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1章 柴房中/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小婵二话不说,手里的弯刀就要去割杨明的喉咙。

杨明这时候忽然叫道:“姐姐救我!”

杨雪一下子愣了,赶紧扯住柳小婵,说:“等等,不要杀他!”

柳小婵说:“别傻了,不杀留着有啥用?只能祸害人!”

杨明这个时候带着哭腔叫到:“姐,你快救我,我是杨明,是老鬼子控制我了,我没有害人!”

狗剩子怒道:“你他妈还敢装可怜,别以为这样就可以放你走!”

戴一龙从屋顶下来,直接一脚就把杨明的一条胳膊给踩断了,杨明“嗷嗷”大叫,那神情真的和以前的杨明一模一样。

杨雪突然跪在了狗剩子和戴一龙跟前,说:“求求你们了,先不要杀他行么?我们带他回去,好好确定一下,如果真的是老鬼子,无可救药了,你们怎么处置都行!”

戴一龙看看在地上哀嚎求饶的杨明,点点头说:“他现在没什么威胁,带回去再说,我也有话问他。”

狗剩子扯下杨明的裤腰带,把他的好手断手一起绑起来,然后抗在是肩头,说:“走吧,回去把你炖了吃!”

大家往出走,继续悄无声息地绕过那些发呆的疯子们,偶尔有发觉他们激活的,还没等出声就被戴一龙和柳小婵给料理了。

到了大门口,戴一龙回头看看那些疯子,说:“一会儿找人开车放着音乐把这些疯子都引走,以后我们出入就方便了。没有人为的控制,他们不会死守着这里不走的!”

狗剩子点头:“言之有理,一会儿找人去做。”

柳小婵自报奋勇,说:“让我来!”

猩仔说:“我跟着你!”

戴一龙说:“现在太晚了,就等到天亮的时候,疯子们都活跃起来了,那时候效果会更好!”

大家进了别墅大院,戴一龙对狗剩子说:“狗老弟……”

“我不姓狗,我姓马,你要是觉得不愿意叫我狗剩子,你就叫我马宝来就行!”狗剩子更正道。

戴一龙一笑:“入乡随俗,那我就叫你狗剩子吧。”

“啥指示?”

“把这个小子先扔到柴房里,让老黄先看着他,明早我们审问他。”

狗剩子有些不放心,说:“放进柴房跑了咋办?”

戴一龙说:“放心吧,他伤上加伤,内伤加外伤,一时半会儿绝对不会有力气逃走的,他现在已经没有了同伙,也没人来救他,你就放心把他送过去吧,要是不放心,把她的两条腿都打断了。”

戴一龙吩咐完了进屋了,狗剩子扛着杨明就奔柴房里去了。

到了柴房,老黄皮子睡的正香,梦里还和呆小萌切磋法术呢,他变成个翩翩公子,呆小萌变成个古装美女,两人唧唧喔喔,聊得好近乎,忽然“咣当”一声,老黄皮子吓得大叫:“小萌不要怕,我来保护你!”

这时候有人退他的肩膀,招呼到:“黄大叔,你做梦啦?”

老黄皮子一睁眼,见呆小萌俏生生蹲在自己面前,赶紧一把拉到怀里,说:“不要怕,有我老人家保护你,谁也不能伤害你!”

狗剩子说到:“拉倒吧你,要是收拾你刚才一觉就把你踩死了,醒醒吧,起来我有话吩咐你!”

老黄皮子这才发现屋里进来好几个人呢,赶紧站起来说:“来客人了?快坐!”

狗剩子说:“别客气了,你这屋哪有人待的地方呀,看见没有,我们把谁抓回来了。”

老黄皮子一看,顿时大喜:“这不是罪魁祸首么!这下好了,要不然我还想等着我的伤好了再出去抓他呢,这回好了,剩下我老人家爱操心了。”

狗剩子说:“别吹牛了,有你的任务,就是把这个小子扔在你这屋里,你看住他,别让他跑了,等到明天早上我们开公审大会,来审判这个家伙!”

老黄皮子一听,看看瞪眼看着自己的杨明,心里有些打怵,说:“看守他可以,但是我有伤在身,能不能给我派两个帮手?”

狗剩子说:“派什么帮手,这小子手断了一只,现在又被绑着,你不打开他都跑不了,你要是不放心,就把他两条腿打断了。”说着,狗剩子一抖肩膀,把杨明扔进柴禾堆里。

老黄皮子吓得一跳,站起来看看,果然杨明被绑着,这才放心,说:“好吧,你们去吧,我来看着……不过我还是想要个帮手!”

呆小萌说:“我来帮你!”

“太弱!”老黄皮子看看柳小婵,问道:“你在这不?”

柳小婵说:“我要回去吃饭了,这一折腾又饿了。”

杨雪说:“我也留下。”

狗剩子说:“我先回去看看二妮儿,刚才走得急,没有和她打招呼,我回去看一眼,然后我也过来,我想先审问审问这小子怎么丧心病狂倒底是怎么想的!”

狗剩子出去了,柳小婵也走了,柴房里就剩下呆小萌和老黄皮子还有杨雪。

杨雪说:“我想单独和他说几句话可以么?”

老黄皮子问:“啥意思,我们还得给你到地方呗,我受着伤呢,我不动弹。”

呆小萌说:“杨姐,你要说啥就说吧,我们权当听不见。”然后拉着老黄皮子说:“黄大叔,我再说一遍刚才你教我的口诀,看看对不对。”

杨雪看老黄皮子他们虽然没有出去,不过到了柴房的另一个角落俩人聊天去了,就蹲到了杨明跟前,问道:“杨明,刚才你让我救你,你说你是不是真的杨明,还是佐藤裕在假装杨明来骗我!”

杨明一脸的可怜相,说:“姐姐,我真的就是杨明,你一定想办法救我呀。”

杨雪说:“好,你说你是杨明,那我问你,你小时候几岁上学,在哪个学校?”

杨明一愣,哭丧着脸说:“姐姐,我这一时害怕,脑子里一片糊涂,根本就不记得了。”

杨雪又问:“那好,你说妈妈叫什么名字,咱们姥姥家是那个屯子的?”

杨明又是一愣,晃晃脑袋说:“姐姐,我实在是想不起什么了,除了我记得自己叫杨明,你是我姐姐杨雪,其余的我都不记得了,或许是老鬼子把我的大脑给洗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