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4章 童男童女/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戴一龙杀贼心切,说:“你选吧,只要你选到的,绝对不会退缩!”

老黄皮子挨着个的脸上看去,伸着一只手,就要给面前的人号脉。狗剩子见他看自己,就把手伸了出来,老黄皮子一巴掌打开,说:“你小子就差生儿子了,还装什么清纯。”说着,眼睛移向了戴一龙。

戴一龙一囧,他是再存不过的老童男了,不过他可不愿意跟在老黄皮子身后去做童男子,说到:“看我干什么,我要主持大局的。”

老黄皮子眼睛又转向了嘴角长着一撮毛的村民脸上,这小子是从别的村逃难过来的,见老黄皮子的眼睛一落到自己身上,大家就都跟着看他,不由“呲”地一笑,说:“看我干吗,老子十岁就破了身了。”

老黄皮子伸手抓住他的脉搏,闭着眼睛捻动另一只手的几根手指,笑道:“自己破的身不算,那不过是自我安慰而已,我没摸错的话,你今天二十三岁,不过还是个处男!”

众人哄笑,这个一撮毛脸上一红,说:“那我就做你的童子,不过说好了,有危险的事儿我可不行,我心脏不太好。”

老黄皮子说:“少废话,你的心脏壮着呢,我摸得出来。”

老黄皮子把一撮毛扯到一边,回头看看,说:“咱们这里的童女可就多了去了。”说着,眼光看向杨雪。

杨雪一皱眉头说:“少和我开玩笑。”

老黄皮子说:“我没有说你,我是说你身后站着的那几个。”杨雪一回头,只见是自己身后站着呆小萌和柳小婵还有白婧几个小姑娘,不由脸上一红,让开一步。

老黄皮子伸着手就过来了,白婧面皮薄,自然而然闪了一下,柳小婵却往上迎了一步,说:“不用摸了,我去。”

老黄皮子看着柳小婵一激灵,说:“不行,不用你,太吓人!”

“我有那么难看么?”柳小婵怒道。

老黄皮子看看呆小萌,呲牙一笑:“就你吧,咱俩的缘分也大,说起来我还是你的半个师傅呢,你和我好好学,我老人家还有很多的本事你不知道呢。”

呆小萌眯着眼睛一笑,说:“好吧,我想学你的变脸术,你可不要说不教我。”

“好说,好说。”老黄皮子拉着呆小萌的手就回到大厅中间,指挥那个童男摆放香炉贡品。

那个一撮毛一边干活一边不满意地叨咕:“都是做你副手的,为啥女人就不干活!”

老黄皮子一脚踢在一撮毛后腚上,骂道:“一看你就是个小肚鸡肠的人,摆点供果都和女人争高低,小心我诅咒你一辈子娶不上媳妇!”

一撮毛不服气,抬头要和老黄皮子理论,旁边的戴一龙说了一句:“快点干活,不要多嘴!”

一撮毛看了一眼戴一龙,两只眼睛的眼神如同冰川里的寒光,让人望而生畏,赶紧低头不言语了,尽快地把供桌铺摆好了。

老黄皮子说要洗澡,想让呆小萌跟着服侍他,戴一龙过来拉着老黄皮子低声说了一句:“老兄,别不识好歹,敬你,你是个法师,不敬你,你就是个畜生!老老实实办事,别打我妹子主意!”

老黄皮子一抬头,一样在戴一龙的眼睛里看到了寒光,那张冷峻的脸,不怒自威,于是嘻嘻一笑说:“畜生对于你们人类是骂人,不过对于我是非诚准确的形容。”于是松开呆小萌,急匆匆去洗手间冲了个凉。

所谓的沐浴更衣,就是表示对先人的尊重,老黄皮子走完了形式,出来让呆小萌和一撮毛分立两边,一人拿着圣水瓶子,一人抱着桃木剑,一人为扬善童女,一人是惩恶童子,队形摆好了,老黄皮子讨好地对戴一龙说:“我上次曾经帮助毛日天找到过杨明,而且还是在百里之外,不过那时候杨明本事不是很高,也没有和老鬼子合体,现在只是凭借生辰八字我就很难找到他了,因为老鬼子是个巫师,而且知道上次我们偷袭过他,一定会有所警觉,设下障碍的。先前我和毛日天已经试过了,用生辰八字根本找不到,所以我今天要摆坛做法,几种法术并用,看看能不能破得了老鬼子的屏蔽术!”

戴一龙耐着性子听老黄皮子白唬一会儿,见他滔滔不绝,就说:“我又不想学你的法术,就不用讲解了,开始吧!”

老黄皮子本来要炫耀一番,却想不到戴一龙对他说的根本没有兴趣,只注重结果,不在意过程。

老黄皮子烧了三支香,朝天礼拜,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块布来,戴一龙认得,那是他昨天从杨明腿上撕下来的裤腿子。

老黄皮子把这块布放在鼻子上深吸了一口,然后放在供桌上,再把杨明的生辰八字写好,用符纸燃烧。他在用针刺破了呆小萌和一撮毛的手指,把他俩的血涂在一根柳条上,然后拿着柳条蘸着呆小萌手里的圣水来回抡,抡得众人满头满脸,纷纷躲避。呆小萌和一撮毛跟着老黄皮子围着供桌转动,一边转一边嘴里念念有词。

忽然,老黄皮子一双绿豆眼瞪得溜圆,盯着手里的柳条,说了一声:“大家随我来!”然后飞身就往外边走。

出了大门,他手里的柳条一弯,指向北方,他直接就往屋后走,呆小萌和一撮毛跟在他身后,随后就是戴一龙狗剩子柳小婵猩仔还有几十个戴一龙选出来的精壮村民,有四个手里还拿着九五步枪,子弹上膛,严阵以待。刀姐本来也要跟着,但是她的腿伤还没好,戴一龙没让她跟着,让她在家帮着海老头,老王他们守住别墅。

一转眼到了墙边,老黄皮子飞身上墙,刚要往出跳,又把脚拿回来了,说:“这些疯子咋还在外边呀!”

戴一龙往外看了一眼,果然外边徘徊着无数的疯子,于是对身边的两个村民说:“还有鞭炮么,拿着到南门那边放一次,把这些活死人引过去。”

两个村民领命而去,大家就站在墙上等待鞭炮声能把疯子引开,好从这里下去。

狗剩子看看老黄皮子手里的柳条,还在不住地指向北方,本来低垂的柳条尖,这时候就像穿了铁丝一样,直挺挺地直立着,不由奇怪,问道:“你的柳条好像吃了金枪不倒一样,我从树上折下来的时候没见他这么精神呀!”说着伸手就来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