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6章 刁局长的命/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你,毛日天?”刁一德和齐力几乎同时惊呼一声。

毛日天从刁一德的眼神中意识到几分不妙,知道这个老家伙一定是还记着私仇。

果然,刁一德一愣之后,手里的枪就举起来了,骂道:“冤家路窄,我还以为这辈子我没有办法报仇了呢!”

毛日天说:“你是警察,难道还敢随便杀人么?”

刁一德乐了,一开始是冷笑,到后来是哈哈大笑,说到:“我是警察,不过那是以前的事儿了。自从云海市一沦陷,我就是这里的霸主!”

毛日天他一听,完了,又一个私欲狂人!当初大姚老七就是这样的人,不过他是个土流氓而已,没想到这个原本吃官饷的警察也会有这种想法!

毛日天说:“那我现在应该称你做刁局长,还是万岁爷呀?”

毛日天这句话充满了讽刺,但是没想到在刁一德的耳朵里还是蛮受用的,本来满是杀机的眼神一下子缓和多了,说:“算你会说话,不过万岁爷那是以后的事儿,现在你就叫我老大,臣服于我,我就饶你不死,不过你得帮我提供供给,不要想着逃跑,要不然你的这几个女人我会一个个杀死的!”

毛日天点头:“感情你想让我给你做奴隶呀?”

刁一德走进一步,用手枪指着毛日天的头,说:“不可以么?我就是想让你给我当奴隶,我不杀你给我侄子报仇,已经是最大的恩典了,现在,你给我跪下磕头,叫三声祖宗,我就饶了你!”

毛日天一笑,说:“叫你什么?”

“祖宗!”

“哎,乖孩子,祖宗疼你!”毛日天说完自己都乐了,想不到这么小儿科的把戏,这个局长大人居然上当了。

刁一德气得大骂:“草你妈的小犊子,敢耍戏老子?”

毛日天“呸”的一口吐沫,吐在了暴跳如雷的刁一德脸上。

刁一德实在是忍不住了,抖手就要开枪,但是突然间眼前的情景变了,自己被毛日天抓在手里了,枪也在他手里,顶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

毛日天控制时间暂停三秒,夺下了刁一德的枪,把他控制在怀里,躲在他背后,靠在公交车门口,面对着另外三个警察。

刁一德愣了,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看着同样蒙逼的三个警察问道:“咋回事儿?”

毛日天笑道:“没咋回事儿,这里的霸主换人了。”

“换谁了?”刁一德下意识地问了个弱智问题。

“换我了呗,就你这个智商,你这是靠着谁的门路当上的副局长呀!”毛日天用枪管狠狠戳了一下刁一德的太阳穴,刁一德疼的直叫唤。

毛日天对齐喜说:“你们三个,把枪放下,不然你们的局长脑袋就开花!”

两个拿着步枪的刚要弃械,齐喜说:“不要听他的,放下枪他也不会放了局长!”

毛日天又用枪戳了刁一德一下,说:“让他们放下枪,不然我让你找你侄子去。”

刁一德疼的大叫:“放下枪,放下!你们聋啦!”

三个警察犹豫了一下,相互看看,齐喜说:“毛日天,你这么做是犯法的!”

毛日天说:“你们犯法在先,别磨叽,放不放下,三个数,不放下我就开枪!”

“呯”

一声枪响,毛日天手里的刁一德身子一软,堆了下去。毛日天大吃一惊,刚才清楚地看到齐喜的手枪一冒烟,这小子居然抢先开枪了,幸好自己躲在刁一德背后。

齐喜一枪打在了刁一德的心脏位置,紧接着就对着毛日天又开始射击,幸好他的枪法不是很准,要不然毛日天还真的没反应过来。

第二枪打在车上,毛日天赶紧一翻身进了公交车,车子没有熄火,毛日天坐上驾驶位,一脚油门就往前冲。

齐喜打死了刁一德,两外两个手下还没有反应过来,没有跟他一起开枪,要不然毛日天不死也重伤。

齐喜见毛日天开走了公交,直接把那辆越野车撞开跑了,回头对另外两个人说:“大明二明,你们俩以后听我的,咱们就是亲兄弟,省得让这个姓刁的压在下边抬不起头。”

这俩小子稍微犹豫一下,就点头答应了。

这时候毛日天的公交车绕了个圈子又回来了,伊琳娜和苏丹还在地上趴着了,他不能丢下她们。

齐喜一看,赶紧指挥那两个叫大明二明的兄弟俩射击,两只连发步枪加上他的手枪,不停喷射火舌,公交车的挡风玻璃打得粉碎,毛日天的脸都被子弹划伤了,实在靠近不过去,毛日天一扭方向盘,从一边冲了过去。

往前冲了一段,看见前方不远处草地的绿色中有一抹白,是一个没穿裤子,光着两条腿的男人,拎着枪再往这边跑。

毛日天知道那个男人一定是正在对小白菜施暴,听见枪声这才过来支援的。

果然,在他身后不远就是比他更白的小白菜,本来身上的衣服就不多,这时候都被扯没了,站在那手搭凉棚往这边看呢。

毛日天脚踩油门,狠狠朝着那个拿着枪的男人冲了过去。

那个男人一见,赶紧站住,端起枪就射击,毛日天把身子低伏在方向盘下,还是一味地冲过去,这小子打了几枪,一看根本阻止不了公交车冲过来,吓得回身就跑,旷野上无处可逃,他就奔着小白菜去了。

毛日天知道他一定是想拿着小白菜做掩护,于是加大油门冲过去,小白菜也不是傻子,一看这小子回来了,奔着自己过来了,就知道又要抓自己,别看小白菜是卖的,刚才也是迫不得已才让他上的,这时候有人来救自己了,当然不想在落入这个男人手里。小白菜回身就跑,浑身上下就有一双半高跟的小皮鞋,像一只受了惊的白羚羊一样在草地上飞奔。准确的说应该说像一只受了伤的白羚羊,因为她白是挺白,但是速度和羚羊没法可比,屁股扭来扭去,时速都没有毛日天快走几步速度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