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5章 邻居的小两口/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害怕惊动对门的疯子,没有敢再敲门,就用穿墙术进了屋子,刚要回身把衣服拿进来,忽然被从卧室里走出来的栾兰撞个正着,吓得赶紧双手捂住要紧处,但感觉还是不雅,赶紧又转过身,背对着栾兰。

此时栾兰吓得惊叫一声,大眼睛瞪得溜圆的,直到认出来是毛日天进来了,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随即怒了,拿着拖鞋丢过来打在毛日天屁股上:“小毛你过份了呀,暴露狂么!”

毛日天赶紧打开门跳出去,在走廊里边穿衣服,这时候对门的那对夫妻忽然一起看向毛日天,吓得他穿了裤子没穿衣服就跑了回来,回手带上了门,那一对夫妻来势凶猛,撞得门板“咣当”一声。

毛日天关好了门,这才一边回身穿衣服一边说:“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也是担心你,所以一着急,就用穿墙术进来了!”

“你果然会穿墙术,上一次还不承认!”栾兰虽然感到惊奇,但是也不是非常意外,毕竟上一次已经怀疑毛日天有特异功能了。

毛日天点头:“是呀,敲门声音大了怕惊动你对门的两个疯子,我虽然不害怕他们,但是我是真心的下不去手伤害两个陌生人,所以就不得已进来了,谁知道你听见敲门声不来开门呀!”

栾兰说:“这么早,我还没起床呢。再说你要是会穿墙术,为什么不把手伸进来开门,非要全身进来呀?”

毛日天像是恍然大悟一样:“是呀,倒地是我的智囊军师,我咋没想到呢!”

其实毛日天不是没有想到,只不过用穿墙术时,精神要高度集中,而且穿墙速度不像没有障碍那么快,要是自己身子进来一半,伸手开门的话,那时候身后突然跳出来一个人袭击自己,那就只有挨打的份了。

毛日天穿好衣服,拉着栾兰的手坐到沙发上,问道:“兰姐,这段时间过得咋样,我老惦记你了,一听说云海市也沦陷了,我就想着过来把你接回湖山村。”

栾兰看着毛日天真情流露,不由也是感动,说:“我也一直惦记你们,我在这里住了几天就够了,后来街上就戒严了,不允许随便出入,只是限定在中午十一点到下午两点的时间可以外出,要不然就会遭受盘查,很麻烦的。再后来就出现了疯子,大街上就乱了,军队警察到处开枪,老百姓不再相信他们,开始自己驾车逃走,几天的时间,城市里就冷清下来,没有了车来车往,只有一群群疯子在大街上游荡。”

毛日天看着栾兰憔悴的样子,和上次分手的时候瘦了一大圈,心疼地摸摸栾兰的头发,说:“兰姐,你怕不怕?”

栾兰轻轻一笑,说:“在万山的时候已经见惯了,没事了好怕的,我有了上次的经验,就没有贸然就跑出去,始终待在家里,好在水电没有停,我存了不少的粮食和生活用品,即便是再有两个月不出门也不用害怕没有用的。”

毛日天挑大拇指说:“兰姐就是稳当,不过你不出门就对了,你对面的那两个邻居就疯了,恐怕你一开门他们就会冲过来。”

栾兰叹了一口气,说:“我在门镜子里都看见了,这小两口也挺可怜,一开始也躲在屋里不出去,后来孩子病了,俩人抱着孩子出去治病,但是回来的时候孩子不见了,俩人抱着一个医院的枕头回来的。我看着不正常,没敢开门询问,见他俩始终抱着枕头晃来晃去,就知道一定是疯了。”

毛日天说:“那就收拾一下,跟我走吧。我们去洼谷大街一下,然后就回湖山村去,在我看来,那里是最安全的。”

栾兰这段时间自己呆的实在是难受了,每天就站在窗前自言自语的说话,早就盼望着毛日天能来找自己了,这时候听毛日天这么说,马上答应,说:“你等着我,我去收拾一下。”

栾兰去拿衣服,毛日天想起了小白菜,说:“兰姐,你有多余的衣服在拿两件,我下边的车里还有个女人光着呢,你把内衣裤也拿一套给她。”

“什么?”栾兰一脸的疑惑,毛日天风流成性他也知道,但是居然在车里带一个光着屁股的女人,这也太疯狂了吧,的那是有不好意思多问,就多拿了两套衣服。

要往出走的时候,栾兰说:“对了,我差点忘了,对面的楼顶上好像是有人被困住了,就在前几天我发现的,时而有人在楼顶上朝下看,有时还还喊救命,但是那个楼是六楼,在我这个角度看不清那边的人,只是他们趴在顶楼的天台上的时候我才看的见,应该不止一个人,有男人也有女人。昨天晚上午还听见那个男人在喊呢。”

毛日天想了一下,说:“我可以救他们,但是前提是你们必须安全,我不能带着你们四个过去救人。”

“四个?”

毛日天这才和栾兰说了,下边车里不仅仅有一个没有衣服的女人,还有一个伤员和一个洋妞呢,栾兰听了,不由暗骂,你这个花花公子,一个两个都不能满足你了么!

这时候,楼道里忽然想起叫声,是小白菜的声音:“毛日天,你在哪一层,快出来救我们呀!”

毛日天赶紧到门口,趴在门镜上一看,小白菜就在这一层的门外喊呢,只见那一对两口子疯子一个按着苏丹要咬,另一个被伊琳娜按着要往起挣扎,小白菜站在旁边扯着脖子喊。

毛日天赶紧开门,先把按着苏丹的那个女疯子扯起来扔进了他们自己的家里,然后又把伊琳娜扯起来,等那个男疯子往起一站,毛日天一脚踹过去,男人也滚了回去。

毛日天冲上一步,接连几招,打退了两个又冲上来的疯子,然后跳出来把他们家的门一关,在外边死死拉住。

两个疯子冲过来,连蹬带踹的几下,过了一会儿,就安静下来了。

毛日天松了一口气,回头问苏丹:“有没有被咬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