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8章 居民楼里的女人/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伊琳娜不像东方女人那么拘小节,并不十分在意毛日天有没有偷看她,说笑几句就算了。想想刚才的凶险,如果没有毛日天在身边,自己恐怕早就被一帮疯子给撕扯了,不由一阵后怕,说:“小毛,开快一些吧,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去实验室了。”

刚说完,就听“蓬”的一声,车的机器盖子自己跳开了,一股黑烟冒出来,然后这辆车咳嗦几声就熄火了。

毛日天看看伊琳娜:“高材生,看你的本事了,我只会开车!”

伊琳娜一耸肩:“骚瑞,我也不会修车呀,没有学这个专业!”

毛日天说:“你不是连时空车都研究出来的,怎么连车都不会修呀?”

“完全两个性质,我的时空车只不过借助了一辆赛车来增加速度,可是发动机的毛病我是真的不会修。”

毛日天下来看看车的机器,根本看不明白,他还不如伊琳娜呢。

望望前路漫漫,两人相互看看,毛日天说:“走着走吧,啥时候有车啥时候再说!”

伊琳娜叹了一口气,说:“都怪我,越是催你快点开,越是欲速则不达!”

两个人只好徒步往万山市方向走去。

这一路上要是再遇上疯子就不能视而不见了,能躲就躲,躲不了毛日天就冲过去撂倒,有时候疯子太过于顽强也不得以下了杀手。

到了傍晚的时候,前边出现城市的影子,万山县出现的视线中。

毛日天和伊琳娜走的口干舌燥,不说是精疲力尽,也是疲劳不堪。

到了万山市区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市区里还是一片漆黑,伊琳娜说:“我们先不要找车了,先找一家旅馆住下来吧,好好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再走。”

毛日天看看两边高楼林立,说:“找什么旅馆呀,随便哪座大厦都可以的,只要没有疯子,都是我们的住所!”

毛日天找了一座又灯光的大楼,看着是一栋居民楼,说:“就找一个人家来住吧,面积小,好控制。”

这种情况下,伊琳娜只能听从毛日天的安排。

俩人进了楼道,毛日天打开手电,现在这个时候,手电这个已经快退出时代舞台的物品又排上了大的用场,在漆黑的胡同里,它还是必不可少的。

找到居民楼入口,毛日天推开的楼道门,忽然一道白影子从楼道里扑出来,直奔毛日天扑过来,毛日天条件反射一样一脚踹出去,那个人影又摔回了楼道,毛日天用手电一照,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在地上滚动一下,跳起来就又扑过来。

这一瞬间毛日天已经认出来了,这个女人是海天酒店以前的财务经理,她一开始是被三山市的铁男哥给囚禁起来当慰安妇来着,后来被毛日天和姚七一伙救出来,她就又变成另一伙流氓的女仆了,姚七一伙倒了,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这里来了,而且看这个样子,已经被咬了,是个疯子。疯就疯吧,为啥衣服都不穿一件?

这女人再次冲过来,毛日天扯住她的头发一抡,女经理就飞出五六米远,毛日天一拉伊琳娜,进了楼道,然后随手关门,把又扑过来的女经理关在门外。

伊琳娜忐忑不安地问:“这个楼道里会不会还有疯子呀?”

毛日天往上用手电照了照,说:“应该不会吧,你喊两嗓子,要是有就会下来,我再往出跑也来得及。”

伊琳娜完了:“喊什么?”

“随便你,唱个歌也行。”

“还非波斯得涂油,还非波斯得涂油……还非波斯得涂油……”

“除了生日歌你就不会别的么?”

两个人一边唱一边说笑,一边往上走,上了两层没有异响,毛日天说:“应该没有人在楼道里了,我们找一间睡觉的地方。”

到了三楼,毛日天用透视眼往两边的门里边看,都是黑洞洞的,趴在门上听了听,没有声音,于是试探着用灵气开门。

现在这个时候,毛日天已经不太在意掩饰自己的异能了,因为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多少正常的人了,除了身边的朋友,就是疯子,用不着过分掩饰了。

毛日天拧开一扇门,旁边的伊琳娜很奇怪,问道:“你怎么做到的?神偷么?”

毛日天笑道:“门没锁。”

“没锁你扭来扭去那么半天,骗人。”

毛日天说:“那你愿不愿意和一个小偷共处一室,共度良宵呢?”

伊琳娜瞪了毛日天一眼,说:“说话怎么听着像个纨绔子弟一样!”说着就推门开了室内的灯往里要走。

突然,屋里黑暗处一股浓雾喷出来,毛日天和伊琳娜都没留神,顿时被迷住眼了。这下子毛日天倒是失算了,因为俩人在门口开锁说话声音都不小了,要是有疯子早就冲出来了,结果几分钟的时间一点声息没有,打开门往里走了忽然被偷袭了。

毛日天毕竟身经百战,眼前一片白茫茫,眼不见物,但是他听见了脚步声从里边跑出来,毛日天一脚踹过去,一个物体飞回屋里去了,一个女人的惨叫声发出。

毛日天擦了擦脸,这才看清,一个灭火器扔在地上,刚才是有人在屋里拿着灭火器喷了自己和伊琳娜满头满脸的干粉。

再看屋里边,地上躺着一个女人,捂着肚子直呻吟呢。

毛日天气得过去把这个女人从地上扯起来,说:“你他妈是不是有病!”

伊琳娜说:“小毛,不要怪人家,咱们闯进人家家里,她一定很害怕才这样做的!”

毛日天一想也对,大晚上的自己撬门,任谁都不会觉得自己是好人。

再看这个女人的时候,毛日天惊叹道:“原来是你,小白菜?你咋在这,别告诉我这里是你的家!”

这个女人正是杨大虎的小姨子,当初月姐开旅店的时候在那做站街女的小白菜。

小白菜看着一脸干粉的毛日天,问道:“你们是谁?为什么闯进来?我还以为是疯子呢!”

毛日天用手一捋脸上的干粉,说:“是我呀,小毛,毛日天。”

小白菜认出来是毛日天,顿时精神放松,一头扎进他的怀里哭上了:“你个缺德小毛,你踹的我好疼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