝我,这个世界乱起来,看守都疯了,我找机会带着一些狱友冲了出来,我第一件事儿是找送我进去的姓毛的小子报仇,然后就回金三角。兄弟你放了我,我带你回金三角,到了那里你有数不尽的金钱美女,我让你也做将军!”

狗剩子笑了:“我可不想做你们光腚国的将军,做皇帝我都不愿意,你别利诱我了,我和毛日天亲如兄弟,你是他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我不知道你和他有啥冤仇,我也不打你,带你去见小毛,还是听从她的处置吧。老天不该绝你,或许毛日天就把你给绝了。”

乃猜杀了二燕子,被毛日天撕掉了胳膊,打得昏死过去,被武警抓走了。自从活过来以后,就利用各种渠道打听把自己打晕的人是谁,也算他有些本事,虽然那在监狱里,也打探到了毛日天的信息,于是每天想着的就是要出来报仇,天下大乱以后,他趁机逃了出来,抢了几只枪,带着几个在监狱里收的小弟,就奔着水岭镇湖山村这边来了。一路上千辛万苦到了这里,没想到还没见到毛日天的毛就被他的朋友狗剩子和老黄皮子给抓住了,这个也是乃猜自不量力的结果。

乃猜知道报仇无望了,自己一方霸主,现在被人扒了个光猪,丢人也丢死了,于是想要收买狗剩子,现在报仇是小,能留住性命才是真格的。

乃猜还不甘心就这么被送去见仇人,他知道当时杀的那个女孩子一定是毛日天亲近的人,所以毛日天才会疯狂地袭击自己,现在把自己送给毛日天,那一定是没有活路了,况且自己是一个军人,即便是死,也要死的体面一些,现在成什么样子,一脸的血,一身的的土,身上除了几根鞋带绑着手指脚脖子再没有一个布丝了,这么死太丢人了,就又对狗剩子说起来:“兄弟,这样吧,你放了我,你以后就是我的恩人,以后只要你到金三角来,我乃猜上万的军队,都听你的调遣,你看怎样?”

狗剩子看看乃猜,问道:“你看我的脸上,是不是能看出我的智商有问题?”

“没有,兄弟你一定是个聪明人……”

“啪”狗剩子一个大耳光打过去,“卧槽你个蛋的,我是聪明人你拿我当傻子耍戏?我放了你还去金三角找你?到时候就轮到我被脱光猪了!”

乃猜将军还想做最后努力来说服狗剩子,忽然一旁“呯”地响起一声枪声,回头一看,只见老黄皮子站在不远处,手舞足蹈冲着林子外的那些疯子大吼:“同志们,来抓我呀!”

林子外的烟雾已经散去差不多了,这些疯子的视力也回复了,突然听见响声,就奔着老黄皮子这边来了,老黄皮子又打了两枪,充分吸引了那些疯子,然后开始往林子里边跑。

狗剩子他们藏身的树下也不住“唏哩呼噜”地往过奔跑疯子。

乃猜问道:“小兄弟,我再问你一句,能不能放我走?”

“别磨叽,再磨叽我一脚把你踹下去。”狗剩子眼睛盯着树下的疯子,一只手抓住乃猜的断臂,另一只手抓住骑在树上有些发抖的赵琳。

乃猜看出狗剩子是没有放他走的意思了,忽然间对着树下大喊:“我在这,你们来咬我呀!”然后就挣扎着要跳下去。

狗剩子大怒,手一用力,扭得乃猜惨叫一声,胳膊差点断了,虽然不敢再挣扎了,但是他的叫声也吸引了不少疯子抬头往上看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