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4章 去找栾兰/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伸手敲了车门,问道:“没打扰你们吧?”

小白菜还没说话,那个男人叫了起来:“大哥快开救救我吧,我实在受不了了!”

小白菜踹了他一脚,过来开门,说:“你回来的太早了,我还没有收拾够这个混蛋呢!”

毛日天和伊琳娜进来看了一眼,伊琳娜一看这个男人啥也没穿坐在地上,蔫头耷拉脑,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对毛日天说了一句:“还是她比较猛。”就赶紧下去会依维柯了。

那个男人手还在背后绑着,一脸的苦逼相,对毛日天说:“大哥,我知道错了,你们就饶了我吧,我的腿都断了……”

毛日天说:“大腿断了还是小腿断了?”

小白菜笑道:“大腿是你压断的,小腿是我给他弄断的。”

毛日天也是服了小白菜这个不要脸的劲儿了,说:“那你是留下来继续和他玩,还是跟我们走?”

小白菜看看外边的依维柯,说:“换车呀,那我跟你们走,不过临走之前是不是得结果了这个小子?”

断腿男人一听差点吓哭了,姐姐妹妹的乱叫:“我都这样了,你就留我一条狗命吧!”

毛日天说:“闹我就暂时不杀你,能活多久,那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说着,回身下车,小白菜也跟了下来。毛日天答应饶了断腿男人的命,他也不敢在奢求给他松绑了,自己在车里挪蹭着想要挣脱绳子,但是在毛日天的车离开不到五分钟,一个疯子就在破碎的车窗那里伸进头来,发现了这个啥也没穿的男人。

毛日天开着车,出了这个镇子,上了大路,直奔云海市,在天亮之前到了云海,一夜没睡,他有些疲劳了,回头看看在后边座位上睡觉的三位,形态各异,苏丹最小女人,靠在伊琳娜肩膀上,眉头稍微皱着,小嘴紧闭,显然是伤口还有些疼,这个小护士虽然看惯了挨刀子,自己挨刀子想必是头一回。

伊琳娜侧着头,嘴角带笑,西方美女典型的挺巧鼻梁,两只大眼睛睫毛长了像假睫毛一样长,皮肤晶莹,胸口事业线显露,很是迷人。再看自己蜷缩在后座睡熟的小白菜,男式的大夹克衫一躺下就有些短了,露出半截白臀。

毛日天心说,每个女人其实都不是一生了个下来就甘心下贱的,都有一个美丽的梦想,谁不愿意有浪漫爱情,找一个疼爱自己的王子。不过造化弄人,人的命运不同,有很多人都是无可奈何才堕落红尘的。但是有时候也不能完全怪命运不好,有人说人的性格造就一个人的命运,这话也不假,如果李颖当初对自己一如既往地好的话,也不会最后落得一个住进戒毒所,后来不知道送没送疯人院。这个小白菜本来长相不错的,找个普通家庭不会困难,但或许她过于虚荣,所以宁愿在社会上风风雨雨,不肯脚踏实地地找个好人过日子了。

车到了云海郊区,眼看就到了市区了,前边被扔在两边的路障毛日天还记得,那是上次自己来云海的时候,武警在哪里设立的临时检查站,自己开着张队长的车,所以才没有被截下检查,现在当兵的已经不见踪影了,看来是走得匆忙,路边的很多物件都没有拿走,轧车器被扯到一边,明晃晃地扔在那里。

毛日天车进云海,并没有叫醒伊琳娜,也没有直接去洼谷大街威尔士教授的研究所,而是开往栾兰住的小区。

云海市有三个女人他是最担心的,一个是杨咪,不过知道她又特警保护,一旦发生灾难,一定会得到最妥善的保护的;另一个是女警南楠,好久不见,都有些想她了,不过她身为女警,应该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最担心的就是女总裁栾兰了,虽然在生意场上叱咤风云的样子,不过真的动起体力那可是个弱女子,上次要不是认为云海是个相对比较安全的地方,毛日天就想把她带回湖山村了。

一开始进云海市,还是很安静的,但是随着太阳升起,街上开始出现疯子了,一个个走路歪歪斜斜的,直勾勾的眼神令人望而生畏。

毛日天怕撞到他们,尽量开的慢一些,不引起他们的注意。

到了栾兰的小区,车子靠在门口以后,后座的三个女人才醒,伊琳娜问道:“到哪了?”

“云海。”毛日天说。

“这是哪,没去洼谷大街么?”

“没有,我想先看一个朋友,接上她我们再去洼谷大街。”毛日天四外看了一下周边的情况,又说,“你们在车上等着我,我上去看看。”说着,手里拎着吞龙斩就下车上楼,小白菜在后边还叮嘱呢:“小毛,别玩那个了给我要件衣服,还有裤子!”

到了栾兰家门口,隔壁对门的门开着,里边有两个人在来回地转圈,不用接近,就知道不是正常人,因为一个女人抱着一个枕头,在摇晃,另一个男人拿着一个货郎鼓在枕头面前来回摇晃,发出“咚咚”的声响。两个大人拿着一个枕头当孩子逗,必然是疯子。

毛日天怕惊动那两个疯子,没有贸然敲门,先是用透视眼往里边看了一看,厅里没有人,他才试探着轻轻敲了两下门,对门的疯子夫妻沉醉于逗孩子的喜乐中,没有听见毛日天敲门的声音。

没有回应,毛日天的心不由提到了嗓子眼,生怕栾兰出事。

他伸手扭动门锁,但是栾兰家的这个门锁结构很复杂,上一次毛日天就没有在外边打开,这一次还是一样,扭了半天还是没有扭开。

毛日天上下左右看看,除了对门的夫妻俩没有别的人,于是默念咒语,在门上一挤,就进了栾兰的屋子,屋门外只留下了一身衣服和一双鞋子。

毛日天裸身穿墙而入,刚要在屋里开门把衣服拿进来,忽然里屋的门一开,栾兰穿着睡衣,揉着眼睛走出来,还叨咕着:“这时候居然有人来,能是谁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